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女王的调调
    苏雨夜挑了挑眉,张恪和柳洋却是嘴角抽搐,脱衣服?这么流氓的赌法,为什么会是莫燃先提出来的?明明他们心里早就想了。

    若是莫燃在赌桌上被逼着可怜兮兮的脱下一件一件的衣服,他们想想都兴奋的不能自已,可如果换成是他们自己,他们还怎么兴奋?还怎么兴奋!

    “脱衣服?这么好玩的游戏,怎么能少得了我呢?”这时,在门外观望了许久的厉鸣犴走了进来。

    连刚刚根本没在场的鬼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了楼梯口,此时懒懒一笑,晃了过来,踢了把椅子坐下,“亲爱的主人,开了赌局也不喊我一声,让我白白错过一局。”

    莫燃扬眉,看了看一下子凑了一桌的人,好像还少什么人?

    正想着,唐烬风度翩翩的出现了,他笑了一声道:“这算是家庭娱乐吗?那我不参与好像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走进门来,却稍稍停顿了一下,把两扇门‘啪啪’两声带上了。

    尽管正厅也很很大,但把门关上之后,房间里还是暗了许多。

    唐烬却是悠悠道:“太阳太大,关上门慢慢赌吧。”

    白矖笑了笑,“既然是家庭娱乐,重在参与。”

    连江潮也一拂袖子坐下了,啪的一身展开了扇子,虽不言话,但参与的意思很明了。

    莫燃的眼神在江潮身上停了停,其它男人不知道她的深浅也就罢了,江潮竟然也来凑热闹?真的不怕最后输的内裤都不保?

    莫燃不禁道:“先说好,赌桌上的债都是一次偿清,不能追究。”

    张恪笑道:“莫燃,你把我们当什么了?我们是那种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的人吗?”

    见几人都默认了,莫燃也翘起了一条腿,无比潇洒道:“那就请荷官重新主持吧。”

    反正她没在怕的,在赌场上,她从没输过,这次也不会例外。

    苏雨夜笑问:“那请问,你们的赌注?”

    莫燃道:“我的不变,脱衣服,输一局脱一件。”

    “呵呵……这样才有意思嘛,若不是这样的赌注,我都不太想玩呢。”鬼王慵懒的支着头,一双深邃的眼眸把莫燃上下打量一遍。

    莫燃不由得抖了抖,她还没输,却感觉先被那眼神扒了一次。

    苏雨夜道:“鉴于人员增多,先后顺序由抽签决定。”

    唐烬却用手指扣了扣桌面,笑道:“荷官,我想你没弄清楚,我们知道莫燃赌术了得,所以并没打算单打独斗,我们……七个人联手,对莫燃一个。”

    莫燃顿时看向唐烬,而唐烬却只给了她一个颠倒众生的笑,莫燃顿时噎了一下,这妖孽……笑什么笑!七个人联手对她一个,这种话也好意思说出口!简直有失风度!

    可其他人竟然都默认了他的话,苏雨夜笑了笑,举手投足间都仿佛职业荷官,他立刻道:“那么,一局要以原先的三倍为准,双方可有上限三十六次置骰权,赢则减一局,输则顺延一局,按照规定,应该无条件由女方先开始,双方还有意见吗?可以开始了吗?”

    “没有意见。”

    七个男人一致摇头,都表示没有意见。

    莫燃抄起了骰子,心中暗暗叹息,“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偏要闯进来……反正我都让了那么多了,就算你们先开始,我也无所谓的。”

    花落,莫燃的第一把骰子也尘埃落定了,只见鬼王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小。”

    莫燃看了看其他人,却见他们都不说话,最后还是柳洋道:“莫燃,我们七个人如若各执一词,难不成你还一直开无效局?你只管听鬼王的,他说什么,我们便也是什么。”

    莫燃微微诧异,男人们这么有风度,她倒是有些意外了,把手拿开,两个骰子果真是一大一小,无效局。

    如此莫燃就好操作多了,紧接着开了下一局,而在她结束之后,鬼王慢悠悠的说道:“大。”

    莫燃勾了勾唇角,“你们输了。”

    鬼王看着两个骰子指向的格子,低声笑道:“我们输了啊。”

    柳洋解开了自己的外套仍在了一旁,只剩下一套天蓝色的里衣,他脱的坦然,道:“下一局。”

    莫燃继续,不出他的意料,第二局还是她赢,这一次是张恪脱的,不过他只脱了鞋子,而且只脱了一只,抬头时见莫燃看着他,不由挑眉问道:“怎么,鞋子不算吗?”

