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1. 说你爱我
    远远就看都花丛中立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慢慢的修剪竹屋周围的花草,这么有闲情逸致摆弄花草的,除了江潮没有第二人了。

    莫燃走过去,见他在竹屋左边清出一块空地,莫燃问道“这里要做什么”

    江潮剪下一簇碎花递给了莫燃,“做个茶台,再放个秋千。”

    “那呢”莫燃又指向右边。

    江潮停下手里的动作,指着空出来的地方道“这里挖一个小池子,养几条鱼。”

    说着,他走到莫燃跟前,指着她脚下的地面道“从这里再挖一条水渠,把山上的水引下来,绕竹屋一圈再从后面流下去,你的桃花运太旺了,水能克你,万一管用了呢。”

    莫燃顿时满头黑线,这跟她的桃花运有什么关系,你喜欢草木山水就直说啊,嘲笑一下她很开心吗“那照你这么说,将来我们应该去大海上住,找一个小岛,举目四望到处都是海水的地方。”

    那样的话连个男人都见不到,什么桃花运都得歇菜。

    江潮勾唇一笑,“孺子可教也。”

    莫燃嘴角抽了抽,去那种地方,不知道会不会被闷死,她绕过江潮挖好的地方走进屋,不同于江潮外面的轻松惬意,屋里的气氛却怪怪的,一楼的椅子上,三个男人各据一方,各自的气场将空间无形的切割开来。

    正前方的是唐烬,左边的是鬼医,右边空着,一个人背对着她,却是厉鸣犴

    “厉鸣犴,你的蛊毒解了吗”莫燃有点激动的说道,鬼医也回来了,那就肯定是了。

    果然,厉鸣犴回头看向莫燃,嘴角扬起一抹标志性的坏笑,“对啊,莫燃,我可是靠着日夜想你才撑过来,你不快点过来安慰一下我吗”

    “我”莫燃正要过去,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厉鸣犴的脸色很好,好的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鬼医是真的做到了,竟然用那么不可思议的办法解了厉鸣犴的蛊毒,莫燃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地了。

    可是她可没忽略家里的气氛,厉鸣犴才刚好,也不知道他们又在琢磨什么,莫燃下意识的往后退去,“看到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师傅让我去后崖思过,我这就得去了。”

    她是想脚底抹油跑的,可是一人从背后把她又推了回来,却是江潮,他牵着莫燃的手往进走,笑道“不急在一时,我们家里还是事情没解决了,夫君,你可是一家之主,得你拿主意才行。”

    江潮这么一说话,莫燃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她道“我们家提倡民主,任何事只要你们商量好,我就没意见。”

    江潮顿时回头看她,松开了她的手,“也好,这样的确方便多了,那你去吧,认真思过。”

    莫燃心头一跳,江潮这么大方,她反而不确定了,“那我能问问,你们要商量什么事吧”

    江潮已经坐在右边原本空着的位置,唐烬接过话道“小情人,你要扩充后宫,那日后侍寝该如何你的侍寝三则我都还没见着,就多了一个人,你既不愿意我们一起,又不主动翻牌子,说实话,我们都成亲了,你是不是还要我们禁欲”

    莫燃盯着唐烬,好你个妖孽,这是要逼宫吗狭长的眼睛眯了眯,莫燃忽然道“说的你们好像多委屈似的,到底是你们给我侍寝还是我给你们侍寝昨天晚上你的表现,是禁欲吗”

    不知道昨天晚上发情的人是谁禁欲的明明是她

    “小情人”唐烬还想说什么,其他人的视线却是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厉鸣犴都快坐不住了,指着唐烬道“莫燃现在不能撩拨你不知道吗”

    唐烬却道“我没真的做。”

    不澄清的一下的话一会儿少不了一场大战了。

    “那、那也不行”厉鸣犴想喷鼻血了,没真的做那画面为什么比做了还让人血脉喷薄。

    江潮拿出了一张纸,正是一个月前莫燃亲手写下的那张是侍寝三则,江潮当着莫燃的面撕了。

    “你撕了干什么”莫燃去抢救的时候都来不及了。

    江潮却道“多了一个人,这个不适用了。”

    莫燃道“那加一个人不就好了”

    鬼医却拉住莫燃的手道“你若不愿意,我们都可以不做。”

    唐烬也道“不就是禁欲。”

    江潮叹了口气,“小燃高兴便好。”

    厉鸣犴看了看三人,飞快的跟上了节奏,“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正好向你证明,我想要的是你的心,不是你的身体。”

