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9. 你把谁睡了【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饭后,莫燃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却见苏雨夜正靠在她床上看书,一双长腿交叠着,那悠然的样子看上去可不是来晃一圈就走的。

    莫燃在门口看了看他,转身到了书桌旁坐下,她挑灯夜读总可以吧……

    苏雨夜倒是自在的翻着自己的书,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书页翻动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雨夜一本书都翻完了,抬头看了一眼莫燃,却见莫燃埋首在书桌上,桌子上这会已经被堆放了好几个盒子。

    苏雨夜笑了笑,脱下了外套,又解开了几颗扣子,一边向莫燃走去,一边慢慢挽起袖子,他撑在莫燃跟前一看,却见莫燃手臂上爬着几条黑漆漆的虫子,而莫燃则是在一个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苏雨夜挑眉,“夜深了,莫燃小朋友,要劳逸结合才行,现在该睡了。”

    莫燃写完手里的,为难道:“我尽快整理完这些蛊虫才能放心,苏小叔不用管我,你先睡。”

    苏雨夜却一下子把莫燃手臂上的拿几条蛊虫都拿走了,莫燃顿时紧张了一下,起身夺了过来,“你干什么?这蛊虫都是有毒的。”

    说着,莫燃快速把那些蛊虫都放进了盒子里。

    可苏雨夜却搂住了莫燃的腰,笑道:“有你在,你是不会让我中毒的……乖,该睡了。”

    莫燃抓紧了椅子,在苏雨夜拖着她走的时候,椅子也被拖出一截,苏雨夜回头一看,笑的更加灿烂,“小朋友想在这里?”

    说着,苏雨夜低头去吻莫燃,轻柔而诱惑的吻落在莫燃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含住那双樱红的唇瓣,浓郁的男性气息迎面压下,苏雨夜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不一会两人都气喘吁吁。

    两人之间的温度瞬间抬高,苏雨夜昨天晚上就忍着没有碰莫燃,没理由今天还能当圣人。莫燃忽然放弃了抵抗,松开了椅子,瞬间便被苏雨夜抱到了床上。

    苏雨夜随后欺身而上,凌乱的碎发衬得他本来痞气的脸更加邪肆,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截平坦坚硬的肌肉,苏雨夜身形瘦长,肌肉线条也很完美,穿着衣服的时候禁欲而痞气,可莫燃知道,脱了衣服的时候更好看……

    似乎因为平时装的太过正经,在他身上,反倒是这样稍微露点肉就能让人忍不住的兴奋,脱他的衣服就像是拆礼物一样,每拆一层都让人呼吸困难。

    莫燃拉出了他塞在裤腰了的衬衣下摆,忽然道:“苏雨夜,你说你到底是想要我的人还是想要我的心?”

    苏雨夜正沉浸在这美好的探索中,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莫燃小朋友,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话本?问的的都是些什么问题。”

    莫燃却继续问:“你说,我要是天天发情,你要怎么办?”

    苏雨夜终于撑起身体,邪邪望着莫燃,“当然是日夜以待,等你临幸啊。”

    “那要是我神志不清,睡了别人呢?”莫燃本来是想给他打个预防针,告诉他她的纤丝虫毒可能永远都解不了了,毒发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刚一说完,脑海中闪过刑天的脸,莫燃顿时僵了一下。

    苏雨夜一双眼睛变的很是锐利,他盯着莫燃的眼睛,直接问道:“你把谁睡了?”

    他不问莫燃为什么会有这种假设,反而像是肯定莫燃已经偷吃过了一样,莫燃顿时道:“没、没有啊……只是那天进古堡的时候,我放弃了纤丝虫毒的解药,我的毒可能永远都不会解了。”

    苏雨夜皱了皱眉,忘了追究莫燃是不是真的把谁睡了,他更关心莫燃的毒能不能解的事情。

    “不可能。”苏雨夜斩钉截铁的说,除非血杀死了,否则莫燃的毒必定有解。

    莫燃道:“我也希望不是那样。”

    苏雨夜眼中变幻莫测,差点现在就爬起来去质问鬼王了,但是温香软玉在怀,他可不想被人打断,今天下午赌桌上杀了几个时辰才换来的今晚侍寝……

    半晌,苏雨夜忽然勾唇笑道:“你的毒若真的解不了,就把你的血换给我,那样的话中毒的人就是我了,只是到时候就要麻烦小朋友,多多辛苦一下了。”

    纤丝虫毒融于血液之中,莫燃在召唤狱火鬼车的时候,重塑过的身体都无法拜托那淫毒,可见它有多根深蒂固,可如果将血液置换给另一个人,也许真的能把毒性转移,只不过此人必须与莫燃心意相通才可以。

    这个办法大家都知道,但也都知道行不通,只不过,如果真的没得解,男人们必定都会选择让自己去置换莫燃的血液。

    莫燃一怒,拉着苏雨夜的衣领忽然翻身,压在了苏雨夜身上,道:“不行,你不中毒都已经是禽兽了,中毒之后我……”

