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理性外衣下的感性故事
    ps:这真要求一下明天的月票和推荐票了!

    “1”

    “2”

    “3”

    “action——”

    小鲜肉叶玮信潇洒一打板。

    滑轨、升降机上潘恒昇、敖志君两人交叉倒v取景。邱立涛则紧张的看着场内的“龙套”。

    群像戏。

    油画滚轴式的铺设陈列。

    好似纽约大都会伦勃朗展区那个l形拐角,一幅一幅的走过,横移式的构图。一路望过去,一幅幅图像诉说着历史。

    摄影上,运动镜头无外乎推、拉、摇、移、跟、甩,就好像做饭无外乎煎炒烹炸,但做出的味道却不尽相同。

    吴孝祖很少用这种横移镜头。

    他比较喜欢解刨故事结构、光线、时间与空间。整部电影的仪式感会很奇妙。人眼本身的观影习惯是立体向,横移卷轴的镜头如果使用不好,会给人很单调的感觉。

    所以,你再看公路片的时候,镜头一镜下来的横移中会很巧妙的用蒙太奇手法展现车内与车外空间的联系性,让观众不至于跳戏。

    但。

    横移镜头并非毫无可取。

    群像展现(并非群戏镜头)中,横移的大广角长镜头就非常实用。观众跟随着镜头,注意力慢慢来缓慢转移,这样能够让画面更有沉重感。

    场面调度上,苏联的电影非常喜欢用横移长镜头掠过的方式来展现。北望神州的主旋律电影也很喜欢这种镜头调度。

    所以大家就该明白了,横移镜头对于群像展现会很充分,但拍摄中会略显古板和单调。

    恰好。

    《嫌疑人》这场戏就是张国栄佝偻着身子,缓慢步行路过天桥下的戏份。这场戏中,庸庸碌碌的小摊贩、浪费生命的流浪汉、麻木毫无生命力的乞丐、脏水中混吃等死的病患……这场群像在整部电影中算是很有力量的展现。

    这种力量,不是歇斯底里,不是冲突爆发。

    压抑、麻木、重复、冷调,就像是大提琴低沉的声音,故事里,这本就是一场对现实与梦想的控诉。

    张国栄扮演的石神与他眼中的这些浪费时间的“时钟”一样过活的人,没什么区别。

    《嫌疑人》的主题是爱情,表现手法则是本格推理,但,立意升华自然是现代人对现实的迷茫与理想的缺失。

    冷眼旁观是如今港岛民众的普通思维。

    吴孝祖不想唤醒什么,这也不是他这种二五仔需要承担的责任。他从没想过背负什么,艺术与责任留给大师。他只是一个自认为还有所为的电影人。

    前一世,随着人民自我性的觉醒和键盘侠的自我修养,实际上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一直备受诟病。

    抨击点大致围绕着:丑化华夏,媚俗西方来争论。

    对这一点,吴孝祖保留意见。一个国家或者说民族的电影发展,总要一步一步走下去吧?用此刻的眼光回望那一刻的事件,本就有失公允。

    但…

    好的电影,总要给人希望,不是吗?

    中日韩三版《嫌疑人x的献身》,实际上并没有拍摄出吴孝祖读到东野圭吾这部小说的那股沉默与酸楚。

    这个故事西方人难以写出,但也绝对不是笼统意义上的东方文化。

    吴孝祖需要用足够理性的镜头拍摄一个足够感性的故事。

    一个一生都理性的人却用一次感性了结了余生。

    镜头后的吴孝祖默默盯着张国栄走入镜头内,整个现场异常安静。

    蜡黄的皮肤,微微耸着肩膀,小心翼翼又庸庸碌碌,后背微微佝偻,上半身前倾。两条胳膊紧紧夹着身体,左手领着棕色的公文包,款式很老旧。

    如果你是包包控,不会对眼前这个公文包陌生。五十年代,美国一部《革命之路》的电影中,镜头内就大量出现这个公文包。八十年代港台日地区,公文包很流行。

    《嫌疑人》这部电影里,公文包的镜头不少。

    张国栄的棕色老旧翻盖式公文包,既代表了理性知识分子,又蕴含着他的刻板和念旧,

    黄秋笙演的唐川,拎着黑色“杜勒斯包”。后世一部很经典的谍战电影《锅匠、彩缝、士兵、间谍》中狗叔扮演的绰号“乞丐”的间谍就拎着这样的公文包。会给人精明、逻辑性强的体现。

    电影中这种小细节非常切合。

    当然……

    赞助商中有一家皮包厂家是重点!

    贺超琼不愧是要成为女赌王的人,商业嗅觉及手腕都非同小可。本身就是做公关公司,接触了不少的公司企业。

    《嫌疑人》的赞助商非常全面。拢共加起来投入超过上百万。这种能力让吴孝祖骑马扬鞭,望尘莫及。心中却想着以后雇佣“天机”帮自己来负责这些方面。

    蓝色的塑料简易棚,矮小的只能到腰部,有人费力的钻出容身之所,却面容麻木,神态懒散。

    有人仰面朝天晒着太阳,有人和衣而睡,有人冷眼望着海边。不远处轮船长笛打破了这股宁静。

    张国栄弓着身子,默默从这些人面前走过。

    摄像机横摆。

    这条短短的路程拍摄了七八遍,倒不是张国栄的问题。反而是吴孝祖不确定自己想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也幸好这处地方本就偏远破落,不用担心有市民投诉。

    剧本中吴孝祖的描写的如此:他们就像时钟里没用的齿轮,每天都重复无意义的生活。所以,吴孝祖希望能够展现出这种镜像,这就需要现场龙套演员的配合。

    只有这样,才能让故事更有说服力。可惜,并非每一位龙套都叫周星星。然后……吴孝祖看了眼身旁老神在在的王佳卫一眼。

    得!

    磨吧!

    电影拍摄第一次经历“磨镜头”。电影界,不少导演喜欢磨镜头。主要原因就是演员或者主创人员配合不默契,情绪不够饱满或者情绪太过于饱满却不符合导演要求。

    这个时候,导演走下去同几十位龙套讲戏就不太现实。这就需要在拍摄中来寻求平衡。

    这种方式实际上一直是电影界最好的方法,没有之一。

    当然,好方法也不代表没缺点。

    唯一缺点就是费钱。

    可,氪金之主王佳卫在自己的导演队伍里,吴孝祖自不能落了下乘。万一氪金之主道路走偏差,日后那些没被坑到的大老板们多伤心啊?

    既然蝴蝶翅膀已经发生,就需要用甜口不放辣鸡翅膀给扇回去。

    保证氪金的连贯性。

    王佳卫侍奉吴孝祖左右,第一次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对此,看在眼里的吴孝祖欣慰的又和张国栄友好的谈了谈电影追加投资的事情。

    先追加105万好了。

    电话那边,目的不纯颇具野心的贺超琼沉默三秒顺利同意。她和张国栄各自负责一半资金。我本港岛电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