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3. 可耻威胁【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莫燃的话音落下,太叔琴雪的脸上闪过一丝害怕和不知所措,随即便的狰狞又恐怖,她当即大吼:“你血口喷人!”

    那着急的样子,竟有些欲盖弥彰,而太叔斯辰已经皱紧了眉头死死盯着她,连随后跟过来的太叔馨月也低呼一声,“秦雪姐!”

    也只有沉浸在痛苦中的太叔鸣无动于衷了。

    如此情景之下,太叔斯辰竟也转移了注意力,他拧眉看向太叔琴雪,“琴雪,可有此事?”

    他的神色很凝重,只因此事非同小可,若太叔琴雪若并非完璧之身,那对太叔家来说必定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因为青门太子可是口头承认过这个太子妃的!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太子妃不洁,太叔家恐怕会大难临头!

    “你听她胡说!我是堂堂太叔家嫡系大小姐,怎么会做出那种下三滥之事!”太叔琴雪喊道。

    她当然是打死都不承认,但是看着莫燃的眼神却更加狠毒,她相信她的感觉,这个莫燃,让她有种深深的危险,从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她们就好像命中的宿敌一样,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她。

    就连莫燃伪装成男子,那种感觉也没有错过!太叔琴雪就是肯定,莫燃就是那个暗中操作的人,就是那个青门太子寻找的女人!即便没有证据,她也相信,她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

    现在这个莫燃竟然反咬她一口,那么,就算原来打算留着活**给青门太子,可现在,她也必须死了!

    双方都是抱着让对方必死的心,莫燃先行出手,她脚下踩着凌云步,诡异的逼向太叔琴雪,既然已经卸下了伪装,莫燃也不必再隐藏什么,招式大开大合,极其狠戾。

    那干净利落的招式竟让历劫期的太叔琴雪连连败退!灭神剑上的煞气疯狂的滋长,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痕迹,太叔琴雪终于无法低档,大声喊道:“斯辰救我!”

    而太叔斯辰观战一会,也飞身加入,他早就发现莫燃的身手不凡,如今一见果然令人意外!她的实力根本不能用修为来衡量!

    两人竟然可耻的联手攻击莫燃,莫燃打太叔琴雪尚可,可多一个不灭期五层的太叔斯辰就捉襟见肘了,她周身的气息越来越低沉,那眼神中的松散完全被一种细细的疯狂所覆盖。

    莫燃就像一个疯子,在战斗中尤其显著,鲜血只能刺激她深埋在心底的兽性,它一点点的苏醒,才不管对手是什么实力,她脑海中就只剩下一个字——战!

    直到对方在她的视线中倒下,这一切才能够结束!

    莫燃也不管两人的夹击有多天衣无缝,逼开了太叔琴雪,飞身拔起,却不可避免的再一次被太叔斯辰的剑所伤,可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手中灭神剑挥舞出磅礴的剑气,心法涌出,剑起风云!

    那剑芒所过之处,如同下了一个个禁咒,低沉的气压笼罩下来,漫天的白云飞快汇聚,天色转暗,墨染云端,而莫燃背负雄浑的天际,仿佛战神下凡,只听她大喝一声“破空斩!”

    剑芒仿佛雷电,瞬间撕裂云层破空而下!带着开天辟地之威!剑芒所过之处带起的天威将一切肆虐的摧枯拉朽,那一剑死死的将太叔琴雪压在地上,就算太叔琴雪想,此刻双脚也仿佛被钉在地上一样,强大的威压压迫着她,令她寸步难行!

    太叔琴雪脸上血色全无,惊恐的看着莫燃执剑劈下,浑身冰冷,死神好像已经勾起了她的灵魂!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泛着金光的巨剑忽然飞来!最后横亘在太叔琴雪头顶,生生的抗下了破空斩!剑芒落在那巨剑之上,巨剑疯狂的抖动着,像是在挣扎,在反抗!

    “愣着干什么!你想死吗!”太叔斯辰吼道。

    这一声吼将太叔琴雪拉回了神智,她正要跑,脚下却忽然一闪,腿软的跌在了地上,裙子上竟出现一大片湿痕,当真是吓的屁滚尿流了!太叔琴雪脸上青红交替,连滚带爬的跑到太叔斯辰身后。

    太叔斯辰也无暇去管吓破胆的太叔琴雪,他控制着巨剑,此时终于不敌,灵力猛的一松,吐出一大口血,那金色的巨剑飞回他的手中,他撑着剑看向莫燃,眸光深沉,“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功法!”

    她竟然以元婴期修为死死的压制了不灭期修为!

    太叔斯辰生在隐世家族,修炼资源远比九族更加优越,他修为的是天级功法,在隐世家族亦见多识广,可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功法!莫非,莫燃身怀圣级功法?

