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3. 吃肉的鱼【一更】
    鬼医现在表白真是越来越出其不意了,总能把莫燃说的回不过神来,等她反应过来后,手指挑了一下鬼医的下巴,装作轻挑的笑,“无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功课越来越会哄女孩子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鬼医碰了碰下巴,若有所思的看向莫燃,“我只是实话实说,你却的确是在哄我,这轻挑的把戏,你是跟谁学的”

    莫燃道“我,我虽然会,但是也没调戏过人啊,你是第一个”说着,莫燃转动眼珠想了想,应该是第一个吧

    鬼医忽然挑起莫燃的下巴,倾身在她唇上一吻,道“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我不知道,但你的确是我的第一个。”

    莫燃有点晕,不知道是因为这绕口令一样的话,还是因为那无孔不入的温柔。

    “阿弥陀佛”

    正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声煞风景的佛号,莫燃在看到一身袈裟的迦蓝时,刚才的旖旎真是一丝不剩了,而且那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莫燃盯着迦蓝的脸,只有看着那一抹红印,莫燃才会相信这个人不是佛门中人了,“怎么了”

    迦蓝看了看莫燃和鬼医,觉得刚才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奇怪,鬼医不那么阴冷,莫燃又不那么玩世不恭,果然情字深奥,足以改变一个人。

    虽说非礼勿视,可他还是没有避开,这屋子里五个男人,四个都是莫燃的夫君,如果他时时都要避,这屋子哪还有他待的地方

    迦蓝道“主人,江潮唤你。”

    莫燃起身出去,边走边道“江潮叫我干什么”

    迦蓝道“他把泉水引了过来,唤你去看。”

    迦蓝话音落下,莫燃也走出竹屋了,站在台阶上看去,正好看到潺潺的流水慢慢注入窄小的水渠里,不一会就连成一片,最后从竹屋右边流下山去了。

    茶台已经搭好,秋千也做好了,还有那小池子也注满了水,就剩放鱼进去了。

    如此一来,她这破竹屋倒真像仙境了。

    莫燃拍了拍手,“完美但你不加一个篱笆或者围墙吗”

    江潮却道“加那个做什么这水就是墙,晚一点我在水中设下结界便可。”

    莫燃又指着水池道“那我去捉鱼回来”

    江潮这么折腾,莫燃是想表示一下她的支持,可江潮好像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取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那袋子也是个法器,他朝着那水池一倒,几十条扑腾着掉进了水里。

    莫燃蹲下一看,却见那鱼身体虽小,可比例很怪,嘴巴几乎占了一半的身体,獠牙外翻,很是狰狞,莫燃不由的说道“这鱼不是吃素的吧”

    江潮笑道“有点眼力,这些鱼是吃肉的,我瞧着好玩就买回来了。”

    莫燃道“我自己都不一定吃的上饭,还要养这些吃肉的。”

    江潮曲起手指敲了敲莫燃的头,“懒猴儿,谁叫你喂了。”

    莫燃不由的拍了回去,“我哪里懒了见过我这么勤快的人吗”

    江潮又道“你若勤快会连喂鱼都记不住”

    莫燃不服道“喂鱼那是正业吗我记不住也应该”

    迦蓝坐在了秋千上,看着莫燃和江潮你来我往的斗嘴,在他听起来幼稚又无聊的对话,他们似乎挺乐在其中的。

    转眸望向竹林,见林子里一只雪白的兔子正旁若无人的吃草,那双红眼睛还望着这边,九层峰妖兽不少,可这种未开灵智的畜生反而没人理会。

    迦蓝捻起一指,打出一道极细的能量,不偏不倚落在兔子头上,留下一个小小的红点,而那正吃的欢快的兔子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死了。

    他又将那刚死的兔子隔空取来,扔进了池子里。

    只见那些长着大嘴的鱼儿飞快的聚拢在了那兔子身上,水中有几缕血丝浮起,很快那些鱼儿散开,兔子没了,毛都没剩下。

    莫燃和江潮也不斗嘴了,两人看向迦蓝。

    迦蓝笑了笑道“这些鱼儿、果真是吃肉的。”