    苏雨夜双手垫在脑后,饶有兴趣的看着莫燃,此时忍不住眉毛一挑,打断了她的话,“禽兽?原来小朋友觉得叔叔是禽兽……”

    听着那意犹未尽的话,莫燃方才意识到刚刚一冲动说了大实话,“我的意思是……你精神焕发、精力旺盛、精神抖擞、精……”

    苏雨夜堵住了莫燃的嘴,笑道:“小朋友对我的评价如此之高,看来今天晚上我不好好表现都不行了……”

    莫燃纵然后悔不迭,可也逃不过苏雨夜迅速编织的情网,夜深人静,可此处却是春光无限,整夜不休……

    ……

    苏雨夜当真折腾了一夜,而且第二天大清早的就把莫燃叫醒了,没有睡够的莫燃很不爽,任由苏雨夜给她穿好了衣服,她全程一言不发。

    “不要闹脾气了,昨天晚上是你不肯停,不是我欺负你。”苏雨夜摸了摸莫燃的头顶,跟顺毛似的。

    莫燃却冷眼睨向他,“那始作俑者是谁?”

    苏雨夜从善如流道:“是我,是我。”

    莫燃这才拿了剑出去,走下楼时才忽然意识到,她之前给男人们下的禁欲令,好像已经破了……

    “难得你还记得有正事要做。”厉鸣犴走过来说道,那语气酸溜溜的。

    莫燃只瞥了他一眼,径自走了,这些妖孽才是真的无法无天,她已经治不住了,得想个什么法子才行……

    厉鸣犴追了上去,拉了拉莫燃的衣服道:“喂,你怎么不理我?”

    莫燃道:“有什么好理的,我不理你你就不会走路了吗?”

    厉鸣犴抢走了几步,回头在莫燃唇上狠狠亲了一口,那双炯炯的眸子神采飞扬,“好歹有个早安吻安慰一下。”

    莫燃左右看了看,这路上常有天一门弟子经过,这厮也太放肆。

    厉鸣犴眼神一沉,不悦道:“你看什么?我可是你男人,又不是偷情,我亲的光明正大。”

    莫燃无语道:“你能不能注意一下措辞,你我都是掌门的弟子,能不能有点积极的表率。”

    厉鸣犴理所当然道:“你我相亲相爱就是积极的表率,我们忠于彼此,大方的表达爱意,兴许还能促成许多弟子结成双修道侣呢。”

    莫燃放弃跟厉鸣犴讲道理了,一到这种事情上,这厮的歪理就多的很。

    如约来到悬崖边上,却见洛川自己在哪里练剑,一身白色的道袍随风扬起,剑意行云流水,卷起满地的落叶飘飘荡荡,洛川不愧是修行千年的高人,这剑道稳妥中藏着霸气,一出手便知非同凡响。

    过了一会,洛川收剑后看向两人,道:“你二人对练一会,剑术还得熟中生变,莫燃你要多多领悟才是。”

    莫燃点头,率先飞身过去,扔了剑套等厉鸣犴,厉鸣犴抽剑攻去。

    厉鸣犴并不是来凑热闹的,反而是来给莫燃当陪练的。

    注意力越来越集中,清晨正是一天之中灵气最为浓郁的时刻,在这种情况下练剑,浑身的细胞都好像在重组一样,沉浸切磋中,等莫燃收剑后,从被子里爬起来那点起床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哈哈哈,来喝些茶水。”洛川在一棵古树下沏了茶水,朝霞映衬之下,那棵巨大的古树显的磅礴大气,树下的老者也更加道骨仙风了。

    莫燃和厉鸣犴走了过去,莫燃饮了一口茶,不禁道:“好香的茶,师父原来还泡了一手好茶。”

    洛川骄傲道:“那是自然,这沏茶的水院子在崖下百尺处悬壶所接的露水,又是为师悉心泡的,当然好茶。”

    过了一会,洛川又笑道:“为师本以为你只是修为精进了,上次见你使剑还是在斗霊大会,没想到今日一见,你的剑术也突飞猛进,更加刁钻了,连厉鸣犴这小子都有几招接你不住,你可真是让为师汗颜啊……哼,等那离心那老家伙见你,怕是也会大惊失色。”

    莫燃谦虚道:“师父过誉了。”

    莫燃的剑术的确精进了许多,那都要得益于在兽宗时跟冥狼对打,面对那样的对手,交一次手当真能抵十年功了。

    洛川忽然一拂袖,在桌子上放下一个物件,却是一个玉瓶,只听他道:“这是擎雷丹,你如今已经是元婴期五层前期的修为,是该准备渡劫了,渡劫非同小可,你切记稳下心神,如若必要,及早闭关也好。”

    莫燃收下那丹药,道:“多谢师父。”

    洛川却轻抚胡须笑道:“你这丫头,说不定自己也能炼出擎雷丹,这是为师的心意,你若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莫燃却是笑道:“师父这是及时雨,我就是可以炼制,现在也没有丹方和灵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