    他哪里知道,妖禁可是神级功法。

    太叔斯辰眼中出现一丝疯狂和贪婪,如果是圣级功法,那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莫燃逃了!

    他还记得她有一个修为高深莫测的同伴,现在趁着他不在,他必须速战速决!

    太叔斯辰忽然看向宫蛟,扬声道:“你我联手,杀了她!”

    宫蛟看戏看的热闹,现在不愿动手,她哼了一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太叔斯辰道:“她的同伴可不是那么好多付的,你再不动手,恨离女就该归西了!”

    宫蛟眼神一狠,“哼,那还废什么话!”

    两人同时攻向莫燃,用的都是极其残忍的杀招,莫燃也打的仿佛入魔,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变了,灭神剑的煞气仿佛与她融为了一体,那越来越灵活的招式让太叔斯辰和宫蛟都心惊胆战!

    她太可怕了!现在已经完全无法去想她的修为了,她好像变成了一个怪物,她的身体、她的速度、她的力量,都好像被疯狂的强化了,现在的她跟不久前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若非她一直在他们的视线当中,他们也要怀疑,她是不是跟恨离女一样,服过禁药了!

    “莫燃!你马上放下你的剑!否则我杀了他!”一个尖锐的声音忽然传来。

    莫燃已经陷入了某种机械一般的状态,可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之后,还是身形一震,被抓住空隙的宫蛟的一掌打落!

    莫燃从高高的空中砸在地上,雪花纷飞,她握着剑慢慢站起,看向前方,那冰冷的眸子锁定着太叔琴雪,她的头发乱蓬蓬的,脸上混杂着恐惧和疯狂,长剑架在了离心脖子上,而在她身边,还站着太叔鸣和太叔馨月,想必是他们三人一同擒住离心的。

    若非离心中毒受伤,也不会被这三个宵小之辈胁迫。

    而此时,太叔斯辰和宫蛟也落在地上。

    太叔斯辰总算投给太叔琴雪赞赏的一眼,莫燃明显更关心离心,相比起怎么想着杀莫燃,逼她自己投降竟然更容易一些!

    “莫燃,把你的剑放下!再给我跪着爬过来!”

    太叔琴雪忽然喊道,她在报复,仿佛只有报复莫燃,才能让她那快要崩溃的身心得到一丝快慰。

    也许从天一门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深深的恨着莫燃,那时,莫燃在她的威压下泰然自若的走过,就好像碾压着她二十几年来尊贵的身份,而她一个毫无背景的人,竟然敢那么嚣张!

    这一切的不平衡在此时无限的放大,刚刚竟然死在她的剑下,这是她此生最大的耻辱!

    离心脸色泛着青,神色竟然有些涣散了,想必是刚刚他与那三人打斗之时,体内的毒扩散了,可此时还是努力的看向莫燃,“莫燃,为师教过你,为大局者可弃小卒。”

    “少说废话!”太叔琴雪长剑一紧,在离心脖子山划出一道血痕,顿时‘滋’的一下喷出许多鲜血。

    莫燃的眼眸晃动了一下,她看先太叔琴雪,那漆黑的眼眸此时反而再无神色,只是幽暗、深邃,仿佛无边的宇宙,静谧的黑夜,谁都不知道那平静之下隐藏的是什么。

    太叔琴雪对上那样的眼神,浑身竟然忍不住的颤抖,她像是要驱赶这种恐惧一般,再次大吼:“我让你爬过来!还是你想让你的师父死?!”

    莫燃提起了灭神剑,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猛的一扔!那漆黑的剑身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唰的一下斜斜插入雪地之中,剑身微微颤动,煞气在周围蔓延。

    那剑身修长,却带着一般的巨剑无法比拟的霸气!仿佛它便是世间独一无二的霸者,任何法器在它面前都只是一堆废铁。

    几人的眼中都出现一丝贪婪,他们都见识过这把剑的威力,此时他们心中必定觉得,如果能拥有它,必定也能像莫燃超越等级的强!

    几人都没有放松,太叔琴雪更是等着莫燃下跪。

    “不要。”离心的嗓子都有些沙哑,气若游丝。

    “咚”的一声!莫燃跪在了地上!

    几人神色各异,太叔琴雪仰头大笑,太叔斯辰眼眸深沉,宫蛟轻哼一声,太叔鸣则是震惊中夹杂着痛苦,他对莫燃虽然是单相思,可也是他第一次动心,现在却要跟其他人一起杀莫燃,身心顿时备受煎熬。

    离心动了动嘴,却是没发出声音,那眼中有痛,更有震撼和动摇。

    ------题外话------

    又是美好的一个月,但是二萌要来打劫月票了!小可爱们乖乖交粗来┗|`o′|┛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