    莫燃抓了抓头发,这四个妖孽假惺惺的干什么明明还是逼她,可这种事情她想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没有个结论,每次昏昏沉沉的从床上醒来,她是真的想戒色,可没过多久就又被拽上床。

    那天她虽是纤丝虫毒发作,可依然是坏了她的侍寝三则。

    莫燃忽然向外走去,是真不管了,自暴自弃道“你们商量吧,三天后把结果告诉我。”

    莫燃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笑声,她则是头也不回的去了悬崖。

    自从那天醒来晋级之后,莫燃还没有仔细感受过她的修为,趁此机会正好修炼了。

    元婴期每晋级一层都是巨大的突破,而她晋级了三层在呼啸的冷风中,莫燃淡然的盘膝冥想,慢慢沉入了修炼。

    经脉中的灵力和异火相辅相成,完美的共存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耳中一片宁静,察觉不到风,更感受不到冷,她慢慢睁开眼睛一瞧,果然发现她的魂魄又被吸入了识海。

    脚下是平静的水面,一望无际的辽阔,妖禁的功法篇飞了出来,慢慢展开,在凌云步、破空斩、血龙吟之后又重新展开了一卷

    那上面浮现几行心法,又浮现四个大字吞噬之境。

    莫燃请请的念出那些字,眼前一闪,人已经站在一片繁华的都城之上那城池热闹非凡,以莫燃的如今的眼力,能够清晰的看大街道上每一个人的表情,真实的像真的存在在某个地方一样。

    可仔细一想,妖禁的功法奇怪的很,每次的场景都很真实,可其实她是下不去的。

    莫燃试了试,想飞下去,果然,她动不了。

    她飞快的观察了整个城池,生怕错过了妖禁想让她看到的。

    不久,远处忽然飞来一人,跟她一样凌空站在上空,他似乎朝着莫燃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他拿出一件法器,手中掐诀,在他默念心法的时候,虽然念的很快,奇怪的是莫燃却听的一清二楚,而且,那心法正是吞噬之境的心法。

    在他念到一半的时候,远远的高空之中忽然生出一串波纹,紧接着,城池四周突然被一个强大能量包围了起来像是结界一般,可又不是,空中忽然出现一个漩涡,在那人终于念完心法之后,那能量包裹下的城池忽然整个都消失了

    周围的山和树飞快的合并到了一起,而且毫无痕迹好像刚刚那个城池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眼前一闪,莫燃忽然睁开眼睛周围的风跟呼呼的刮着,小木屋摇摇欲坠,莫燃给自己设下一个防风结界,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吞噬之境”她刚刚看完如何运功竟然就醒了,以往都是必须使出功法,她才能出来的。

    莫非是因为,这吞噬之境纯粹是法术,所以不需要她当场领会

    这妖禁的功法篇并非某个系统的功法,每一招都不连贯,前面三个也就算了,这一次竟然是个法术而且,那法术也太离谱了些真的把那个城池都吞噬了吗吞噬到哪里去了

    莫燃心里有爪子挠似的,她急于知道怎么个吞噬法,一闪身溜出了木屋,现在已经是深夜,不会有人看到她吧

    莫燃飞了很远,都快飞出九层峰了,才找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僻静地方,落在地上,她确定了目标之后施法,而在她喊了一声收之后,预想中的一整片树林消失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莫燃一愣,她看到在她的手指向的地方,一棵树忽然消失,旁边的树飞快的围拢了过来

    莫燃傻眼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那颗原本消失的树又出现了依旧在原来的地方

    所以她折腾这么半天是干什么人家的吞噬之境吞噬的是方圆几百公里的城池,而她的吞噬之境只是吞噬了一颗直径不到一米的树还这么快就重新回来了

    莫燃不信邪,妖禁功法篇的第四篇怎么可能这么鸡肋一定是她的方法不对

    莫燃不停的尝试着,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练到了天边泛白,可最终也只是从一棵树变成了五棵树而已莫燃心里憋着一股子火,气的不行,她要是跟家里的妖孽说她学了新功法,展示出来恐怕会被嘲笑很久吧

    她辛辛苦苦的施法,却不如一张传送卷轴来的方便,她能不气吗

    难道是妖禁在逗她玩吗

    担心一会聂狰去后崖,莫燃也不能练了,飞快回到了木屋之中,她再一次冥想,试图再进入吞噬之境的功法中,可功法篇的卷轴打开之后,除了字,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努力挥开一晚上毫无收获的阴霾,莫燃静下心来仔细回忆那个人施法的过程,心法绝对没问题,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总不会是法器吧

