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开赌局
    莫燃见常无命可怜的样子,好心劝道:“动气伤身,你节哀吧,她不是没得手吗。”

    常无命半晌才直起腰,吐了半天也只吐出几口酸水,却是一脸的煞白,他凝眸看着莫燃,“你是怎么知道的?”

    “妖女!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知道这些棺材的用处!谁知道你是不是也在家里养着!”那地睛虎却是怒道,觉得颜面无存。

    莫燃却哼笑一声,看向刚刚被揭下去的棺材盖,道:“地睛虎,还没练到家就敢拿出来炫耀,棺材盖上的封印是封阳咒,在人将死的最后一刻,将他的阳精封住,再将死人炼成干尸,这样以来,即便是干尸,也能与你双修。

    看你这七口棺材的摆放位置,是七星夺命阵,阵法一旦开启,灵力会被抽出阵法之内,而阵中人就算再厉害,灵力耗尽之后也难逃一死,你还真是歹毒。”

    那地睛虎却是大笑起来,阴狠道:“那又如何,谁叫你运气不好呢?就算你全部都说对了,你也只是能做个明白鬼而已!”

    莫燃却道:“我最讨厌别人自以为是了,我能说的这么明白,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解决这七个垃圾?”

    那地睛虎脸色骤变,似乎意识到下面的女人的确危险,也不敢罗嗦了,抬起手就要打开阵法,可莫燃却道:“别白费功夫了!”

    说着,莫燃念了一串口诀,之间那七个站在地上的尸体又直挺挺的倒进了棺材,那七个棺材盖咚咚咚的盖了回去,地面上的黑气也消失了。

    “你做了什么?!”那地睛虎不可置信的吼道,随即猛的一震,闪身便要逃跑,她知道不能把莫燃怎么样了,此时当然是逃命重要!

    常无命却立刻追了过去,地睛虎被破空斩打的重伤,此时根本不敌常无命,只一会常无命就把她一脚踢落,正好落在莫燃跟前,那丰满的身体沾满了地上的泥水,可她什么都来不及管,爬起来就对莫燃磕头,“仙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我把绳索的全部口诀都告诉你!只求仙子大慈大悲……”

    “别再废话了,你觉得我会饶你两次?”莫燃一脚踢开她,看着狼狈的地睛虎道:“还有着绳索的口诀,你真的觉得我非要不可?”

    那地睛虎又跪下来,飞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仙子,我这一次真的是诚心认错,仙子饶了我吧!”

    说着,地睛虎年了一串口诀,飞快的把莫燃的绳索解开了,随即就把全部的口诀告诉了莫燃,只是她才刚说了一点点,就看到莫燃手中腾起一阵赤金色的火焰,而那绳索就在那异火当中慢慢融化,直至消失不见!

    地睛虎停下口诀,目瞪口呆,充满了惊恐。

    莫燃手里的异火融合了五种异火,灭神剑斩不断,不代表异火烧不断,她只是稍微迟了一步,地睛虎就弄出了这么多事情。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知道一个妖兽的修炼轨道能偏离至此,人不人,兽不兽,鬼不鬼。

    莫燃自从来到须弥界之后,还没见过炼尸的邪修,没想到竟在此处见到了。当初在鬼镇时,知道贾秀才养尸之后莫燃就学了一些操控干尸的手段,有朝一日竟然也会用到。

    紧接着,莫燃弹出几簇异火,将那七个棺材也一并烧了,做完了这些,她对常无命道:“交给你吧,我先出去了。”

    常无命点了点头,而莫燃再也没看那地睛虎一眼,很快便出去了。

    常无命再看向地睛虎时,眼中已经一片死寂,剑上浮起一阵白光,刺入了地睛虎的眉心……

    等常无命处理完地睛虎出来的时候,却见莫燃正在跟那一男一女两只冰甲角魔狮道别,等那两人离开之后,常无命才走过去,意外道:“你折服了两只妖兽,却没契约他们?”

    莫燃道:“他们要献身报恩,我却不能因为对他们有恩就理所当然接受。”

    常无命挑了挑眉,半晌道:“莫师叔的想法可真独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也挺有道理的。”

    莫燃看他一眼,往前走去,道:“该回去了,天黑前回不去,我任务都交不了了。”

    常无命跟了上去,说道:“今日多谢莫师叔出出手相救,这地睛虎的妖丹我是要交给门派,它的本体也被我烧了,这救命之恩我记在心里,等改日寻到比它更好的妖丹,再送去给莫师叔。”

    莫燃摆了摆手,“那就依你吧。”

    只要他觉得这么做心安,她当然无所谓。

    随后,莫燃和常无命一同去任务堂交了任务,两日之间解决了两个五星任务,又是一阵轰动,可两个当事人却很快各自离开了,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

    莫燃回到院子之后把将军放出来,让他自己去撒欢了,她则是去三藤戒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出来时坐在那张赌桌上,想起今天晚上不知道会是谁去爬她的床,她一点都不怀疑,他们绝对不会消停的,那些翻云覆雨的过程她不记得,可她咽不下这口气,得想办法挫挫他们的锐气才行。

    低头看了一会,发现面前的桌子正是一张赌桌,眼神一亮,忽然扬声道:“不是说一起赌一把吗?人呢都?”

