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都是王牌
    血杀所说的诚实,倒不是她被他挑逗时的反应,而是她刚刚完全下意识的吻他的举动,若非莫燃喜欢他,怎么会做出这么亲密的事?朋友之间的安慰有许多种,就算血杀没朋友,也知道那里面不包括这一种。

    莫燃沉默了一会,几乎就要在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中妥协了,可前车之鉴太多了,承认之后要承担的责任也太大了,尤其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喂不饱的狼!

    所以血杀绝对想不到,莫燃不是不喜欢他,相反,莫燃早就看明白了,在血杀上次让她听了一场乌龙春宫大戏的时候她就大彻大悟了。

    诚如血杀所说,莫燃是真有点变态的占有欲的,她一点都不想让任何女人碰血杀,她就是喜欢他,喜欢他无声的陪伴,带着杀气小心的靠近,他把所有的谨慎都用在她身上了,莫燃每次想起血杀说的那句‘你是我唯一的在乎的人’,心都是疼的。

    她不敢迈出那一步,是怕,怕血杀有一天会发现,他唯一的在乎的人,其实心里装着很多人,他把她放在了一个过于重要的位置,以至于莫燃都有了压力。

    就好像血杀靠着她活着,奉若神明,可她不是神明,她会出错,她全身都是缺点,她生怕这一切暴露了,血杀的信仰崩塌了,她会不会害死那个执拗的男人。

    她不能保证,他在黑暗中攥紧的那束光,到底是不是她。

    这也许是她的患得患失,可如果没有喜欢,怎么会患得患失?

    抛去这么深奥的不说,血杀这几天每天跟她待在一块,虽然安分守己,可那双眼睛却无时无刻不在泄露着他的真实情绪,像是一头饿久了的野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扑上来吃她!

    如果只是精神上的惺惺相惜、相濡以沫,莫燃也许早就松口了,可偏偏不是!家里的那些妖孽,哪个不是婚前一本正经,婚后变身禽兽的!

    一想到以后水深火热的生活,莫燃就算是心疼,也不敢心软了。

    “我们走吧,别耽误时间了。”半晌,莫燃说道,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理智占据了上风。

    血杀终究是松开了莫燃,他道:“既然无法改变,我会陪着你的,你如果葬身火海了,我会去殉情的。”

    莫燃知道血杀不是在开玩笑,他好像完全不留恋这个世界,定会说到做到。

    血杀手中涌出一阵魔气,在面前轻轻一划,虚空之门立时出现,而两人正要走的时候,另有一人飞身而来,速度极快。

    “姑娘等等!”听声音便是狐玖。

    很快,一道红影出现在眼前,狐玖又穿上了那件宽松又鲜艳的红袍,腰间系着一根松松垮垮的带子,白皙平滑的胸膛若隐若现,那双长度逆天形状也逆天的‘**’在衣摆下晃动,勾的人恨不得钻进那衣摆瞧个够。

    墨发披着,鬓间却是绑了几根麻花辫反系在了身后,一双狐狸眼勾魂摄魄,嘴角勾着笑,轻轻呼了一口气,“叫我一顿好赶,从雪霁国回来就马不停蹄找你们,也还好赶上了,否则岂不是错过了大事?”

    莫燃上下扫了一眼狐玖,嘴角抽了抽,“你是挺赶啊,还来得及换身行头。”

    狐玖却一点都不在意被戳穿了谎言,笑着说道:“我心中隐隐觉得有大事要发生,总是要慎重一些的,穿的体面一些,也是对姑娘的尊重。”

    莫燃眉心也跳了挑,忽然拉过狐玖的腰带,死死的勒紧,然后打了个死结,忍无可忍道:“你这也叫体面!你怎么不裸奔呐?”

    狐玖嘴角的笑容荡漾开去,“我以为姑娘会喜欢呢。”

    她喜欢个鬼啊!莫燃忍住,没有咆哮出声,错开了狐玖那荡漾的眼神,虽然这厮好像一直都是这么骚,但今天你不知道怎么,莫燃就是无法跟他对视了。

    那天在恨离门狐玖吻她那一下,让她到现在也弄不清楚当时到底怎么回事?那个狐玖陌生的她快要不认识,总不能是假的吧……

    这种事情不能深想,否则都是折磨自己、

    莫燃回头,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那道虚空之门。

    过了不久,三人便出现那位面交汇之处,四周一片灰色,空气中蔓延着一股亘古不变的萧条和沉寂。

    莫燃四下观察了一会,举步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上一次来神之囚牢的时候还是唐甜带路,这一次莫燃却是能够自己找到了。

    这里能量混杂,稍有不慎就会被吸进陌生的位面当中,不过莫燃的修为已经今非昔比,她轻松的走在稳定的能量中间,一直朝着神之囚牢的方向找去。

    “狐玖,你拿到玄天境了?”莫燃忽然问道。

    “是啊。”狐玖的回答中带着一丝笑意,他一定是真的高兴,毕竟他等着有一天可是等很久了。

    其实狐玖昨天就回到靖丰城了,将玄天境亲自保管之后,又将须弥界捕风堂的分布重新调整了一下,交代下去一系列的任务,等做完了这些,才一刻不敢耽搁的来找莫燃,所以,他确实挺赶的……

    确认之后,莫燃也就放心了。

    而狐玖却是又道:“姑娘的灵矿我也拿到手了,等到今日大事过后,我们分赃。”

    莫燃道:“还分什么?那不都是我的功劳吗?”

