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8. 兴师问罪,无疾而终【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莫燃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偶尔会清醒一会,隐约能感觉到狐玖帮她换药医治,能听到狐玖和血杀说话,但是具体说了什么却听不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睁开眼睛,却见血杀靠在床前闭目养神,他脱下了那件斗篷,只穿着玄色衣裳,那衣领上有着暗红色的花纹,抱着双臂闭目养神。

    狐玖不在房间里,此时似是深夜,狐玖大概在他自己的房间。

    莫燃睁着眼睛看了血杀一会,才慢慢动了一下身体,自己查看了一下,发现那日受的伤基本上都好了,狐玖的医术大概真的可以,竟也能面面俱到……

    刚刚抬眸,便迎上一双魔魅的异瞳,它们静静的看着她,那不同颜色的世界里,倒映着的是同一张略显惊愕的脸。

    “你醒了。”血杀道。

    定是她刚刚动的时候惊动到他了,即便她的动作已经很轻……

    莫燃撑起身体靠坐着,视线与血杀保持在一个高度,她的脸色算不上好,隐隐有些兴师问罪的味道,那双狭长的眸子盯着血杀,问道:“魔后是什么意思?”

    血杀没有立即回答,他始终看着莫燃的眼睛,那样目不转睛的凝视让人避无可避,莫燃被那眼神看的极不自在,忍不住道:“你不要那么看着我。”

    血杀却道:“莫燃,你以前从不畏惧看我的眼睛。”

    那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冷漠,即便血杀已经很努力的放柔了语气。

    莫燃道:“有什么好畏惧的?”

    血杀却摸了摸自己的眼睛,道:“我不是说这对天魔之眼,而是,我眼中的情绪。”

    莫燃烦躁的拽了拽自己的头发,那银发垂下来,遮住了她半张脸,“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在问你魔后到底怎么回事?我同意了吗?你就那么决定。”

    血杀抓住了莫燃的手,不让她肆虐自己的头发,他道:“我眼里都是你,你害怕看到吗?我想给你最好的,魔后不好吗?”

    “一点都不好,血杀,我可是有家室的人。”莫燃皱眉说道。

    血杀忽然沉默了一会,“你有你的家室,跟你做我的王后,这并不冲突。”

    莫燃惊愕的看着血杀,谁说不冲突,这冲突大了好不好!他知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啊!“血杀,你不要跟我装糊涂。”

    血杀声音一沉,极快的说道:“莫燃,是你在跟我装糊涂。”说着,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以为在我离开昭阳城的时候你就已经想通了,我满怀期望的等了两个月,你还是一样的态度,莫燃,你当真不喜欢我?不想做我的往后?”

    那双异瞳忽然变的深沉不已,他锁定着莫燃的眼睛,像是直接看到了她的心里,莫燃心里莫名的抖了抖,想起了两个月前在敛芳阁那一出。

    她的神色变了几变,渐渐浮现一片怒气,那件事之后血杀不声不响的走了,却是把她折磨的不轻!她咬牙道:“你还敢提那天的事!”

    血杀道:“你是不想让我跟别人双修的吧?你这么高傲的人,怎么会让别人碰你碰过的东西。”

    莫燃皱着眉头,这个时候竟然走神了一下,她高傲吗?还有,她碰过的什么东西?“你是东西吗?”

    血杀一顿,嘴角不可抑制的勾起,这种问题,他要怎么回答……“那我重新说,你是不会让别人碰你碰过的我的吧?”

    莫燃刚刚是不小心问出口了,没想到血杀回答的这么直接,她转开头沉默了一会,忽然低吼:“你又在转移话题!你在敛芳阁干的好事,让我在那听了那么久的活春宫!这件事你别想混过去!”

    说着,莫燃掀起被子跨下床去,这床上的空间太小,血杀往那一坐,好像将她整个人都封锁在里面一样,气势无形的就弱了三分,她要换个地方,掌握谈判的主动权。

    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莫燃今天可能就挺倒霉的,下个床都能绊一下,床没下去,反倒结结实实的扑进了血杀怀里。

    而对于纹丝不动却被投怀送抱的血杀来说,当然是一桩美事,他很快伸手抱住莫燃,道了一声:“小心。”

    可是那放在莫燃腰间的手却抱的很紧,并没有松手的打算,两人姿势极其暧昧,血杀坐着,而莫燃跪坐在他的腿上。

    “松手。”莫燃道。

    血杀终于跟莫燃唱了反调,“只许你占我便宜,不许我抱你一会吗。”

    莫燃气的反驳,“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不要给她扣这种帽子,摘起来很难的好不好!