    莫燃慢慢点头,“算,当然算。”

    果然是张恪,真沉得住气,这样一来,两只鞋就能抵两局,他们七个人,若都学他这样,那她赢十四局,不就只能看他们脱十四只鞋子?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那赢起来岂不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不过转眼也就不在意了,反正时间还早,她可以慢慢赢下去,不着急。

    果然被她猜对了,接下来的十三局都是她赢,不过是赢了十三只鞋子……

    在鬼王一声漫不经心的“小”落下之后,紧接着就是莫燃“你们输了”响起,这已经是第十五局了。

    顺时针转了一圈,又从柳洋开始了,柳洋却抬起腿,脱了一只袜子,若无其事的等着继续,结果久等不到莫燃开始,不禁也学着张恪问道:“怎么,袜子不算吗?”

    莫燃点了点头,颇有点算你们狠的意思,这样一来,下一个十四局,岂不是都是袜子?

    唐烬却忽然笑道:“小情人,你怎么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是不是等不及想看我们脱衣服?”

    鬼王也若有所思道:“亲爱的主人,以往我在你面前脱衣服你都要说我不知节制,可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懂你?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

    莫燃嘴角抽搐,“什、什么调调?”她怎么不知道?

    厉鸣犴接着道:“女王的调调啊,让我们脱我们便脱,让我们做什么便做什么,无条件无从,不能反抗。”

    莫燃嘴角更加抽搐的厉害,什么女王的调调?只是赌注而已,明明是这些人孤陋寡闻没有听过而已!这很常见好吧!

    可怕的是,七个人一起沉思起来,连荷官苏雨夜也开了小差,若有所思的点头,可很快就道:“小朋友是想骑到我们头上来啊。”

    鬼王摇头叹息:“亲爱的主人,这好难。”

    他就喜欢看莫燃在他身下迷乱的样子,在上面当然也可以,可若只能配合莫燃,听她发号施令却不能压倒她,那岂不是太煎熬了?

    唐烬也叹了口气,“唉,谁让小情人喜欢呢?谁让她是我的小情人呢?她若真心喜欢,我一定……好好配合一次。”

    所以只有一次吗?莫燃看向唐烬,却猛的摇了摇头,差点被这群妖孽给气糊涂了,什么一次两次,关键是,她没想要那个调调!你们到底知道什么了!

    莫燃深呼吸了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千万别因为情绪影响了发挥,说不定这是他们的新策略呢,攻心?不可能的,把她想的太简单了吧……

    莫燃不管他们,埋头继续,只等啪的一声,骰子落下,大小已定。

    鬼王始终不变的慵懒,那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认真算过大小,反正当他说完之后,又错了,又输了。

    十四只袜子之后,莫燃终于把鞋子和袜子都消耗完了,三十六局已过二十九局,只剩下七局,莫燃隐隐笑了笑,那模样似乎在说,你们没有什么可耗的了吧……

    男人们也笑了笑,接下来虽然只是每人一件外套,可每个人脱衣服也别有一番味道啊,鬼王动动手指都像是在发情,别说动那衣服了。白矖的衣服就跟伪装一样,穿着时温柔如水,脱下就是潋滟的妖精。

    江潮身上混杂不羁与出尘两种气质,他那扇子一拍,让人看着都想扑上去扒他的衣服,别说是他自己脱了。唐烬美得跟天仙是的,文质彬彬,穿上衣服是人,脱下衣服就是禽兽。

    张恪穿着衣服是高贵温柔的公子,脱下衣服是人面兽心的妖孽。只有柳洋,在莫燃眼里什么都伪装不了,脱下衣服,就只有……一副好身材而已。

    对了,还有厉鸣犴,那厮……脱不脱衣服都是禽兽。

    莫燃暗暗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总结,而对面关于谁来全权代表七人出手也一应有了决定,仍然是鬼王。

    他转动骰子,扣下之后,莫燃道:“小。”

    鬼王勾着唇移开了手,“唉,我们又输了。”

    话虽如此,但你能不能有点输了的人该有的气急败坏?笑的那么荡漾,哪像输的态度?!

    莫燃也无语了一把,但很快被吸引了注意力,却见唐烬慢慢脱去了上衣,那劲瘦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墨发落在身后,他朝莫燃笑了笑,泰然自若道:“继续。”

    虽然有美好的**可以欣赏,但莫燃还是很清醒的,接下来几局她依然稳妥的很,一次都没错,也如愿以偿的看到对面六个男人都已经**着上身。

    虽然很有成就感,可在鬼王最后一个慢慢的解开衣服时,莫燃不由得起身开门了,突然觉得这屋子里闷得慌,可手刚碰到门板,厉鸣犴就用力按住了门,道:“外面人来人往,我们脱成这样,你打开门不太好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