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8. 偷吃【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刑天皱了皱眉,踱步到床前,抬起手上挂着那根有点刺眼的粉色手链,道:“这么说,这是你送我的?”

    莫燃点头,“是啊,我为你精心挑选的,还没戴多久,你竟然已经糟蹋了一个。”

    刑天有看看那个粉嘟嘟的帽子,无法想象刚刚他一直都带着这玩意……

    “你就不能送个别的。”刑天忍了半天才道,而且三百金币,这也太敷衍了吧。

    “送你东西还挑三拣四,你都不知道你戴在脚上多好看。”莫燃一边说着,一边迷迷糊糊的爬上床,踢掉了鞋子,拉上被子就打算睡觉了。

    刑天却不依不饶的在她耳边问:“为什么要送我东西?”

    莫燃不耐烦的摆手,“送你东西还需要理由吗?看你顺眼可以吧,那个铃铛,不许摘啊,谁叫你每次出现都不吭声,我没给买四个就不错了。”

    刑天把那个帽子仍在了一旁,手中的铃铛晃了一下,发出几声脆响,虽然还是很别扭,但勉强接受了,他低头看了看莫燃的睡颜,白皙的脸颊熏红了一片,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红唇微张,睡的毫无防备。

    刑天却忽然咽了咽口水,想起哪张嘴吻他的时候异常甘甜的滋味……这时,莫燃忽然舔了舔唇,翻了个身接着睡了,刑天却被那动作点着了火一样,那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忽地腾起一簇火苗,眨眼间就蔓延到了全身。

    脑子发懵的一瞬间,人已经俯身下去,准确的含住那张令他梦寐以求的唇,舌尖轻易的挑开莫燃本就微张的牙齿,一路闯进去,触碰到对方的柔软,刚刚回过神来的刑天更加失控了!

    他的吻没有章法,更没什么技巧,都是顺从本能去追逐,去索取,他尝到一丝甘甜的酒香,更尝到了让他回味过无数次的疯狂,脑海中尚存理智,却一点都不想停下来,隐隐觉得自己的完蛋了,本以为可以慢慢坚持的自制力此刻全然失去了作用。

    莫燃本来睡的挺舒服的,可不知道谁趴在她身上吻个不停,莫燃抬起手,不偏不倚的拍在刑天的脸上,那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刑天微微抬起身体,呼吸有些粗重,近距离的看着莫燃,她并没有醒来的意思,那本就红润的唇此刻更加丰满诱人,鼻子里发出几声轻哼,似乎是因为终于赶走了妨碍她睡觉的人。

    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神下移,看着莫燃衣服包裹下的身体,此刻毫无防备的躺在他身下,这样的姿势,让他无论如何都淡定不了,他想扒掉那碍事的衣服,想亲吻那柔软的身体,他一直都记得,褪去衣服的莫燃有多勾人。

    许久,刑天才动了,却没有翻身下床,他的吻试探着落在那白皙的脖颈上,莫燃因为痒痒而扬起的弧度,却更方便了刑天动作,亲吻控制不住的加重,留下一个个嫣红的印子。

    “嗯……”莫燃忽然呻吟一声,被那细碎的吻弄的躲来躲去,那可微微扭动的身体,对此时的刑天来说却是致命的!

    “莫燃,你……”刑天额头抵着莫燃,压抑的说着,一双眸子无比的幽暗,浑身紧绷着,他明知道莫燃是喝醉了,可他被撩起的**却怎么都压不下去了。

    “睡觉……不要再闹了。”莫燃忽然说道,那声音不满的很,却又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撒娇,这样娇憨的莫燃刑天还是头一回见,不知她又把他当成了谁。

    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怒气,刑天虽不介意莫燃那些男人,却非常介意她的身体只认识那几个人!

    再度吻上莫燃的唇,刑天有点不满于这样谨慎小心的触碰,他的手爬上她的身体,摸索着解开那碍事的衣服,随着那衣服一层一层的剥开,刑天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抓住那单薄的肚兜,挣扎了一会才拽下来,刑天撑着身体看着,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

    忽然,“滴答——”一滴鲜血落在那白皙的肚皮上,微微溅开,刑天伸手一摸,才发现是自己的鼻血,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万万想不到他刑天也有急色到这种程度的一天……

    全都是因为她!刑天又看向莫燃的脸,可莫燃皱着眉头,不停的被打扰,她似乎很不悦,眼皮颤了颤,似乎就要睁开,刑天却是一愣,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先一步在莫燃脖子上一点,而莫燃身体一软,彻底昏迷了。

    刑天眼神不停的变幻,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不由得低咒一声,他竟然怕莫燃醒过来发现对她做的这些,一下子把他打入冷宫,那他好不容易积累的好感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现在莫燃玉体横陈,衣服都是他脱的,他要说他什么都没做,鬼都不信吧……

    本想咬着牙把莫燃的衣服穿上的,可那手却怎么都不听话,自己有意识一样爬到了那**的玉体上,一沾上那细滑的肌肤,便再也移不开了。

    刑天穿着粗气趴在莫燃耳边道:“你会不会怪我?”

