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为她翻云覆雨
    莫燃皱眉盯着战局,将军虽然落在下风,可它一点都不怕,也一直都没想到求救,反而受伤越严重,战意越浓,这让有点心疼它的莫燃也顿时咬牙没动,将军在渴望这场胜利,她去帮忙对它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可在看到赤金熊巨大的兽掌砸在将军身上,而它许久都没有站起来时,莫燃心里的着急和心疼是那么强烈,将军就跟她养大的孩子一样,眼看着它摔的头破血流,甚至命悬一线,那种感觉真的很煎熬。

    莫燃忽然有些理解她每次找冥狼打完之后,鬼医他们眼中汹涌的情绪是什么滋味了,那是心疼、责备、却又不忍斥责的复杂,看到她受伤,他们心里肯定更痛吧!

    莫燃无意识的摸了摸黑猫,她一直拒绝刑天的关心,不知道这厮心里会不会难受。

    黑猫睡着虽然雷打斗不醒,可此时却蹭了蹭莫燃的手心,又往莫燃怀里钻了钻,接着睡了。

    这完全是硬碰硬的一场决斗,到最后,将军赢了,可也趴在那站都站不起来了,躺在血水里虚弱的呼吸着,它的一只前肢甚至还插在赤金熊的眼睛里。

    莫燃飞快跳了过去,摸着将军被血染红的毛,声音有点颤抖的说:“将军别怕,很快就不疼了。”

    “呜呜……”将军虚弱的舔了舔莫燃的手,虽然身体很疼,感觉快要死了一样,但他还是很骄傲,他杀了一只比他厉害的妖兽。

    使劲把前肢拽了出来,在那一堆血肉之中,滚出一个红色的妖丹,将军看向莫燃,让她收起来,这几天都是如此,它的战利品莫燃都会收起来。

    “将军很厉害!这是你最厉害的一个战利品了。”莫燃说道,刚刚给将军上了药,却毫无预兆的下起雨来,而且下的很大,密集的雨点落在泥土上,不一会地面便泥泞不堪。

    “将军忍一忍,我带你走。”莫燃想把将军召唤进契约空间,可将军却忽然化出了人形,少年消瘦的身体躺在血水与泥水当中,他抓住莫燃那的手,很吃力的说;“小主人,冷……”

    将军白净的脸上横亘着一条血淋淋的伤口,莫燃的心被刺的生疼,她把将军抱起来,架着他的胳膊道:“靠着我就不冷了,我马上给你疗伤。”

    这时,风狸从雨幕中飞奔过来,停在莫燃跟前,莫燃什么都没说,抱着将军跃了上去,指了一个方向道:“去那。”

    风狸飞奔起来,莫燃撑开结界,飞快喂给将军几颗丹药,可将军还是靠着她不停的说:“冷……将军冷……”

    莫燃双手环抱着将军,现在已经在后悔刚刚一张看着而没出手了,将军定是伤到经脉了,“不要怕,将军,一会就不冷了……”

    终于到了莫燃记忆中路过的山洞,魂落已经先一步进去帮她探路了,里面有一群火焰沙罗猪也别他解决了,莫燃扶着将军躺在一堆干草上,先把他的伤口都处理了一遍,外伤愈合的很快,几乎立刻就看不到什么伤口了,可内伤却有些棘手。

    许多处经脉都被撑爆了,莫燃喂给将军丹药,可将军却依然昏迷着,今天伤的太重,将军要休息好多天才能恢复……

    莫燃使劲拍打着自己的头,可被魂落抓住了,莫燃道:“将军不知道危险,我竟然也不阻止。”

    魂落垂眸看着莫燃,如果他直到身后的人是莫莫,他也不会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危险的事情……可将军灵智未开就有莫莫,他遇到莫莫却那么晚……

    “不怪莫莫,怪他不够强。”魂落说道,在他眼里,若将军不是莫莫的将军,那他跟万千蝼蚁没有区别。

    莫燃无力的摸了摸魂落紫色的长发,哪有他这么安慰人的?直白的残忍,要是将军能听懂,肯定得伤心了。

    将军即便昏迷了也一直在呢喃着“冷”,莫燃不由得想,是不是它只会用这一个字来表达他的不舒服,连疼都不会说……

    可将军的衣服都湿透了,莫燃把自己的衣服给他拿了一套,反正将军的体型,大概可以穿她的衣服。

    正要给他换时,魂落却夺了过去,道:“莫莫的衣服也湿了,你去换自己的,我给将军换。”

