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6. 他是我的
    “那就是万年魔根莲吗?”莫燃问道,只见五宝池的北岸,一根漆黑的莲枝伸出水面,一大片荷叶在周围聚拢,而在那莲枝顶端,那奇特的莲花已经含苞待放。

    厉鸣犴点了点头,“是。”

    忽然,莫燃见水下薄光闪烁,定睛一看,却见水下盘踞着一条巨大的龙门金鲤!它安静的睡在水中,巨大的身体将万年魔根莲围绕起来,极具保护的姿态,头上一簇金黄的鳞片,即便在水下也很是耀眼。

    这龙门金的修为已经是五百多星了,相当于人类修者的归仙境了。

    莫燃不由的道:“这龙门金鲤是怎么回事?”

    厉鸣犴道:“很久以前它重伤时被师父救下,答应为天一门守护万年魔根莲,直到其成熟,到现在有五百多年了。”

    原来如此,有这龙门金鲤在,这万年魔根莲还有些保障。

    莫燃又道:“师父一定也志在取万年魔根莲吧?”

    厉鸣犴道:“此物虽是在天一门,但也是天地灵根,本没有归属,只是天一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只是这次历劫期的修者恐怕都会来抢,所以花落谁家也未可知。”

    莫燃若有所思,看着那鲜嫩的花苞,半晌,忽然道:“这朵花,一定得落在天一门!”

    厉鸣犴看了一眼莫燃,“你要抢吗?也好,虽然你的暂时用不着,但等到以后用时再取也来不及,不妨现在就抢来,只是此时你我不能参与,得让江潮他们来做。”

    莫燃无奈的看向厉鸣犴,“你都在瞎想些什么?我是说,这朵花得抢来给师父。”

    虽然她也挺想要的,但是就当孝敬洛川吧。

    厉鸣犴敲了敲莫燃的头,“万年摩根年如此稀有,你若当真用得着时,你想叫我们急死吗?就你大方,这宝物放在眼前都不动心。”

    莫燃却道:“紫心破障丹是给无法突破归仙境的修者大有益处,可我至今为止修炼中都没有遇到过壁障,说不也不会用到这个东西。”

    厉鸣犴本来就没打算跟莫燃争,她这么说他自然是同意的,“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在五宝池绕了一圈,莫燃却连下水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没有看到那所谓的池底莲盘到底是什么东西,原本打算速战速决,早些取得池底莲盘,如今看来却不得不搁置下来了。

    回到她的院子时,很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变了,不那么冷清了,在看到魂落从一个角落溜达出来的时候,莫燃顿时就确定,他们都来了。

    “莫莫,你快来。”魂落喊道,阳光下紫色的长发反射着柔光,明明王子一样男人,却好像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的长相,手里拿着一个锅铲,莫燃实在有点想抢过来,实在太破坏形象了。

    莫燃一边走一边道:“小黑,你一直拿着锅铲能练出手感吗?放一放又不会有人跟你抢。”

    魂落低头看了一眼,道:“我是刚拿起来的,这里没有厨房,可我不知道盖在哪里了,你帮我找个地方。”

    莫燃顿时也四下找了起来,别说这里没有厨房,就是整个天一门也找不出一个厨房啊,恐怕她是第一个来门派修行还带厨房的吧?带厨房也就罢了,带这么多男人必定也是史无前例的。

    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最后只得在水上支起一个亭子,做厨房用,魂落很利索的扔下东西之后就来找莫燃了。

    莫燃在晚上专门约了狐玖出来见面,而见面的地方是敛芳阁隔壁的四海饕林,也只有如此,自家男人们才会放行,只是到了昭阳城之后,她自己逛了一会,才忽然发现魂落悄悄跟了上来。

    魂落若想跟她,那她肯定是发现不了的,可偏偏魂落并不清楚昭阳城这样一个全是女人的地方,他本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莫燃,可慢慢的很多女人都来拉他的手,还想摸他的脸!都被他一一躲过了,夜里那双紫色的眸子满是死气,若不是莫燃就在不远处,这些女人全都得死!

    可魂落动作再快也架不住大街上的女人多,更不知道凤鸣国的风俗有多骇人,所以当七八个女人自信满满的围住他时,那好看的眉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看到莫燃快拐弯了。

    “美人,是不是走丢了?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为首的一个女人嘿嘿的笑道,肥大的身体将衣服撑成一截又一截断层,挫折一双肥胖的手,看着魂落,嘴角都挂着亮晶晶的口水。

    魂落一直抬头望着莫燃拐进了一旁的巷子,失望的垂眸,眼神瞬间变的死气沉沉,看着眼前猪头一样的脸,魂落的声音也阴沉可怕,“我要什么你都会给吗?”

    那女人却完全沉浸在男子的美貌之中,口水都流到了下巴,急切的往前走了几步,拿手去摸魂落的脸,“本小姐见过的美男数不胜数,却从来没见过如此绝色!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摘下来!”

    魂落隐隐哼了一声,“天上的星星我不要,我只要你的命!”

    魂落指尖出现一丝紫气,可想而知,他若出手,那女人得死的多难看,只是他还没动,一根棍子便忽然飞来。

    “啊?啊!”

