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7. 她是他唯一信任的人【一更】
    莫燃来了兽宗一个多月,竹屋还是头一次真的有了烟火气,当天晚上魂落就做了一桌子菜,不知道是不是把最近学的都用上了。

    莫燃低头啃着一只螃蟹腿,眼睛却看向几个神色各异的男人,魂落做的菜她还没敢尝,不过这螃蟹勉强算过关了,她吃的毫无压力。

    “好吃吗味道怎么样”魂落问道,这算是他真正的第一次自己做菜,看卖相跟可青做的也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莫燃啃了一嘴的蟹肉,连连点头,“好吃,这蟹肉嫩的很。”

    闻言,魂落顿时笑的牙不见眼。

    分别尝了其他菜的人却沉默不语,只是放下筷子之后就没再动了,莫燃见这群人不捧场,连忙站起来给众人布菜,“江潮尝尝这个,看这小牛肉炒的多嫩啊,厉鸣犴你大病初愈,这鹌鹑肉是大补的,多吃点啊,海鲜汤清淡,无涯你喝啊,唐烬这烤肉正好你下酒啊,刑天你也吃啊,这熏鱼看着就就不错,迦蓝你不吃肉吧这些蔬菜都给你吧”

    一通张罗,莫燃微笑着坐下,接着啃她的螃蟹。

    几人都瞟向莫燃,相继低头把莫燃夹的菜都吃了,给足了她面子,江潮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微笑着靠近莫燃,在莫燃狐疑的时候,他已经把她手里的螃蟹拿走了,而且把专门放在她面前的盘子也端的远远的。

    “你干什么”莫燃问道。

    魂落也想把盘子端回来,同时不悦道“你怎么不让莫莫吃”

    江潮却道“不是不让她吃,螃蟹也是大补之物,万一勾起了你的纤丝虫毒,你还是吃点清淡的吧。”

    说着,江潮把桌子上的菜重新移动之后,那些清淡的菜都到了莫燃跟前,笑容里看不出丝毫破绽,没理由让大家都跟着吃那些黑暗料理,而她还吃的这么香吧

    “纤丝虫毒是什么毒”魂落动作一滞,紧张道,莫燃怎么中毒了这几个男人不是天天守在这里吗

    莫燃拍了拍魂落的肩膀,不甚在意道“没什么,找到解药就没事了,快吃饭吧。”

    她可不想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跟魂落解释什么是纤丝虫毒,她夹起青菜来吃,刚放进嘴里,那腥辣的味道就呛的她差点喷出来,忍着眼泪咽了下去,做的这么漂亮的菜里,魂落是把辣椒水倒进去了吗

    “不、不好吃吗莫莫。”魂落一紧张,都忘了追问纤丝虫毒了。

    “没、没有啊,很好吃。”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实话,莫燃又夹起一根青菜吃了,即便吃的满脸通红,莫燃也是笑着。

    “真的吗”魂落怀疑的问。

    莫燃点头,反正都吃了,都尝一尝也无妨了,她把那些菜挨个尝了一遍,要么是没有味道,要么是太咸了,要么完全是奇怪的味道,烤肉下面的肉还带着血丝。

    别说做菜了,魂落吃菜的记忆几乎都没有,能把这些菜完整的端上来已经够不错了。

    莫燃正要夹菜,魂落却忽然抓住了她,“莫莫,不好吃就别吃了,可青都说我不适合做菜,我至今都还没做过一道像样的菜。”

    莫燃正要说什么,魂落却把手一挥,桌子上几乎没怎么动的菜就都被他收走了,他自己也起身走向厨房。

    “诶”莫燃喊都喊不住。

    回头看向其他人,莫燃一个个指着他们,半晌道“你们、太恶劣了”

    唐烬弹了弹莫燃的脑袋,勾唇笑道“小情人,你要心疼他,总不能牺牲我们吧”

    莫燃无语,还想伸手去拿螃蟹的时候,却被江潮拍开了手,莫燃不禁哀嚎,“不至于吧我那只还没啃完呢”

    江潮低头看了一眼,拿起了莫燃啃剩的半只螃蟹,在莫燃以为他会给她的时候,他却自己吃起来了边吃还边道“虽然蒸熟了,可是怎么选蟹,用什么样的火候,蒸多久也有讲究,你这新厨师恐怕用不上了。”

    莫燃愤愤不平道“小黑是做给我吃的,你挑剔也没用。”

    江潮可不像莫燃吃螃蟹吃的那么仔细,他三两下剥开吃了蟹肉,擦干净手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指点你的小黑了。”

    莫燃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靠在厨房似乎情绪很低落的魂落,顿时拉着江潮道“别啊,江潮,江郎,江潮哥哥,你就行行好,帮帮忙吧,万一小黑真坚持下去了,我们可就有大厨了。”

