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七宗原罪,恐惧袭来(上)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周闰发与梁镓辉因为并不知道全部剧本内容,当初表演的时候完全凭借着的就是各自人物的剖析,来推动人物与故事发展。

    两个人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开始像两只学会了合作的猴子,情绪慢慢升腾。便携式磁带播放器的内容让两个人就像是陷入了迷宫之中,被一双深深隐藏的眼瞳深注视的蚂蚁。

    镜头几次给向钟表,时间逻辑的确认让影片平添了紧张感。电影的节奏一环扣一环。

    随着两把透着钢铁光泽的手锯出现,周闰发也陷入了回忆,蒙太奇镜头切入。

    荧幕内,刘清云、吴振宇扮演的差佬踩着嘎吱嘎吱的楼梯出现。手中的电筒打出的光线让观众紧随着出现的画面探究。周闰发的画外音紧紧扣住观众的心。

    “我知道这个人。或者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差佬一直在追踪他,依旧没有抓住他,我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我也是嫌疑人之一……”

    电筒所及,拉开了画面。

    铁蒺藜布满的铁丝网呈现着“x”网眼出现在荧幕上,正中央,一个血肉模糊的白胖男人瘫软的挂扑在蒺藜铁网上,整个人好似一条挂在空气中的血肉。

    腐朽的蔓藤缠在身上,整个人充满了诡异气息。

    苍白冰凉的身子突然被灯光一晃,顿时间让正观看电影的不少人毛骨悚然。

    “嘶——”

    胆小的女性观众忍不住的捂住嘴,吓得差点叫出声。

    蒺藜铁网围成的“笼子”,**肥胖如同某种吹涨起来的白斩鸡一样的男人挂在里边,铁刺蒺藜刮破身子。

    周围嗡嗡的转着苍蝇。镜头快速切换,但依旧足以让人视觉受到挑战。

    扮演第一位遇害者的就是肥成,钻过一段蒺藜,穿肠剐肚,惨不忍睹。当镜头上移——

    “呕!!”

    影厅中有神经线条弱的女观众忍不住干呕一声。

    很多观众都脸色一变,出现不适感。影评人和电影从业者也都忍不住坐直身子,双眼震惊。

    肚子内,突然爆出腐烂的老鼠、流着脓包的癞蛤蟆和颜色鲜艳的毒蛇。

    黄色的光影充满了暗喻。

    这一幕太过震撼。

    “呕——”吴振宇扮演的差佬忍不住捂嘴。

    “我们找到了这个——”邵大妹扮演的法医按下便携式磁带播放器。

    “陶铁,你每日里暴饮暴食,不断的消耗自己的生命。上个月吞食了过量的安眠药自杀,你自杀是真的想寻死,还是想让世人注意到你?

    那么,今晚,我将拭目以待。

    你想死,请留在这里。如果……你想活下去,那么你不得不伤害你肥胖的身子,让你吃下的食物流得满地都是……速度一定要快,因为十二点之后,大门就会紧闭,会有许多小可爱来陪伴你……

    你需要节制!!!”

    声音低沉,带着俯视。

    “为什么会这样?”吴振宇忍不住问。

    “他体内和皮肤表面吞下和涂抹了吸引这些东西的物质。”邵大妹回答。也算是解答了观众的疑问。拍摄这里的时候,吴孝祖也运用了神学中七宗罪的概念。

    “他后背上缺了一块肉皮,类似于拼图。”刘清云拎着电筒,摇头,“我们有的忙了。”

    节制,电影内的墙壁上闪过一个大写的英文。

    …

    荧幕上,又出现了另一起案件。

    一个瘦骨如柴面目全非的男人躺在蛇坑之内,全身泛着铁青。

    整个灯光弃用了浴室之中的蓝色,刚刚肥成穿过铁蒺藜的黄光色源,变成了淫秽暗淡的墨绿色。

    一个“勤奋”的英文单词dilince胡乱花在地板上。

    三个主要场景,蓝光色、黄光色、墨绿色的不同光源暗示着不同的人物和故事。除此之外,故事的桥接地方,吴孝祖选择了暗淡混沌的光源。

    这部戏,邹林这位后世港岛最牛的灯爷真的是展现出了大师级的打光水准。

    观众还没有感觉,但是影评人和电影人都被吴孝祖营造出来的诡异风格给惊呆了。

    影厅内的观众则是两极分化。

    无数人痴迷的看着吴孝祖营造出来的这个吊诡世界,一部分人则是吴孝祖拍摄电影以来,第一次出现观影不适,提前退场的情况。

    也幸好出现这种情况的还是少部分,毕竟本身就是一部lll级电影。受众本就多为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大多数还是年轻人。

    的恐惧实际上很能够吸引眼球。

    很多人说,恐怖电影和喜剧电影一样,他们都有让人欲罢不能的吸引能力。恐惧的内核一定是未知。这种未知的神秘对于观众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更何况,吴孝祖的电影一直风格都略显黑色,他的受众群体也能够接受这种“重口味”。

    无数影评人、媒体人此刻都坐直身子,紧握着笔,不忍错过一个镜头。

    这部电影,就连最常见的打光,都充满了匪夷所思的想象力。

    每一幕镜头似乎都带有不可言喻的暗示。

    如果能够沉浸其中,自然能够感受到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

    “duang——”

    黑色吊带,半球颤动,香汗淋漓,双眸挣扎。

    电影中,一个铁质粗犷混合着朋克风格的刑具套在高丽红的头上。她整个人被固定在一个铁锈斑驳的电椅上,不断挣扎,两团半球随着抖动。

    整体画面的灯光偏暗,却带着橘色的光。

    高丽红黑白分明的双眸内充满了不可思议,整个人不断的挣扎。但——

    刺啦。

    一阵电流让其呜呜的声音瞬间高昂,整个人烂泥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这部电影自然不是一部s与m汇聚,所以随着挣扎,她头上的刑具嘴巴处血腥的滴下血液。

    随着她的颤栗,她旁边的电视机内呈现出一幅诡异的小丑面具的木偶,夹带着铁皮摩擦黑帮的刺耳笑声。

    渗人的声音让座位上的观众忍不住冷汗直冒。

    在吴孝祖之前,港岛的恐怖电影最火的还是灵幻僵尸系列,镜头内总是夹带着笑料,实际上本身偏向于功夫片多过于恐怖片。

    的现实主义题材第一次吓到观众。但,这部后现代主义风格的电影却更胜一筹,融合了西式血浆刑具和东方式的意态节奏,整部电影黑色阴森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