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诡秘、苍白、颤抖、宿命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缓缓的水滴,滴答声。

    嗒。

    嗒嗒。

    荧幕略暗,一团浮游在水中游荡。光源的映射下,一张苍白的脸闭目躺在水中。

    猛然,双眼睁开。

    “哗咳咳,呕——咳咳啊——”男人呕吐挣扎,不断胡乱摸索,伴随着铁链声,慌乱中破声的惊慌大喊:“救命!有冇有人!我在哪……”

    空荡荡的回声让梁镓辉忍不住的佝偻身子,充满了恐惧。

    他微弯着腰,肩膀往里缩,惊慌失措的来回乱看,一双眼睛内全然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喉结吞咽显得十分艰难,让人看到忍不住和他一起陷入这种慌张情绪之中。

    “浦你阿姆!这是十八层地狱?!!”梁镓辉恐惧的不得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壮胆。

    “不,你没死。”突然,一个低沉有突兀的声音传来。

    忽然。

    头顶的白炽灯猛然跳动,连续闪烁,浴室内一暗一明,“滋滋滋”的电流声在安静的封闭空间内,好似小孩子得意的笑声。

    镜头随着灯光慢慢笼络出大全景。

    破旧肮脏的白瓷砖浴室,工业顶棚和吊灯,身后一个挂满污迹的水池。

    锈迹斑斑的水管,垂在墙壁上的铁索,墙角,喷着蒸汽的管道。整个场景肮脏又混乱,萧索中透着诡异。大全景很好的让人看清楚周围环境。

    主观镜头的运用,也就是梁镓辉与周闰发两人的第一视觉。

    梁镓辉望向对角。

    周闰发狼狈的被锁在那里,汗迹湿透了衬衣,双眸藏着警惕。他旁边,挂满粉尘蛛网。

    主观镜头模糊,两个人对视,镜头快速回拉,一片暗红色的血泊,镜头螺旋上升旋转,一具尸体呈现在观众面前。瞬间就让很多观众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一手握着左轮手枪,一只手握着录音机,脑部血肉模糊的光头男子趴在血泊中。黑色的血液已经凝固,血腥味从屏幕都能够感受得到。

    旋转的镜头下,带给观众略显慌乱的心理暗示。

    这部戏,旋转的镜头会很多。

    俯视的旋转镜头,中心点是一滩血迹,一开始就会给观众种下吊诡般的提心吊胆。

    这部戏的推理与不同。嫌疑人是人物推动故事发展。这部戏则用各种镜头就足以引人入胜。

    看着血淋淋爆出的镜头。

    有人忍不住微微抬起屁股,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谁都没想到一开场就营造出这样一个大悬念。

    无数人脑子里都冒出:什么情况?这样的疑问。

    当然,也有很多不喜欢如此血淋淋的观众,纷纷皱眉。

    电影中两名主演也都形色各异。

    准确的说是符合各自角色的表演逻辑。梁镓辉片中人物设定是狗仔,周闰发则是医生。这种表演逻辑会贯穿影片始末。也会让两个人做出不同选择的时候,更有说服力。

    电影的世界框架很多时候也是基于人物和事件逻辑的前提下。

    梁镓辉急忙转身呕吐,周闰发则拖着被铁链紧锁的腿脸色沉重的凑上前。两人一左一右,互相拉扯电影空间。

    在电影拍摄中,斜对角的站位本就是最不信任和对峙的站位。两人一动,刷啦啦的铁链声让观众全都看到了拇指粗的铁链。

    看着画面中怒吼的拉扯铁链的梁镓辉,观众们能够感受到电影中角色的痛苦与挣扎。两个人一个更慌乱,一个更冷静,但面临着同样的难题。

    密室关押。

    密室题材的电影本就是恐怖电影重要的组成部分。

    悬疑的气氛混杂着强烈喘息声,梁镓辉与周闰发两个人用不断的台词来给观众引入剧情之中。

    两个人互相试探。

    “感觉看着好乱!”有观众小声嘀咕。

    “叼,很有意思啊。太过瘾了。整部电影把诡异气氛做到了极致。”旁边的影迷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不忍心错过一幕。对于他来讲,这部戏简直太合胃口了。

    是一部口味略重的商业电影,当然商业性肯定没法和这种伪合家欢电影相提并论,这也就限制了它的受众。

    当然,周闰发、梁镓辉和吴孝祖的名头本身就有巨大的号召力。何况此刻港岛电影进入百花齐放的时代,这部电影因为限制级的缘故,本身瞄准的群体就是好奇心旺盛的青年男女。

    当初在撰写分镜头的时候,徐尅增加了一些相对艳俗的镜头。这货在商业电影运作上与王京没多大区别。后来,也正因为他非要在增加叶童裸澡镜头,气的胡金铨差点调下升降机。

    徐尅的商业嗅觉非常敏感,知道这部戏的受众群体喜欢看什么。

    很多时候,电影人本就是你想看什么,我就拍什么给你。

    你想看我揭露黑暗,我就拍给你。

    娱乐在那个时候都是成规模的产业。会有专门的人来分析市场需求。

    吴孝祖手又行动起来。

    洪金寳的女徒弟斜靠着身子,脸蛋红扑扑,两条腿绷得很紧,细看,小腿肚子微抖。

    “阿祖~”

    一声和熙低沉的声音响起,洪金寳笑眯眯的越过高丽红,对着吴孝祖笑,“这部电影蛮有意思,票房一定大卖。”

    声音喊惊魂,吓退狗男女。

    吴孝祖与高丽红全都身子一硬,但吴导演什么大嫂大浪没见过?面不改色,无事一样,笑容透露着三分诚恳,五分谦虚还有两分自信,“三毛哥讲有意思,我就借你吉言。”

    “哈……”

    洪金寳豪爽摆摆手,胖手指了指长腿抖高丽红,“jye已经拜我为师拉。”

    “呀??”

    吴孝祖一脸惊愕的往高丽红方向探了探身子,整体前进了十几公分,满脸不可思议近距离观察,“冇想到jye竟然是三毛哥高徒。”

    “你同她是好朋友,我们是自己人了。”洪金寳慈祥的憨笑,“希望阿祖你以后多多关照一些。”

    “当然了,大家自己人嘛。”吴孝祖笑着,目光充满坦诚。

    两个人说话声音很小,吴孝祖为了表示尊敬,自然要身子往洪金寳这边探。高丽红坐在中间,吴孝祖只能不情愿的越过她。

    洪金寳对于吴孝祖的主动热情还是很欣慰。对方并没有因为名声显赫之后开始耍大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