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本港岛电影人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七宗原罪,恐惧袭来(下)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不对——”

    倒数第三排坐着的一个头戴渔夫帽的港岛导演版雷佳音。

    这么大!

    圆圆的大头,少了一点头发,再去掉耳朵,那就是冬瓜。吴雨森证明了一句神谕:他变秃了,也变强了。一改之前能够当发型模特的浓密秀发,吴大头发际线升高,发丝量极具下降。

    可能,做过发型模特的男人都逃不开秃顶的命运。

    “?”好友石天诧异回头。

    “七宗原罪?”吴雨森语气笃定,目光复杂的看着荧幕。全然一副吴孝祖人生知己的模样。但又生出既生胖头鱼何生吴孝祖的悲哀。

    “天主教?”

    好友男性·舒其落雨闻声,瞬间想到了天主教中的七罪宗的描写。对应影片中的场景,十分相符。

    舒其看着荧幕,久久无语。

    吴孝祖似乎总是用超乎常人的想象力编织一个又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合作确实是大有可为。”心中暗叹一句。

    他这次来,除了前来观影,更重要还是替金主蔡志明“考察”一下吴孝祖这个合作者。

    ……

    这部戏光影的变化称得上是港岛电影史上最犀利的变革。灯光运用之巧妙让在座的从业者都不禁侧目。

    强烈的鼓点让观众为之一振,随着剧情的推动,线索一点一点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各种蒙太奇手法绚烂的穿插其中,整部电影的节奏整体加快,画面、声音不断冲击着观众的身体感受。

    这部电影,吴孝祖运用了天主教七宗罪的方式来进行解读和诠释。

    人活着多半不知道感恩。

    选择与珍惜实际上是这部电影立意核心。

    吴孝祖无意改变这种设定,在电影中,这是整部电影存在的核心思想。当然,这种思维也是维持整个世界观的存在,换句话说:之所以区别其他的妖艳贱货,就是因为他的立意和层出不穷的反转。

    竖锯之所以让人震撼,不单单他用各种残忍的手法来设局,让人在绝望中慢慢枯萎死亡。

    最重要,他对于生活充满了希望,所以他在惩罚所有不珍惜生命或者浪费生命和生活的人。

    七宗罪。

    肥成扮演的“陶铁”是第一个陷入局内从而害死自己的人。第二个是苏黎耀客串的“兰多”。再到高丽红演的“罗丝”。

    每一个案件对应一宗原罪,暴食、懒惰、嫉妒。

    当办案的刘清云眼睁睁看着搭档吴振宇在自己面前被碎成残骸肢体的那一刻,他本人就陷入了“愤怒”这一情绪之中。

    看到这里,许多媒体人和影评人都看出了影片的影射。甚至有脑洞大开的影评人从这部电影仿佛看到了整个社会。对于这种解读,吴孝祖微微一笑,绝对不抽。

    周闰发与梁镓辉两人自然是**和贪婪的代表。

    周闰发扮演的“亚当”已有家庭,却不断纠缠在多名女子之间,甚至包括他的实习生。

    这自然就是**的代表了。

    梁镓辉扮演的狗仔,贪婪成性。为了敛财,不择手段。

    他的身份出现的时候,戏院内不少社会版的狗仔面色尴尬,心中暗骂吴孝祖。

    ……

    一具血尸,两个包藏心思的人,三排吊扇,四盏白炽灯。

    周闰发眯着眼睛,瞳孔发红,盯着对面的梁镓辉。

    两个人像是两只失去了所有希望和筹码,输光了一切的赌徒。

    “我可以保证你昨晚根本没有去医院!”

    梁镓辉含着胸,嘴角带着嘲讽,一把扯过“手锯”废弃的黑色塑料袋,扬起一把照片,好似雪花一般纷纷掉落。

    “看看你这个人前显贵,一本正经的医生吧。但是……”

    两个人的关系从试探、警惕、合作、分歧、决裂循循渐进。

    ……

    故事持续发展,

    当周闰发知道妻子女儿陷入危险的时候,整张脸苍白无血,眼珠子吊在那,空洞中带着一丝狠辣,直到一声枪响,周闰发整个人痛苦嚎叫,一把捡起地上的手锯。

    当电话响起,他却够不到电话的那一刻,他的无助和痛苦让观众都深有体会。

    …

    “不不不不……不!!!不要这样!”梁镓辉哭叫的摆手,嚎叫的阻止周闰发的动作。

    所有观影的观众也都吓得站起身!

    “啊!!!!!”

    周闰发发着声嘶力竭的惨叫,捡起手锯,朝着脚踝来回拉扯,嘎吱嘎吱的锯骨头的声音让人全身颤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啊!!!!!”

    “吼!!”

    特写、中景来回展现。

    全场尖叫!

    尖叫声震破整个棚顶,观众吓得脸色发白。

    影厅外,无数等待正式上映的观众听的毛骨悚然。这让一部分人打了退堂鼓,也让一些人越发好奇这部电影讲了什么,竟然能够吓到全场尖叫声不断。

    “呵呵呵呵呵……”

    主观镜头,周闰发回头望了望铁链固定的脚和血淋淋的脚踝,露出牙齿颤抖的嚎叫笑声。

    转为特写镜头,孤零零的脚掌竖在地上,中间血肉模糊,骨头冒着白色骨髓。

    镜头拉回,周闰发爬成一条血路——

    “砰!”