    反正男人们都知道她跟狐玖有往来了,莫燃想知道琪琪格南琴帮狐玖解毒的事情有没有眉目,不过这次她没去花楼找人,而是交代给厉鸣犴了,反正他对那种地方也熟。

    “我对那里可不熟,斩月熟,我让他去办。”厉鸣犴对莫燃道。

    “随你吧。”莫燃道。

    厉鸣犴本来的确是让斩月去办的,可后来忽然亲自去了,那狐玖是个狐狸精,狐神族天性喜欢勾搭人,他还是亲自掌掌眼才行。

    莫燃则是去了藏书阁,虽然厉鸣犴的蛊毒解了,但她是一定要把前些天整理好的书看完了。

    莫燃正在看书的时候,有人敲了敲窗户,莫燃抬头一看,却见一身白衣的刑天坐在窗沿上,墨发在窗台打了个弯落在地上,长腿自然的点在地上,乍一看很是帅气,竟让人察觉不到他身上的冷厉。

    “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年轻了”莫燃说道,若不是知道他是刑天,光看外表,更像是风华正茂的青年,面如冠玉,器宇不凡。

    刑天道“我的容貌在二十五岁之后就没再变过。”停顿了一会,他又道“也许更精致了,但也一直是年轻的模样,何来越来越年轻一说。”

    难得听到刑天自恋的话,莫燃道“你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刑天道“跟你学的。”

    莫燃满脸黑线,她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示范她转移了话题道“你这几日怎么不去竹屋了”

    刑天挑了挑眉,墨眸注视着莫燃,“你想让我去”

    莫燃一愣,“什么想不想的,我只是随便一问。”

    “哦。”刑天略显失望,“去了怕是会打架,不去的好。”

    莫燃不说话了,自家男人们好像防刑天防的厉害,一直都不甚愉快,要是以前她还会说他们想象力太丰富,简直草木皆兵,可现在她哪敢说她都把刑天给强了

    对,别去的好

    莫燃重新埋头看书,刑天也没再打断她,自己拿了书在那看。

    直到藏书阁快要关门,莫燃把书放回原处,见刑天还没走,正要问他,却见刑天收起手里的书道“一会你来通天塔,我在那等你。”

    莫燃没怎么想就点头了,她是该去了,话说晋级之后她也没有试试身手。

    通天塔跟藏书阁关门的时间是一样的,趁着人都不在的时候,莫燃才好进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十九层,沿着旧路爬上了雪原,这一次,在他们刚刚出现不久,冥狼便纵身跃下,灰色的皮毛上也覆盖一层厚厚的雪,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从雪堆里钻出来的。

    矫健的身体抖了抖,雪落了满地,那蓬松的毛发之间噼里啪啦的流窜着紫色的雷电,那凌厉而神秘的紫眸中闪烁着排斥,冥狼呲着牙向她示威,似乎在让她趁早离开。

    莫燃盯着那獠牙,又看向那双紫眸,举起手道“冥狼兄,又见面了前些日子一直忙别的事,今天才来找你,以后也得经常烦你,还请冥狼兄多多担待了。”

    冥狼撇开头,似乎有点不耐烦,脚下一踩,漫天的雪花飞向莫燃,莫燃只挥手挡了挡,依旧厚着脸皮道“冥狼兄不要害羞了,我知道你盼着我来呢,你这次现身比上次快多了我这是第三次来十九层,能活着来第三次的,应该没多少人吧”

    许是莫燃的话激怒了冥狼,他弓起身体,忽然攻了过来

    莫燃敛起神色,不敢怠慢,手中飞快的出现灭神剑,飞身迎战她满意的发现,她的速度的确快多了而且出剑的力度要重了许多冥狼的动作在她眼中也更清晰

    她还记得刑天之前指点过她,让她攻冥狼的后路,她始终在奋力攻击,只是收效甚微而已。

    刑天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拄着下巴看一人一狼之间打斗,冥狼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看着莫燃身上不断叠加的伤口,血珠洒落在空中,刑天实在难以静下心来。

    其实它知道冥狼不会手软,若换成是他,他也不会,这是一个战士应该有的坚守,一旦握剑,必定竭尽全力。

    许久,被一团雷电包裹的莫燃重重的砸在雪地上,就落在刑天跟前,冥狼在原地呲了呲牙,紫眸盯着刑天,无声的说带着她走。

    刑天闪身过去,很是小心的抱起莫燃,她已经晕过去了,看着一身是伤的莫燃,刑天只感觉,呼吸之间心脏隐隐作痛,他在莫燃头发上轻轻一吻,径直抱着她走了,转身之际说道“明天再来。”

    冥狼在原地徘徊了一会,为什么还要来

    尾巴猛地一甩,地面都震颤了起来,满地的积雪飘了起来,重新落下时盖住了雪里的猩红,冥狼这才转身跃走。

    刑天把莫燃送回去之后,看着鬼医接手过去医治,他转身出了门,直挺挺的站在门口,跟站岗似的,他其实想等那几个人来找茬的,但想了想,他们今晚怕是没空,也就算了,身形一闪,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