    几道视线忽然唰唰的扫向二人,江潮挑了挑眉,答应了,“行。”

    莫燃高兴的主动扑上去在江潮脸上亲了一口,发出一声响亮的啵,让旁边几个男人的视线更暗了几分。

    江潮笑了笑也去厨房了,莫燃很是欣慰,虽说江潮十指不沾阳春水,可他曾遍尝天下美味,会吃的很,该怎么吃也一清二楚,小黑那么热衷于学做菜,她总不能看着他闷闷不乐吧。

    等她回过头来,才发现几个男人盯着她的眼神怎么有点恶狠狠的“怎、怎么了”

    厉鸣犴挪到莫燃身边,一双野兽一般的眼睛眯起,“你叫我一声厉哥哥来听听。”

    莫燃嘴角抽了抽,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你没发烧吧叫什么厉哥哥,不肉麻吗”

    厉鸣犴脸一黑,叫江潮哥哥就不肉麻吗

    唐烬忽然也道“小情人,我突然觉得,你以后应该叫我小情郎,这样才般配。”

    莫燃哆嗦了一下,小情郎怎么一副奸夫淫妇的既视感

    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对江潮的样子无意间打翻了好几个醋坛子,莫燃赶紧站起来溜了,风一般的跑了出去,“今天是十五,我得去后崖待着

    来到后崖的木屋,莫燃也就安心修炼了。

    自从有了释魂之后,吸取莹草之光的唯一一点不适都没有了,所以在莹草之光出现之后,在那美轮美奂的光点中,莫燃一个人玩了一会就盘膝打坐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忽然被暴力的打开,紧接着跌进来一个人,悬崖狂猛的风把单薄的门拍的噼啪响,莫燃睁眼看去,地上一个黑漆漆的人影,虽然完全看不出样子,可那浓重的煞气却让莫燃诧异之余飞快的关上门、设下了防风的结界,过去把地上的人拖进来。

    翻过他一看,兜帽落下时露出一张带着黑色面具的脸,果然是血杀

    莫燃飞快探向他的脉,却发现脉象极其磅礴,她分出一股灵力进去,本想看看他体内什么情况,却没想到灵力刚进他身体就被吞了

    莫燃撤回手,血杀体内是魔气,定然容不得她的灵力。

    “血杀,你醒着吗我怎么帮你”莫燃低下头问道,她虽不知道血杀体内到底什么情况,可结合早晨狐玖刚告诉她的消息,血杀可能真的吸了那个三阴殿殿主的修为,短时间内消化不了,脉象才会如此的乱,若不尽快整理,这些能量可能会撑爆他的

    血杀却陷入了昏迷,没有回应莫燃。

    莫燃心里着急,可又想不出办法,她想带着血杀去找鬼医,可是刚站起来就被血杀抓住了袖子,他躺在地上仍然昏迷着,可那手却死死的扣着莫燃,仿佛抓住生命中最后一丝留恋一般

    莫燃心里不知怎么扎了一下,想起血杀说她是他的盼头,他只相信她。

    猛的抱起血杀,架着他的胳膊出了门,离开后崖之后,趁着夜色钻进了山中,并没有回竹屋。

    “我能救你,一定可以”莫燃一遍一遍的说,御剑飞了许久,九层峰大的很,莫燃不敢去近的地方,回忆到上次练功时那片树林里就有一条河,莫燃便直奔那里去了。

    好在没有记错,莫燃找到那条河了扶着血杀让他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莫燃想都没想的飞快扒了血杀的衣服,一件件衣服扔在旁边,皎洁的月光下照的人很清楚,那健硕而充满男子气概的身体裸露出来,莫燃却没心思乱看,拖着血杀坐在水中,她也马上跳了进去。

    回忆了一下血杀教他的口诀,不管是修炼还是疗伤,血杀都曾教过她,莫燃双手抵住血杀的,深吸一口气运起了口诀,没过一会,她明显感觉血杀体内的魔气动了起来,开始慢慢沿着经脉运转,此时她也终于看到了血杀体内的情形。

    一股庞大的能量盘踞在他体内,就是这股能量超出了他的负荷,而在他的魔气运转开之后,每一个周期都会带走一小撮能量,被融进了血杀的体内,又过一会,河水之中聚集了大量的魔气,染黑了一大片河水

    那些魔气飞快的涌入了血杀的体内,而血杀的魔气运转的更快,那股能量也分解的越快

    莫燃这边顿时轻松了许多,她下意识的松了口气,这应该就没事吧果然她没弄错,血杀说他水能接底气,他能通过水召唤出魔气,看来是有效果了,现在他虽然还没清醒,但是已经可以下意识的疗伤和修炼了,照这个速度,他消化那个陌生的能量也用不了多久。

    忽然,血杀的手握住了莫燃的,他体内的魔气忽然间顺着她的手涌进了她的经脉中她惊了一瞬,血杀醒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