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8. 佳人设陷,三赌为契
    莫燃瞧凤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觉得好玩的很,她没有赖账、倒是听让她意外的,真能给她下跪,却让她高看了几分,不久前被她挑起的怒气也顿时消散了。

    不用等莫燃说话,凤佳人在叫完之后就立刻站了起来,那些在她的压迫下颤巍巍跪着的众人也纷纷起身,心中暗暗叫苦,凤佳人自己输了也就罢了,还要拽着他们也受罪。

    莫燃无视了凤佳人冒着火的眼神,起身淡然道“太子殿下,比都比完了,我还有事,失陪了。”

    可凤佳人却忽然伸手拦住了莫燃,道“谁说比完了”

    莫燃笑道“三十六场赌局,是你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所定,难道你想反悔”

    凤佳人却看了一眼魂落,又道“谁说我要反悔了刚才比是为了他,现在比是为了你,就你跟我想赢了老娘就挥挥手离开做梦都没有的好事你必须跟我比。”

    莫燃被凤佳人这地头蛇一样的发言给气笑了,她道“想不到凤鸣国的太子殿下这么跋扈。”

    凤佳人却毫不在意的甩头道“老娘就是这么跋扈举国上下都知道现在,要么跟我比,要么跟我打,你你叫什么来着莫什么算了,反正你选吧。”

    周围的人一下子退开了老远,似乎生怕被波及。

    “莫莫,跟她打。”魂落道,这次可以打吧是对方先提出来的,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拳头更直截了当的办法了。

    莫燃眯了眯眼,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凤佳人是不服输,不管是打赢她还是比赢她,只要让她心服口服便是她按住了魂落,道“比什么”

    凤佳人原本睨着莫燃,此时眼中亮了一些,隐隐有些兴奋,“我凤鸣国中崇尚三件事,其一是酒,其二是舞,其三是赌,这赌已经赌过了,我愿赌服输,只剩另外两个,你敢不敢与我赌”

    魂落不放心道“莫莫不可,跟她打吧。”

    他知道莫燃酒量不好,比不得。

    莫燃却稍微思索了一下,竟然答应了,“好,我跟你比,只是这一次我们要把规矩先说好了,我若赢了,你就别再胡搅蛮缠。”

    凤佳人却放声大笑,小小的身体做出豪放的动作,却并不违和,“你这规矩不痛不痒的,老娘是那么输不起的人吗我们干脆就赌个彩头,输的一方以后就乖乖认赢的一方为老大,以后随传随到,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得有半句怨言,你敢不敢”

    莫燃眯了眯眼,道“为何不敢”

    凤佳人随即一挥手,叫赌场的人送来了契约书,凤佳人先行咬破手指画了押。

    当那张契约送到莫燃面前时,莫燃仔细看了看内容,并无陷阱,不过她倒是头一回见这种契约书,虽是纸上契约,可这纸是符纸,两人都画了押之后就会生效,谁若违约了,虽不至于天雷降罚,却也少不了道行有损。

    最终,莫燃也画了押。

    赌场的人很快就收拾好了场地,除了畏惧凤佳人是太子之外,众人对她的修为也很是忌惮,隐隐有人小声议论“那个天一门弟子要倒霉了”

    “看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连这种契约也敢签”

    “太子殿下成心要整人,谁能逃出她的魔掌”

    莫燃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同情的眼神,隐隐感觉有些不妙,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明明她一直都很小心了,仔细回想了一下契约的内容,很简单,也很直观,并没有漏洞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排大汉抱着一个个密封的酒坛子走了过来,放在了那一条长长的桌子上,凤佳人拍开了一坛酒,那酒香飘了出来,莫燃隐隐皱了皱眉。

    她几步走过去也拍开一坛酒,这味道“是相思引”

    那凤佳人哈哈大笑,指着莫燃道“有几分见识,竟然闻得出这么罕见的花,不过,你说的是药名,而这酒的名字叫相思醉。”

    莫燃放下酒坛道“我要换酒。”

    这相思引是一味轻微迷幻的药材,直接食用能让人昏迷不醒,噩梦不断,它酿出的酒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须弥界都的修者都崇尚饮酒,莫燃知道的好酒也不少,却从来没听过相思引也能酿酒

    那凤佳人却慢悠悠的摇头,“你是在担心喝这个酒会把自己药倒吗你放心吧,不会的,这相思醉在酿制的过程中加了白格草,中和了相思引的药性,只留下轻微的迷幻作用,再加上凤鸣国独特的酿制之法,相思醉若能喝醉,说明你定负了哪个男人。