    魂落只是不想让莫莫为将军做这么多事而已,莫莫给他也换过衣服,不过那都还是他的真身被封印在小干尸身体里的时候……

    他也没给别人穿过衣服,可他更不想看到莫莫对别人那么好……

    莫燃只是用灵力蒸干了身上的衣服,并没有专门去换,她坐在山洞口,听着魂落悉悉索索许久才给将军换好了衣服,黑猫在刚刚下雨的时候就醒了,此时也轻轻一跳,落在她身边,黑猫蹲在那歪着头看了莫燃许久,半晌黑影一闪,化出了人形。

    干净的白衣层层叠叠落在地上,而那小溪一般的长发蜿蜒着流过那洁白的衣料,在灰扑扑的地面上终止,一对黑曜石般的眸子看向莫燃,“每个人承受的极限都比旁人想象的要强,你担心他也没有用,下次便直接把他丢进不死丛林,不要过问了。”

    莫燃想说将军不可以,他太笨了,可这些都不是理由,她就是不敢,不敢让将军长大……听不懂人类说话挺好的,看不懂人类的想法也挺好的,等他学会了,也许就有烦恼了,就再也不会像现在一样逮只兔子就会开心的不得了。

    “怎么哭了……”刑天忽然直起身,伸手抹去莫燃脸上的眼泪。

    莫燃也胡乱抹了一把,才发现她的确哭了,不禁苦笑道:“天都能哭,我为什么不能哭。”

    刑天也看了看阴沉沉的天,天哭的时候他不疼,莫燃哭的时候他却疼,心疼……

    “不要再哭了,虽然你哭的时候也很好看,”刑天说道,那泪水沾在指尖,烫的他的心也一片凌乱。

    莫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泪水怎么都止不住,后来干脆把脸埋在膝盖里,哭个不停。

    刑天却完全不知所措了,他自认这世间没什么能难倒他的,可看着莫燃哭,他心急如焚却什么都做不了,安慰的话一句都不管用,实在没有办法,他道:“你要实在难受,就打我一顿吧,我不还手。”

    可莫燃仿佛听不到一样,她心里积蓄了太多她都不知道的压力,在为将军担惊受怕的时候被一起激发出来了。

    魂落也发现莫燃的反常,走过来时看到莫燃是哭了,顿时也慌乱不已,“莫莫不哭,我这就去救将军。”

    魂落觉得莫燃是为将军掉的眼泪,虽然觉得将军更该死了,但他还是飞快的走过去救将军了,他手中出现一阵紫色的能量,沿着将军破损的经脉游走,而那经脉竟真的在飞快的修复!

    魂落虽不懂医术,不会救人,但他会救自己,这紫色的能量是他的本源能量,能让自己的身体再生,他能用同样的办法救人,但他以前并不觉得这世上有人配让他救,现在,他当然毫不犹豫的可以为莫莫这么做,即便耗尽他的本源能量也无所谓,可事实上第一个让他出手的人,竟然是将军,可他固执的认为,他还是为了莫莫,不是别人。

    “如果天不哭了,你也不哭行吗?”刑天皱着眉,忽然说道,见莫燃不说话,他直接道:“一言为定。”

    说完,刑天忽然闪身飞入空中,那白色的身影直直的钻入雨幕和厚厚的云层,莫燃感觉到身边的人不见了,抬头一看,却几乎看不到刑天了,那小小的一个点,是他吗?

    不一会,只见空中厚厚的云层突兀的被分开,不知道从哪里起的风,将雨幕几乎刮的与地面平行,猛烈的大风拔起一棵棵粗壮的老树,不死丛林中不安的兽吼声此起彼伏!

    而那厚厚的乌云,被大风席卷着,一半往东南刮去,一般往西北刮去,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在茫茫的天空下,仿佛有一双手在拨弄着它们,玩笑的将它们搬动一样。

    可这不是玩笑,但也的确有人在搬动它们,浑厚而庞大的灵力源源不断的从刑天手中涌出,空气飞快的流动起来,在他的召唤下形成呼啸的狂风,吹着笼罩在天空的云层逆天的游走。

    风太大,以至于莫燃在洞口都无法安坐,魂落却忽然过来,结下一个结界之后小声道:“这样就好了,莫莫。”

    大约只过了十几分钟,风停了,云都散了,连被云层遮挡的太阳都露了出来,虽然已经将近日落,可那在天边渲染出的红霞却依然那么壮观,那么美。

    空气中依然是湿漉漉的,不一会一道彩虹横亘在空中,莫燃从高处望着壮阔的丛林,那红霞一直洒进了了她的心里,忽然间破开了她心里深藏的阴霾,她看到了一双真正翻云覆雨的手,他在向她证明着,这世上没什么是她做不到的,也没有什么枷锁是打不破的,她的命运就该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题外话------

    写将军的时候有感而发,自己也哭的一塌糊涂,长大后总有很多很多烦恼,不像小时候,什么都不懂,一块糖果都能高兴大半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