    莫燃一愣,对啊,怎么就不会是法器呢那人手里是拿着一个法器的,金色的,一个圆圆的环形法器,她没有见过,也不认识,莫非这吞噬之境还必须用那个法器才能施展出吞噬城池那样的威力

    莫燃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找出一张纸来,把那法器的大致样子画了下来

    上午,莫燃打坐的时候,一个人却飞快的掀开门进来,转身又把门合上了,莫燃睁眼看去,却是厉鸣犴。

    厉鸣犴飞快的扑到莫燃身上,抱着她直喊“这里可真冷,比天一门的悬崖冷多了。”

    莫燃推了推他,“想抱我就直说,找什么借口。”

    厉鸣犴一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张狂又带着些邪气,“没错,我想抱你,更想抱你。”

    看着那双侵略性极强的是眼睛,真是久别重逢了,她又仔细看了看厉鸣犴,发现他竟然瘦了一圈,不由得脱口道“你瘦了啊。”

    厉鸣犴笑的眼睛里都装满了星星,“曾几何时,我天天想的都是,你眼里什么时候能容下我,如今梦想成真,还是很受宠若惊啊。”

    “有那么夸张吗”莫燃道。

    厉鸣犴哼了一声,“当然有,你不知道你对我多狠心,我还得感谢这次厉家派人来杀我,他们这不是杀我,是救我。”

    如今抱着莫燃,怀里的温度这么真实,他却无法想象自己以前是怎么度过的了,想着,他紧了紧怀抱又道“两天后等你出去,我们立刻下山去拜见父亲和三位娘亲,你要当面跟他们说我也是你男人。”

    莫燃道“三娘早就知道了,爹爹、娘亲和二娘也知道了。”

    厉鸣犴却道“不行,那也要再说一次,他们是你最重要的家人,在他们面前承诺过了,我才能相信你不会反悔。”

    莫燃愣了一下,她拍了拍厉鸣犴的背,轻声道“厉鸣犴,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你对我有任何要求都不过分,不用小心翼翼的,你想去见爹爹和娘亲他们,当然也可以。

    但我希望你明白,我是真的想余生都留住你,又不是你受伤了可怜你,如果不是我喜欢你,你找谁见证都没用。”

    厉鸣犴眼中浮现激动,“所以,你是说你喜欢我吗”

    莫燃道“我说的不够明显吗”

    厉鸣犴道“当然不明显,你要看着我的眼睛说,说你喜欢我,说你爱我,说你离不开我。”

    莫燃果然看着厉鸣犴的眼睛道“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离不开你。”

    厉鸣犴却怔住了,他敛了神色轻声问“你真的爱我吗”

    莫燃却道“那你知道到底什么是爱吗”

    厉鸣犴道“当然知道,我爱你就是爱。”

    莫燃好笑他这样的回答,她笑道“也许是吧,我们彼此喜欢,彼此依赖,共甘共苦,不离不弃,总有一天,即便不说,你我心里也会清楚,我们爱彼此,懂彼此,而且,我们也一定会走到那天,这不够吗”

    厉鸣犴亲了亲莫燃的唇,虔诚而珍惜,轻轻一碰便离开了,“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能确定莫燃是真实的,能确定莫燃是喜欢他的,能确定她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却唯一不确定莫燃是爱他的,也许爱真的是一个深奥的东西,可那有什么关系呢,他有信心走到那一天。

    “呵呵,也许我只是太迟钝,要过很久之后才能发现,原来我早就爱你了。”莫燃不由的笑道,担心自己打击到厉鸣犴。

    其实她真的不明白,喜欢和爱之到底有什么距离,喜欢是心动,是欢喜,是想占有,爱是深沉的喜欢,不再盲目的心动,却依然欢喜,两人形同一体,你知我喜欢,我知你心悦,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把相爱的人分开,死亡也不行。

    莫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遇到她的男人们,一个个偏执而疯狂,她和他们都是一把火,彼此靠在一起只会相互交融,不分彼此,她离不开他们,因为她体内也藏着疯狂的灵魂。

    她能为了他们跟任何人为敌,做任何颠覆的事情,她愿意跟他们在三界内沉浮颠簸,可只有一个人能让她静下心来偏安一隅,他是江潮。

    如果将来真要在大海上找个小岛,举目四望都是海,只要江潮去,只要她的男人们都在,她也会义无反顾。

    她只对江潮说过爱,即便江潮不说,她也知道他爱她,而她也相信,她和她的男人们都会走到那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