    血杀微微垂眸,看了看两人现在的姿势,“不是你扑到我怀里的吗?”

    莫燃顿时气结,“这是意外!”

    血杀却看着莫燃的眼眸,意有所指道:“事实如此,不管是不是意外,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莫燃不想深究血杀话中的意思,她挣扎着要下去,可血杀偏要跟她作对,费了好大的力气,却始终都在血杀的腿上,倒是血杀,那双异瞳不知怎么越来越沉,呼出的气息也有些浑浊。

    “别再动了,莫燃!”血杀略显压抑的声音忽然响起。

    莫燃抬眸一看,却见那一红一黑的瞳仁里弥漫着浓浓的**,让人心惊!莫燃猛地僵住了身体,这厮这种情况都能对着她发情!

    莫燃忽然推倒了血杀,在他身上一顿拳打脚踢,“你是不是又想双修?说那么好听干什么,你就是发情!如果你需要一个泄欲的人,找谁不行,非要来找我!别以为我真的会对你心软,没用的!你就是让我再听一边春宫,我也不会心软的!”

    血杀躺在床上,随着莫燃的动作,他们的身体不可名避免的摩擦,血杀所有的感觉好像都瞬间冲到了下半身,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听到莫燃在说什么。

    莫燃在打他,可他却无法抑制的想着另一幅旖旎的画面,记得那日小河边,莫燃在药物的控制下极其热情,也曾像现在这样骑在他身上动作,那种蚀骨的快感让他只需想想就浑身酥麻。

    血杀放在莫燃的腰上的手不知道何时松了松,莫燃打了半天,也骂了许久,终于收手,跳下床看了一眼血杀道:“你还是回魔域吧,那里更适合你。”

    说完,莫燃直接推门出去了。

    血杀却是躺在床上许久,脑海中天人交战着,身体紧绷如铁,有一头**的兽急欲冲破闸门,破笼而出!

    他抬起手盖住了眼睛,将那翻滚的**一并藏在眼底,莫燃说了些什么他几乎都没听清,但似乎弄清楚一件事,莫燃似乎觉得他只是想要她的身体。

    魔的身体可真要命,那种想要交合的**撕扯着他的理智,他越是想着莫燃,身体就越是冲动,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才慢慢从那水深火热的煎熬中清醒过来,浑身竟是大汗淋漓。

    他拿开了手,莫燃早已不在房间,眼看天都快亮了,血杀索性躺在床上,那异瞳之中流露出一丝不解和苦闷,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莫燃了,难道从朋友变成爱人,那么难吗?

    莫燃是半夜开了另一个房间,被血杀弄的之后也没心思休息,她修炼了一会,自己调理了一下还未痊愈的身体,之后将三藤戒里的百里池弄了出来。

    百里池还昏迷着,莫燃戴上面具,把自己重新伪装了一番,之后解开了百里池的昏睡穴,只是百里池一睁眼就大吼大叫:“妖女!走开!你这个妖女,不要靠近我!”

    他在房间乱跑着,把桌椅摔的乱七八糟。

    莫燃一阵头疼,正要出去找狐玖的时候,一开门便看到他站在门口,他也伪装过了,一张普通的脸上只剩下那双狐狸眼熠熠夺目。

    莫燃立即让开了身体,道:“你快点让他安静。”

    狐玖却站着没动,他上下打量了莫燃一眼,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姑娘怎么换了房间?”

    有血杀在,她能不换吗!莫燃心里想着,嘴上却道:“这很重要吗?你快点去抓他,那可是一座灵矿!”

    说着,莫燃推了一把狐玖。

    而狐玖笑了一声,走进房间时,却见百里池正缩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狐玖过去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伸手推开窗户,外面是鳞次栉比的冰雪屋脊,道路上是匆匆行人的日常盛景,再往远处,是一座巍峨的冰雪皇宫,被群山环抱,万民拥趸。

    “百里池,瞧见那没有,那是你家,你马上就能回家了。”狐玖伸出一指,幽幽的指向皇宫所在的地方。

    百里池怔愣着,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熟悉,他的情绪忽然平静下来,渐渐的有些兴奋,也指着皇宫的方向道:“父皇!”

    “呵,还没全傻。”狐玖回头看向莫燃,“姑娘的灵矿大概有着落了,我们先在去皇宫吗?”

    莫燃却道:“我要先看看我师父。”

    离心躺在另一个房间里,这两日也是狐玖给他处理了伤势,外伤早已无碍,可是毒却解不了,现在他还昏迷不醒,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莫燃见离心这样,顿时连灵矿也没心思去要了,她道:“我要先回靖丰城,救我师父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