    张恪最先坐在莫燃对面,奇怪道:“你今天兴致好像很好?”

    莫燃道:“一般吧,就是想到马上要赢一大笔钱,忍不住就高兴了。”

    柳洋也坐了过来,拿起那对骰子扔起来又接住,嘿嘿笑道:“钱你随便赢,输了你人就是我的。”

    莫燃却挑眉:“可以,就我们三个开吗。”

    苏雨夜靠在一旁,本来打算也一块赌的,不过不知为何临时变了主意,走过来道,“叔叔给你们当荷官。”

    莫燃瞧了苏雨夜一眼,这荷官,当真是她见过最帅的了……

    玩骰子的讲究也很多,那赌桌的大小方格数不胜数,细算起来比下棋都费脑筋,莫燃定了一局五十万金币,赢了她就拿钱,输了她就赔人。

    “谁先来?”莫燃问道。

    张恪和柳洋一致伸出手,做出请的手势,“女士优先。”

    莫燃则是为难道:“你们确定吗?”

    两人非常肯定的点头。

    莫燃几不可察的摇了摇头,拿起了那两个骰子,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心想让她先来的话,一旦开始,他们可就没有机会再拿过去了。

    瞧着莫燃信手拨动着两颗骰子,张恪和柳洋也有瞬间的怀疑,但却不知道那奇怪的不安来自哪里,转眼就抛在脑后了,直到莫燃扔了好几次骰子、次次他们都算错之后,两人方才如梦初醒。

    莫燃根本就是个中高手!还不显山不露水的,把他们都骗过去了!

    “等等等等……”柳洋忽然喊道。

    莫燃摇骰子的动作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柳洋,却见柳洋举手道:“我、我要求荷官检查……”

    “呵呵……”莫燃笑了笑,很配合的放下了手中的骰筒。

    苏雨夜仔细检查了一番,挑眉道:“莫燃没有出千。”

    柳洋看了看张恪,那眼神好像在说,今天是不是没戏了,张恪却不看他,盯着莫燃的动作,半晌,等莫燃的筒子扣下之后,他道:“小。”

    柳洋道:“大……不不不,小,不对……大。”

    莫燃揭开筒子,却见那两个骰子一个落在标着‘大’的格子里,另一个落在标着‘小’的格子里,但这种结果在赌桌上被视作无效,此局不算。

    柳洋拍了一把桌子,忿忿道:“莫燃你这些手法都是跟谁学的?你、你怎可如此使坏?”

    莫燃却好笑的看着两人,“只准你们打配合,就不准我玩战术?”

    柳洋被噎了一脸,顿时憋的满脸通红,他的确是打算跟张恪打配合的,既然莫燃的手法那么神,那他们一个说大,一个说小,总有一个说对的吧?那最后总有一个会赢的吧?到时候两人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也比什么都捞不着好啊,可没想到这个计划才开始就被莫燃无情的打破了……

    胜负以十二局为准,而事实上,张恪和柳洋连输了十二局,那两颗骰子始终都在莫燃手上。

    等到结束,张恪和柳洋忍气吞声的把一千万金币送给莫燃,那脸色别提多不甘心了。

    倒不是输不起,钱没了还可以去赚,可没有赢到爬床的机会却让两人怎么都接受不了。

    “三位是否继续?”苏雨夜清理了赌桌,尽职尽责的问道。期间他垂眸看了看莫燃,嘴角微微勾起,莫燃小朋友还真有两下子呢。

    “当然继续。”柳洋道。

    “继续。”张恪也沉声道。

    苏雨夜又问:“这次谁先来?”

    柳洋几乎抢在苏雨夜话音一落就道:“我来!”

    张恪也道:“我先来。”

    两人相视一眼,柳洋收回了手,张恪比他技高一筹,还是让张恪来吧,反正赢了莫燃才最重要。

    而莫燃却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淡定的模样,似乎完全与刚刚的两人反了过来,她道:“请。”

    张恪拿起了骰筒,轻易在桌面上一抄,那两颗骰子便被装进了其中,正要摇时,莫燃忽然道:“先等一下。”

    苏雨夜问道:“请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莫燃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恪和柳洋,道:“你们二人干脆联手吧,输了也只算一份。”

    柳洋却一脸打击的看着莫燃道:“莫燃,就一千万而已,你是觉得我们输不起吗?”

    张恪也道:“不用。”

    莫燃却摇了摇头,道:“那不是,我只是忽然觉得,光赢钱也没什么意思,我也打算换个赌注。”

    张恪、柳洋、苏雨夜一同问道:“换什么赌注?”

    莫燃道:“嗯……就脱衣服吧,输一局脱一件,我是考虑到你们一个人穿的衣服总共也没十二件,怕你们坚持不到最后,才提议让你们联手的。”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