    哈哈哈,这酒本是给凤鸣国的男人喝的,如果心中不忠,和这个酒便能知道,不过现如今它是凤鸣国的国酒,男女皆宜。

    至于你想换酒嘛不可以哦,你我的契约是凤鸣国的通用契约,其中的酒默认的便是相思醉。”

    闻言,莫燃脸色顿时沉了沉,余光看到不少人在摇头叹息,也有人幸灾乐祸,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些人的反应会这么奇怪,原来她早就已经掉进了额陷阱,只是在场的人都不敢说罢了。

    莫燃直视笑的一脸得意的凤佳人,沉声问道“那舞呢”

    凤佳人赞赏的看着莫燃,“若非你这么猖狂,老娘都想交你这个朋友了你说的没错,舞也不是寻常的舞,是我凤鸣国的朝凤舞,凡是我凤鸣国的子民,必定会跳。”

    “呵呵”莫燃反而笑了出来,甚至鼓起了掌,在凤佳人疑惑的眼神里,莫燃道“很好,已经很久没人这么骗过我了。”

    凤佳人却道“这不叫骗,这叫谋你要是怕了,现在认输也行。”

    莫燃却端起了酒坛,爽快的在一字排开的十几个碗中倒了酒,将酒坛扔下道“认输这种事情我从来没做过,也不知道怎么做,不如太子殿下给我示范一下。”

    凤佳人见莫燃真有几分胆量,也倒了酒,道“巧了,本殿下也不会”

    那就只有比了

    醉酒有三种,一种是身心皆醉,一种是醉心不醉身,一种是醉身不醉心,莫燃是第三种,她虽不胜酒量,可每次喝醉了,心里却清醒的很,所以只是随着性子乱折腾,却不是全无分寸,所以她才敢比酒这一项,只要她拿出全部的自制力便可。

    相思醉吗负心人吗她不曾负过谁,有什么不敢喝的

    比莫燃脸都大的碗里盛满了酒,莫燃一碗接一碗的喝,魂落就紧紧的她身边,双手一直护着她,生怕她什么时候就倒下了似的。

    许久,五六坛子相思醉都喝光了,莫燃和凤佳人都站里不倒,两人都是隔一会便蒸干了喝下的水分,可酒精却蒸发不了,该怎么醉还是怎么醉。

    凤佳人瞄了一眼莫燃脚下的酒坛,指着她道“好你个莫、莫莫,就你长这祸国殃民的模样,竟然没有祸害过男人喝了这么多都不醉。”

    莫燃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只接着喝酒,脚下跟踩在云彩上似的,莫燃得用极大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的四肢都听话,这个时候可不想因为对面的人而分神。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慢慢的听不到周围人的起哄声,也看不到那些兴奋到扭曲的脸孔,眼前只偶尔闪过几个人影,一会是血杀,一会又变成了刑天,不一会又变成了一只黑猫,又过一会闪现出魂落的脸,他们都用控诉和失望的眼神看着她,那只黑猫也在不停的叫。

    最后,他们一起消失在黑漆漆的深渊当中,但那些复杂的眼神却勾着她,好像也要将她拉入深渊一样,莫燃脑海中“轰”的一声,当真沉入了深渊

    “莫莫”魂落的惊叫声想起,他第一时间抱住了莫燃,去探莫燃脉,可脉搏明明正常,是不是酒的问题魂落气的想直接抱人回天一门,一个人却忽然出现阻止了他。

    “别着急,她只是醉了,过一会就醒。”来人说道,红袍落下,刚巧盖住了那双**的脚,狐狸眼从莫燃脸上转移了到魂落脸上,解释道“我是狐玖,她今晚本是约我见面的。”

    魂落微微皱眉,眼前的人明明是男人,长相却如此阴柔,让他很是不喜,狐神族果然盛产狐狸精,“你既然看到了,那就自觉点让开,莫莫改天约你。”

    狐玖笑了笑,他还不能确定眼前紫发紫眸的男子是谁,不过这一身的死气倒是挺不像人的,他很快道“且慢,莫燃跟凤佳人定下了赌约,你若现在抱她走,她就算输了。”

    魂落不悦的看向狐玖,“你怎么知道”

    狐玖道“你们都刚来凤鸣国,对这里的习俗不了解,这种赌约都是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的。”

    见魂落卸去了那隐隐的死气,显然不会突然消失了,狐玖这才道“你放她下来,只要不是她真的负过谁,她睡一会便能醒,凤佳人也醉了,这局是平手。”

    魂落这才看了对面一眼,他一直都关注着莫燃,倒是没注意到凤佳人如何,此时一看才发现她也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魂落自己坐在椅子上,然后把莫燃抱在了怀里,小心的护着,看到这一幕的狐玖则微微挑了挑眉。