    在梁镓辉不断求救的叫喊声中,中弹倒地。

    这时候,大提琴音乐低沉的拉起,周闰发面如恶鬼的趴在地上。

    门猛然被推开。

    电影中另一条平行线监视、威胁周闰发妻女的傲慢男人邱立涛拖着跛腿走进来。刘清云扮演的差佬跟在身后,却瞬间被机关肢解在大门之前,暗红色的灯光映衬着他的愤怒。

    一块块的生肉,瞬间被齿轮卷碎。惨叫声都来不及叫。

    自此,肥成扮演的暴食者“陶铁”吞噬老鼠、蟾蜍和毒蛇,蒺藜铁网中穿肠破肚而死。苏黎耀扮演的懒惰浪费生命者“兰多”陷入蛇坑,焚烧惨死。

    高丽红扮演的嫉妒者“罗丝”,嘴角撕裂,双眼淌血。善妒者,乱传是非者的惩罚就是如此。她也是唯一一位生还的亲临者,按道理,她应该双眼被线缝上,嘴巴撕裂,舌头拔掉。

    高丽红在这部戏也是第一位真正通过了“竖锯”考验,从而生还的人。

    刘清云扮演的愤怒者分裂而死,碎肉乱飞,摔落在脏水之中。应征了愤怒者**肢解的惩罚。

    正当所有观众都认为邱立涛扮演的傲慢者就是幕后黑手的时候,原本中弹的梁镓辉猛然起身,狰狞的举起马桶瓷盖,猛然砸在邱立涛脸上,狠狠的砸下。

    血肉让镜头染上了一层淡红色。

    所有观众都认为周闰发与梁镓辉两个主角终于打败了最终**oss。暗暗松了一口气。

    周闰发努力的往外爬,身上的血不断流淌,好似地狱的恶鬼一样挣扎。

    但,没等他们这口气喘匀,梁镓辉突然摸出一台便携式磁带播放器。

    音乐瞬间停滞。

    梁镓辉目光放在播放器上,愣住。

    “你好,达西——”

    邱立涛扮演的是傲慢者“达西”。

    显然,他不是**oss,恰恰相反,他和自己这些人一样,都只是一个急于求生的可怜虫。

    突然!

    画面正中央原本一直趴在血泊中的男人慢慢站起身。

    “呜!”

    电影院的观众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诡异的气氛弥漫整个电影院。他们历经90多分钟的惊吓、重口、恐惧和不断的挣扎,这一刻彻底被谜底给击破了防线。

    无数的影评人、电影人全都睁大双眼,露出震惊神色。

    “你们以为只有活人才对你们宣读最终审判吗?你们不相信神的审判吗?亵渎着生命与活力。但是你们错了,死神与上帝你不知道谁先到来。

    当你们面临生死选择的时候,一旦选择,你就绝无退路。只有面临生死,你们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男人佝偻着身子,慢慢慢慢的直起后背,脸上挂着血块污迹,目光平淡的看着周闰发与梁镓辉,“**、贪婪是你们的原罪。”

    “噢不——”

    梁镓辉疯狂的捡起邱立涛攥着的手枪,但一阵熟悉的强烈电流充斥两个人的身体。

    秃头男子手中握着遥控器。

    “大多数人对生命都毫无敬意,我讨厌不敬畏生命,不知感恩的人。生或者死,你们自己的选择。”

    说话间,男子慢慢的捡起地上的手锯,走到邱立涛扮演的傲慢者“达西”身前,慢慢的锯下他的头颅。

    “傲慢者死于分裂~”

    转身,离开,慢悠悠的好似身形枯木的老人,顺手关掉了门口的灯,只留下丧失所有希望的梁镓辉。

    “大都数人活着都不知感恩,但你不会了……”

    男人缓缓的转过身子,目光审视着梁镓辉,露出淡淡的微笑,“gameover!”

    猛然合上铁门,光线彻底消失。细缝之中,突然有油在地缝流淌。

    贪婪者,死于油中煎熬。

    电影荧幕一暗,电影正式结束,升腾起字幕。

    这首寓意着“最后和最终”的硬派摇滚乐响彻整个戏厅。

    “……在我脑海中,只能铭记下这首疑歌,合适的时机解析自我,但我明白,时间何等珍贵,白驹过隙,如挂钟摇摆,开始倒数,直到终结——”

    叶世栄的鼓点敲动的极为强烈,家拘和阿paul的扫弦让整首歌充满了激昂。

    这部戏,和两首歌一首诗插曲,一首是片尾曲,都足够惊艳。

    歌声中,观众这才反应过来。

    90分钟的煎熬和恐惧证明很值得!最后当血泊中的“尸体”站起来的那一刻,无数副眼镜掉落。

    最后那段话直指人心!升华了整部电影的立意。

    七宗罪也一一对上号,哪怕是普通观众,也都明白这几个人的而死亡有着暗喻。

    剧场先是一分钟的沉默,继而掌声雷鸣。

    这也许不是一部让人舒服的电影,但一定是一部值得合格的恐怖电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