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4. 唐甜之求【二更】
    三人从水里钻出来,狐玖却不急着走,笑着看向莫燃,“姑娘,你可是放了我两次鸽子了,你打算何时补偿我?”

    莫燃不由得问道:“我何时放过你两次鸽子?”

    狐玖道:“第一次是四海饕林,第二次是在你家,那日我去找你,你家里可一个人都没有。”

    莫燃顿时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可两次都是为了一件事,本想告诉狐玖万年魔根莲成熟在即,取池底莲盘的事情要推后了,只是没想到一眨眼就到今天了,而此时莲盘也已经拿到手了。

    “你一个捕风堂的堂主,应该不会介意这点小事吧,我的补偿大概你也看不上眼。”莫燃道。

    狐玖却是笑道:“这跟能不能看上眼没关系,重要的是姑娘的诚意。”

    莫燃想了想,最终道:“也罢,四海饕林,再请你吃一顿。”

    “一言为定。”狐玖这才满意离去,其实他知道那天莫燃是去莽原了,这几日青门太子带兵输给鬼域的事情已经三界皆知,好戏已经开锣了。

    等狐玖也走了,莫燃才看向唐甜,唐甜那眼神微微带着笑意,好像没什么波澜,可莫燃知道,她在等着她慢慢交代呢,莫燃道:“边走边说吧。”

    唐甜知道狐玖是九尾狐,但是不知道她今日之举是为什么,莫燃便把三样宝物对六族妖兽的意义告诉了唐甜,最后道:“现在就只剩离家宗庙的玄天镜了。”

    唐甜皱了皱眉,不由得说道:“你还真敢做,通天塔十九层也就罢了,没人敢上去检查,可五宝池和离家宗庙却不保险,若是被发现了,你如何解释。”

    莫燃也为难了一下,但还是道:“如果真被发现了,我就去自首呗,这件事最好能在瞒着三位师父的情况下做完,让他们接受一个既定的结局比让他们参与一个担惊受怕的过程要容易多了。”

    唐甜不由的嗤笑一声,“你还是这么心软,活该受罪。”

    莫燃既要帮助家里的那些妖孽跟天界作对,还想保护三个师父,若离心、聂狰、洛川三人不负她所望也就罢了,若他们将来顶不住来自天界的压力,那受伤的还不是莫燃自己?

    莫燃却道:“这不是心软,这是原则……更何况,他们没有必要从一开始就站在我的阵营,可我却能让他们慢慢意识到站在我的阵营才是对的,三位师父加起来的影响力不可小觑,这是千百年来他们在这里打下的声望,你我都不能否定。”

    唐甜欣赏的看着莫燃,笑了一声,“这才更像你。”

    莫燃是个很心软的人,可她却不是一个善于筹谋的人,她天性自由自在,即便聪明过人,可那种聪明却不会用在争权夺利之上。

    如今她本心不改,却也学会在不伤害人的前提下加以谋划,已然有了一个上位者的眼光,说话间都带着一丝与往常不一样的魅力,似乎更成熟了。

    莫燃瞥了一眼唐甜,“你先下山吧,我还得去瞧瞧师父那有没有动静。”

    唐甜点了点头,却忽然拉住她问道:“你去过莽原了,可是见到了太子殿下?”

    “是。”莫燃刚说完就疑惑的看着唐甜,“你是说青门太子?”

    唐甜的语气有些莫名的熟悉,还有些不易察觉的恭敬,把莫燃问的一头雾水了。

    唐甜却轻咳了一声,道:“我说的是离火太子。”

    “哦……见到了啊,他现在混的不错,不过你问他干什么?”莫燃说道,她没记得唐甜和离火之间关系有多好啊?怎么唐甜看起来还有些娇羞了?

    娇羞?她看错了吧?

    唐甜却忽然在莫燃头上用力拍了一把,杏眸瞪着莫燃道:“不要想歪!你那什么眼神……太子殿下可有说他什么时候来找你?”

    莫燃摸了摸自己的头,“他来找我干什么,就算找也是来找小黑,你问的也太详细了吧?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离火了?你不是喜欢那种白净的吗?离火那么火爆的,你……换口味了?”

    唐甜脸上却升起一股怒气,抬起手就要打人,不过莫燃这次躲开了,眼看唐甜真动怒了,莫燃飞快道:“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在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啊?”

    唐甜忍了忍,看着莫燃道:“算了,告诉你也无妨,等太子殿下出现之后,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顺便,帮我跟他求求情。”

    莫燃一脸惊恐的看着唐甜,不敢置信的问:“求情?那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了?还是说你跟凤佳人一眼给,也是让我牵线搭桥?对方还是离火?”