    那女人没听清魂落说什么,只看着美男发痴,可下一瞬便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手臂传来咔咔咔清脆的断裂声,一根棍子在她手胳膊上滚了一圈,那女人瞬间捂着手臂跪在地上。

    她的随从急忙上来扶她,一人扯着嗓子怒吼:“是谁?谁敢袭击本小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有种就给我站”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眼前忽然红影一闪,来人飞起一脚,那同样几百斤的女随从便忽然飞起,在空中划过长长的一个弧度,重重的砸在地上。

    来人正是莫燃,她皱眉看着地上的女人,叉着腿瘫在那里,鬼哭狼嚎的,五官本就被肥肉挤的看不清楚了,她这一哭,连累鼻涕糊了一脸,更难看了。

    释放出些许威压,莫燃道:“别哭了!”

    女人顿时停住了干嚎,在随从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见莫燃容貌惊人,简直如九天玄女下凡,心里嫉妒,脑子一热就吼道:“你是什么东西!刚才是不是你打我了!你还敢打我的随从!你知不知道本姑娘是谁?我告诉你,有种你留下姓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燃捡起地上棍子拿在手里把玩,刚才她就是用这根棍子打断那女人的手的,转着转着,那棍子忽然脱手飞了出去,而眨眼的功夫,那棍子在女人身上滚了一圈,下一瞬间,那女人又瘫在了地上,这一次任凭随从怎么扶都扶不起来了,因为她双手双脚的关节都被敲断了。

    莫燃又看向那几个随从,而那几个女人还比较清醒,看到了莫燃身上穿的是兽宗的弟子的服饰,连忙提醒哭嚎的主子,“小姐,她是兽宗的内门弟子!”

    那女人纵使疼死了,此刻也停住哭喊,哆嗦着问莫燃:“我、我不曾的罪过你,你现在把我打成这样,就算你是兽宗的内门弟子,我也一定去兽宗讨回公道!”

    莫燃掏了掏耳朵,冷笑道:“你怎么没得罪过我,你得罪大了,我的人你也敢调戏。”

    那女人结巴道:“你、你的人?”

    莫燃拉住魂落的手,看了看他道:“他是我的,你看清楚了!打你只是给你个教训,现在马上滚!”

    “莫莫”魂落声音中带着愉悦,若不是莫燃忽然杀出来,这个猪一样的女人早就死了,莫莫就是心善,对这种蝼蚁一样的垃圾都这么仁慈。

    一个随从把那女儿背了起来,那女人对莫燃道:“我叫凤佳人,你敢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莫燃勾了勾唇角,“天一门莫燃。”

    那女人狠狠的道:“好,天一门,莫燃,我记住你了!你等着!”

    说完,那女人不甘心的看了魂落一眼,那随从随后便背着她飞也似的逃走了。

    莫燃这才看向魂落,不由的说道:“你想来的话跟我说一声就是了,偷偷跟着干什么?”

    在莫燃要放开魂落的时候,魂落却不着痕迹的握紧了,紫眸看着莫燃,道:“我怕妨碍莫莫,我只要能看到你就好了。”

    瞧着那涮古呆滞的紫眸,莫燃愣了一下,不由的忽略了她个他是不是还有拉手这件事情,另一只手揉了揉魂落的头顶,软下语气道:“这里的人太坏,小黑这么乖会被欺负的。”

    魂落道:“我可以杀了她们。”

    莫燃哭笑不得,不管是小黑的性格还是魂落的性格,杀人对他来说都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莫燃是不可能纠正过来的,她干脆拉着魂落走了,“走吧。”

    魂落落后了一步,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不由的想起还在云都时,莫燃也是这样拉着他走在大街小巷,好像生怕他丢了似的,可自从他恢复记忆之后,莫燃便不那么亲近他了。

    也怪他,一定是吓到她了

    “莫莫,为什么那些女人一直盯着我?”魂落问道。

    莫燃道:“因为你太俊美了,她们没见过像你这么英俊的男子。”

    魂落摸了摸自己的脸,道:“那是因为她们见识短浅,莫莫就不会觉得我英俊。”

    莫燃不由的看向魂落,“为什么不会?小黑的英俊,我看多久都不会看腻。”

    魂落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可惜莫燃没有看到,魂落道:“若是莫莫看我,看多久我都高兴。”

    说着,在路过一个小摊位时,魂落见那里挂着许多藤缠花绕的低阶灵植,不由的停下脚步买了一对,他自己戴了那个藤圈,把另一个满是鲜花的戴在莫燃头上。

    魂落看着莫燃笑了,这一次莫燃看都了,那笑容满足而欣喜,单纯的不可思议,莫燃要去摘下来的手也不由的停住了,喃喃的唤了一声,“小黑。”

    一双紫眸异常专注,魂落应了一声,道:“怎么了,莫莫?”

    莫燃心中瞬间失落了一下,她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忽然难受很,她握紧了魂落的手,许是想起来,她以为能时时照料她的小黑,可事实上她好像冷落他好久了。

    即便他不再如以前那样,见不找她就慌,即便他现在不呆呆傻傻了,可他跟在她背后的时候依然那么小心,叫她一声莫莫,仿佛用尽了全部的温柔,每一声都那儿动听。

    她越来越顾及不到魂落了,若是离火知道她这么怠慢,估计那暴脾气又上来了。

    在魂落关心的眼神下,莫燃平静的摇了摇头,心里却不知怎么乱了,“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