    莫燃当然不会有回应,而刑天的动作也根本不会停下,他当初想的那么美好,瞅准了莫燃心软,想一步步的编织一个情网,让她掉进去而不自知,最后名正言顺的登堂入室,可现在却想着,什么慢慢来都滚吧,他今晚就过不去了!

    不停的在莫燃耳边说着对不起,可强壮的身体却在一步步的探索、攻陷,当两人终于合二为一的时候,刑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灵魂一起沦陷了,就算莫燃醒来后想杀他,他也会亲自递上刀去。

    房间内燃烧着暧昧又火热的激情,莫燃即便是昏迷也无意识的配合着,每每让刑天难以自控。

    折腾了大半夜,刑天布满汗水的身体趴在莫燃身上,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这场情事,之后在浴桶放好了水,抱着莫燃仔细的冲洗干净,又把衣服给她一件件的穿好。

    看着莫燃终于安稳的睡颜,刑天胸腔里激荡着一阵强烈的满足,竟让他有种想要诉说的**,他想抱着她,然后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女人!

    坐在床头看了许久,刑天才打开窗户,让房间里浓郁的情事气息散出去,眼看天快亮了,刑天才回到床上。

    ……

    莫燃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了,这一觉睡的可真久,可她也没有急着起床,而是盯着窗顶的花纹,皱着眉头愣了许久,她这一愣不要紧,倒是把她肚子上装睡的黑猫弄的无比紧张。

    其实莫燃是在反省一件事情,她之前是被自家妖孽们缠的怕了,那几个人发起情来,她根本就不需要下床了……可是这才离开他们两天而已,她晚上怎么就做春梦了?还做的那么活色生香,那么逼真?

    关键是翻云覆雨那么久,她怎么最后看见的是刑天的脸?再看一眼趴在她肚子上睡的昏天暗地的黑猫,完全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在梦里对他做了什么,想到此处莫燃心里就忍不住的唾弃自己,刑天都变成了猫,她是怎么伸出那双罪恶之手的?

    最后,莫燃不得不承认,她也有问题了,问题在于,她也食髓知味了,她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想着,莫燃摸了摸黑猫,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它,可她不知道,在她的眼神落在黑猫身上,到手也伸过去的时候,黑猫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一动不动的。

    它以为莫燃会想掐死它,可事实上莫燃只是无比轻柔的抚摸它,舒服的它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去蹭莫燃的手。

    过了一会,莫燃终于从床上坐起来,穿上鞋刚一踩到地上,脸色就古怪的变了一阵,黑猫看着莫燃的反应,毛都竖起来了。

    莫燃却是僵硬的站着,做个梦而已,怎么身体却这么轻松?好像真的做过什么一样,可动动身体,浑身清爽无比,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半晌,莫燃调整好了表情,抱着黑猫出去了。

    而黑猫却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了,莫燃没发现他们昨天晚上**过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坐实了,这总比维持着之前那个不存在的误会让他踏实的多,可没能一步到位又让他无比的沮丧。

    莫燃去隔壁找沐风,却发现沐风不在,随后去前面的酒楼,又要经过那道长长的廊桥,周围的景致暴露在阳光下,廊桥下果然是清澈的海水,在阳光下呈现好几种颜色,水下不时游过悠闲的鱼儿,廊桥上穿梭着衣着清新而靓丽的女子,还有个个昂首挺胸的男子。

    白天看醉凤楼,感觉更加辉煌气派,楼中也更热闹,靠近下面的基层几乎没有空的位置。

    “有没有清静一点的地方。”莫燃对迎上来的小二说道。

    那店小二笑眯眯的说道:“有!十二层清净,只是价钱贵了些。”

    莫燃也不问贵了多少,直接道:“就去十二层。”

    不一会,莫燃踏上十二层,放眼一望,果然比下面清净太多了,桌椅座位也更讲究,这十二层上面还有几层,想必更加奢侈,不过对于莫燃来说,这里正好。

    视线定格在靠窗的一个位置,沐风一袭青衫,很是醒目,莫燃举步便朝那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