    唐甜真的想不通莫燃的脑子里现在装了些什么,刚刚还夸她聪明,现在就笨的无药可救了,非要逼着她说那么明白……深吸一口气道:“二十四星宿使的封印只有太子殿下才能完全解开,我若去找他,他必定不会理我的,你就当帮我,一定劝说一下,让他帮我解开封印。”

    莫燃却是大惊,立刻追问道:“你是说奎木使的封印吗?你不是已经解除了吗?为什么还在?”说着,莫燃不知想到了什么,飞快道:“当初童鹤其实只帮你解除了唐玥薏的诅咒,并没有解除奎木使的诅咒对不对?可是为什么,你千辛万苦取来诅咒石不就是为了去除奴印吗?”

    唐甜却是笑了,那张扬的眉眼依旧那么自信动人,“别说的那么难听,奴印与否,权当我如何看待,以前觉得是奴印,现在却不那么认为,我意已决,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莫燃却是皱眉,想不通唐甜为何这样,可她却清楚,唐甜自己决定的事情别人是改变不了的,过了一会她道:“我倒是可以帮你劝,但是我怎么不知道二十四星宿使还有封印?我以为只有传承。”

    唐甜却道:“二十四星宿使连刑天都能杀了,天帝那么谨慎的人,如何能把这些人放在青门?太子殿下名义上遣散了二十四星宿使,可他自然是留了后手的,他若解开封印,二十四星宿使必定会回归的。”

    莫燃顿了顿,想着刑天并没有被杀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唐甜了,刑天那家伙可不想让人知道他还没死。

    看着唐甜逼迫的眼神,莫燃给了最终的答案,“好了,劝是肯定帮你劝,只是能不能成功我可说不定。”

    唐甜却嗤笑着瞥她一眼,这个笨蛋好像还没意识到她在离火那里的特别之处,不过她也不道破,就让她自己去悟吧。

    “你到底为什么又决定做奎木使了?”最后莫燃还是问了。

    唐甜慢悠悠的说:“凡人修炼千年才能飞升成仙,可你说不定再过几年或者十几年就做到了,你炼气期时我是元婴期,你归仙境之后我还是元婴期,这般大的落差,我心里肯定迈不过这道坎,说不定等不到一千年就气死了,所以当然要先你一步。”

    莫燃听后沉默了许久,所以说她是为了跟她并肩吗?她为了取诅咒石与她反目过一次,如今却为了她放弃了解除诅咒?

    许久,才听到莫燃轻笑一声,那笑声不屑,可眼睛却深深的望着唐甜,“所以你就打算解除封印后先气死我吗?”

    唐甜道:“对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下山了,莫燃平静的送走了唐甜,自己天一门的主峰飞去,心里却在想着,既然她改变不了唐甜的决定,那就一定要帮她实现!

    此时反而有点希望离火快点出现了,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一定说服他。

    之后莫燃去找洛川汇报了五宝池已经安顿妥善,其实也不需要她深夜专门来一次,可莫燃是来探探口风,看洛川有没有察觉到五宝池的池底莲盘已经被拿走的。

    洛川只吩咐了一些门派的事情,并没有提及池底莲盘,莫燃便放心离开了。

    今天一天过的还挺刺激,回到房间之后就直接累趴下了,倒不是身体真的多么累,而是心累,帮三位师父拿到万年魔根莲,却同时帮血杀拿到魔莲子,最后还偷了池底莲盘,这种监守自盗的事情莫燃还是第一次做。

    她正趴着,却感觉被子忽然动了动,抬头一看,却见被子拉下,露出一张精致而温柔的脸来,凤眸低垂,似乎眼里还有些睡意,“你再不回来,我可睡着了。”

    那声音也是带着睡意的沙哑,说着还打了个哈欠,却是张恪。

    莫燃顿时扑了过去,双手齐下,一起蹂躏着那张帅脸,道:“我在五宝池演无间道,你却在这睡的这么香。”

    张恪很快就被揉醒了,无奈的看了莫燃一眼,“所以你是让我去给你添乱吗?”

    说是这么说,可张恪今日却并非没去,他去了,而且一直等到那些高阶修者都下山了,眼看尘埃落定之后他才返回来的。

    莫燃揉完了张恪的脸又去揉他的头发,等到他的头发变成乱蓬蓬一团,她才觉得心情舒畅了点。

    张恪也任由她乱抓,只拂开挡在眼前的头发,起身抱起莫燃往浴室走去,“看在你辛苦一天的份儿上,那我就勉为其难伺候你沐浴睡觉吧。”

    152743438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