    狐玖已经在四海饕林等了很久了,本以为莫燃放了他鸽子,眼看夜深了,他本打算回去的,路过兰柜坊时见里面吵的厉害,就晃进来一看,没成想竟看到莫燃和凤佳人开了赌契,正在赌酒呢。

    他可是记得莫燃喝不了酒,怎么就敢赌这个

    本以为莫燃坚持不了多久,却没想到她竟是跟凤佳人一起倒下的不禁眯着眼笑了,只能说,她的意志力强的可怕啊

    过了许久,凤佳人悠悠醒来,她晃了晃脑袋看向对面,顿时笑道“她还没醒,哈哈哈”

    说着,凤佳人扶着桌子绕了过来,走着走着,眼睛就被那一身红衣的人给勾去了,她仔细的盯着狐玖道“你、你是男是女”

    众人都大笑不止,却也都对狐玖的美貌垂涎不已。

    狐玖倒是不在意的笑道“太子殿下,我是男人。”

    凤佳人睁大了眼睛,惊叹的看着狐玖,真没见过如此妖媚的男人,偏偏又不像是凤鸣国男人那种俗媚,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神秘感,凤佳人顿时道“那、那公子家住哪里可有婚配”

    狐玖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了指红灯高挂的敛芳阁,道“回太子殿下,我暂住敛芳阁,不曾婚配,但是”

    那尾音稍稍拉长了一些,凤佳人的眼神随着那漂亮的手指移动,眼见它最后指向了莫燃,然后那蛊惑人心的声音继续道“但是在下已经心有所属。”

    “这个女人、是你的心上人”凤佳人气的跳了起来,那紫发的男子白嫩俊美,抢不来也就算了,这红衣的男人妖媚勾人,竟然也被这女人占了

    狐玖笑着点头。

    凤佳人道“你、你喜欢她做什么你看她三心二意,根本不会真心对你你看她现在还不醒,除了你们两个,谁知道她还负过哪些男人呢你不要喜欢她了,喜欢我好不好我保证只对你一个人好”

    狐玖却瞥了一眼莫燃,狐狸眼微微一闪,道“我喜欢她,她喜欢谁,这两者之间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凤佳人一噎,随即气道“怎么没有关系你这人是不是傻啊她说不定都有很多男人了,你还往上凑什么放着更好的选择你不要,你非要在一个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说话的时候,凤佳人一个劲的指着自己,明示狐玖她就是那个更好的选择。

    可狐玖笑道“多谢殿下的好意,我就喜欢这棵树。”

    凤佳人深吸几口气,忽然跑到莫燃身边喊道“你给我起来还没比完呢被给我装死”

    魂落却忽然一挥手,一道紫色的能量一闪而逝,将凤佳人逼退了三四米远,紫眸冷冷的看了一眼凤佳人,没什么起伏的说道“你太吵了。”

    狐玖眼眸中却划过一道光,那能量真是死气这世上能将死气收入体内并且施展出来的人不少,多数都是邪修,可如此纯粹而强大的能量,有如此收放自如的,还真没有几个

    而他所知道的,只有当年青门的大皇子魂落了。

    凤佳人也敛了神色,认真而探究的看向魂落,他不动时像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可事实上,他强的可怕

    “莫莫,你快醒醒。”魂落唤道,轻轻拍打着莫燃的脸颊。

    过了一会,莫燃忽然睁开眼睛,紧紧的抓住了魂落的手,急促的喘息,如溺水一般,魂落抱起莫燃,正好狐玖递茶过来,他马上抢了过去。

    连喝了好几杯茶,魂落不断的问“莫莫你怎么样了”

    莫燃这才看清魂落的脸,她伸手摸了摸,小脸冰凉冰凉的,是魂落的温度,又捏了捏,那张俊脸跟着变形,紫眸中的关心却不变,莫燃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小黑,是你吗”

    魂落道“是我,当然是我啊。”

    莫燃又喘息了一口,抹了抹额头,竟全是汗,刚刚几个人围在她身边轮番的控诉她,魂落也怨她出尔反尔此时惊醒,才慢慢确定眼前是真真正正的魂落,不是幻象。

    狐玖忽然道“姑娘,你醉的不轻呢,差一点就昏睡了。”

    莫燃看向狐玖,奇怪道“你怎么来了”

    狐玖道“我久等不到你,就自己寻来了。”

    莫燃晃了晃头,不管他是怎么来的,她都不想管了,那酒劲实在厉害的很,此时一放松,眼前的景物又晃悠起来。

    也就在此时,凤佳人的的声音传来“既然醒了,那是不是就能继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