    狐玖笑了一声,“那我没有苦劳吗?”

    莫燃想了想,“你不是已经把自己‘姐妹’嫁到雪霁国了吗?以后你也是皇亲国戚了,这大大的酬劳你就独吞了吧,公平起见,灵矿归我,剩下的凝元丹和筑基丹就归血杀吧。”

    “呵呵……”狐玖一个劲儿的笑,也不回话。

    莫燃又问:“你们有意见吗?”

    狐玖道:“当然……没有意见,这样公平极了,我心服口服。”

    相处的越久,狐玖就越发了解莫燃的土匪性格,人情上从不喜欢欠人,可利益上却从不手软,她拿走了最有价值的东西,还要一本正经的问你服不服。

    虽然这是狐玖第一次被人劫财,不过却被劫的心甘情愿,恨不得以后多来几次这样的机会才好。

    血杀却道:“丹药也给你。”

    那声音平平的,好像丝毫没有吃亏的觉悟,把丹药给血杀,血杀这辈子也用不到,亏得莫燃还能脸部红心不跳的说‘公平’。

    “好吧,这是你不要的。”莫燃也不推辞,欣然接受。

    又过了一会,莫燃脚步慢了下来,四周的温度忽然降了许多,她低头看向龟裂的地缝之中,隐约看到了朦胧的白气。

    “快到了。”莫燃说道。

    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到了神之囚牢!那裂开的地缝之中漂浮着厚厚的白气,空气中的温度极低,像是进了雪原之中。

    “呵,地狱神焱,原来是这样的。”狐玖道,眼神看着地面上匍匐的白气,随着裂缝形成一个朦胧的网,在这荒芜的空间之中显得神秘又诡异。

    百闻不如一见,这地狱神焱是目前三界之中形成最晚的后天异火,只存在于神之囚牢,还没有人收服过,更不知道它的杀伤力是什么程度。

    它似乎兼具了六种异火的一些特性,比如这冰冷的温度,大概便是继承了万灵之火的冷火属性,不靠近时感觉那只是冰寒之气,可若是靠近了,那就是货真价实的火,能够顷刻间将你烧的骨灰都不剩。

    “他们……也快来了。”莫燃说道。

    今天的确是个特殊的日子,即便莫燃不想让自家男人们围观,他们也都会来的,而她从靖丰城出发的时候,就已经通知鬼王他们了。

    果然,在莫燃话音落下不久,却见前方的空气微微震动,眨眼间便出现几个人影!

    就像是一场属于王者的盛宴,他们带着各自独一无二的气场而来,那极具冲击性的气势顿时将这荒芜的空间都震的稀松平常,再神秘的地方都压不住这些强大的灵魂。

    在看到他们的瞬间,莫燃浑身都震了一下,眼睛不可抑制的变的擦亮,一时间觉得两只眼睛完全不够用了!

    赫……赫……这些可都是她的男人啊。

    鬼王穿着极其合体的西服,脚上穿着一双很有质感的皮鞋,修身的西服清晰又含蓄的勾勒出那宽肩、窄腰、长腿,墨发柔顺的披在身后,绅士中带着东方特有的内敛。

    眼眸微抬,仿佛时刻都那么慵懒,眼角的泪痣则让他一切的精心打扮都点缀上一抹妖异,嘴角含笑,那漫不经心的目光停在莫燃身上,还未说话,却仿佛已经诉尽相思。

    苏雨夜在所有人的传说打扮中,似乎只有苏雨夜能与他平分秋色,那一身墨绿色的军装,完美的勾勒出那健美的身体,一双逆天的长腿笔直有力,让人看一眼便很难移开视线。

    而苏雨夜本人手插在口袋里站着,很是随意,嘴角勾笑,更是带着几分痞气,尤其是他今天左胸口挂满了勋章,却丝毫没有军人的刻板,反而是一种夺人眼球的雅痞。

    碎发带着几分不羁,眼眸轻轻撩向莫燃。

    ------题外话------

    嗷嗷,号外号外,妖禁——神之囚牢主题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妖禁御用男模团伙(?)已经空降现场!磨人的小妖精们(?)心机争夺c位,想知道评委燃最终选出哪位小妖精c位走花路吗?快来空投月票参与互动吧!为你们的爱豆疯狂打call不要停啊!┗|`o′|┛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