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天才,雷脉
    “听叶老说,这晴天武道馆的馆主,乃是一位绝世高人。”望着眼前极为普通的大门,中年男子目光热切,暗暗道,“只要能够拜他为师,那么我的手臂和心脏之伤,就有治愈的希望!”

    摸了摸自己的右臂,深吸一口气后,中年男子又心道:“希望叶老不是在安慰我!”

    如果现在有人站在中年男子身侧,那么他一定可以注意到,中年男子此时的情绪有些激动,眼眸中更是隐隐闪烁着泪光。

    无怪乎中年男子会如此,实在是长久以来,他太渴望有这么一个希望!

    一个治愈好他手臂和心脏之伤的希望!

    他,本名雷脉,中阶武师。

    二十多年前,在江州,雷脉这个名字可说是路人皆知。

    因为当年的雷脉,那是真正的武道天赋超然,光芒无限。

    即便是天生神力的徐莽,和那时候的雷脉相比,也是差了一个层次!

    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炼体术、战法、身法、心理素质、气势等等等等诸多方面,雷脉都表现出了绝对的天才之姿,令人称道。

    要知道,在二十多年前,雷脉就已然成就中阶武师,与当年的叶凌威时常相互切磋,彼此促进。

    若非不幸在某次历练当中,他的右手臂和心脏遭到重创,以他那惊人的武道天赋,此时定然早已突破生命层次,达到叶凌威梦寐以求的战将级!

    由于当初伤的委实太过严重,虽然侥幸挽回了性命,可雷脉的心脏却已根本无力支撑他进行任何强烈的运动,右臂更是几近没有知觉。

    也就是说,雷脉的那次重伤,彻底毁灭了他的武道前途,令他这二十多来只得放弃武道,蛰居江州,当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人。

    对于这样一个武道天才来说,如此遭遇,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千万倍!

    他,真的不甘心!

    不甘心他的武道之路,就此中止!

    所以,他做梦都想恢复身体,以继续自己的武道!

    而今天,在叶凌威的告知下,他真的有了一份希望!

    试问,他如何能够不激动!

    咚咚,咚咚。

    稍稍平复了情绪之后,雷脉就开始礼貌地敲门。

    “嗯?”刚刚换好金属缠带的陈玄,眉头一挑,“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

    “请进。”正了正神,陈玄也没有多想,直接喊道。

    踏步入内,雷脉发现叶凌威提到的这间武道馆,看起来尤为普通。

    不仅仅小,而且似乎还很冷清半点都看不出有奇特之处。

    “有何事?”

    见着来人气度不凡,陈玄当即正肃神情问道,同时暗暗心想:“总该不会是来踢馆的吧?”

    踢馆这种事情,还是较为常见的。

    一般来说,小型武道馆最容易被踢馆。

    所以,陈玄下意识地认为,这个突然到来的中年男子,极有可能就是来踢馆的。

    “你们馆主何在?”扫视四方后,雷脉沉声问道。

    “我就是!”

    陈玄眉头紧皱,道:“你,想来挑战我?”

    “你就是馆主?”雷脉顿时一惊,感到无比的诧异,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叶凌威口中那个能够治愈他伤势的“绝世高人”,怎会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没错,我就是馆主。”陈玄尤为干脆地道,“不过,你的挑战我不接受,还是请回吧。你若是铁了心想踢馆,麻烦明天早上点来,我让我的弟子先跟你一较长短!”

    陈玄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是个业余高段武者,所以根本不可能“一怒之下”,亲自去应付踢馆。

    这种事情嘛,他当然会想着让高阶武师的叶凌威去处理

    “我不是来踢馆的,我是来——拜师!”死死地盯着陈玄,雷脉一个字一个字无比清晰地说道。

    “呃,这什么鬼?”

    陈玄瞬间惊奇万分,不过想着要保持逼格,于是他强行镇住情绪,继而淡淡地道:“拜师?早说嘛!我这里拜师还是很简单的,喏,那里有价目表!”

    闻言,雷脉当即移目瞧去。

    “嗯?10万?特价?”下一刻,雷脉就忍不住在心头质疑起来,“这总该不会是一间黑武道馆,叶老故意在跟我开玩笑吧?”

    想到叶凌威那“老顽童”的性格,雷脉就越发地觉得,可能真是这么一回事。

    “10万,我交!”尽管心已经凉了半截,可雷脉还是极为认真地说道。

    于他而言,只要能够让他继续武道之路,那么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愿意去搏!

    区区10万,他当然会舍得!

    毕竟,曾经的他是一个超级天才,身家数亿。

    二十多年过去,他的资产几乎没有多少变动。

    10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数字。

    “这就答应了?”雷脉的爽快,反倒让陈玄有些无法适从,琢磨不透其用意。

    所以,略微想了想后,陈玄就郑重地问道:“付费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们晴天武道馆?”

    “你,认识叶凌威叶老么?是他让我来的。”雷脉颤抖着声线问道,明显地看得出他此时有些激动。

    “原来如此,嗯,他是我的弟子。”陈玄顿时释然,微笑着说道。

    “叶老,是你的弟子?”

    又认真地审视了一番陈玄后,雷脉始终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

    他实在太了解叶凌威了,那可是实打实的顶尖高阶武师!

    要让叶凌威这等强者拜师,唯有战将级之上的强者才有可能!

    可是,不管怎么看,雷脉都不认为如此年轻的陈玄,会是一个战将级!

    “叶凌威就是我的弟子呀,如果不信,你明天可以再来验证。”陈玄很是随意地道。

    “您当真是这间武道馆的馆主,叶老的老师?”

    雷脉眼眶微红,越发地激动,跟着重重地行了一个武道礼,道:“如果是,那么我也愿诚心拜您为师,从今往后听凭您的吩咐,只求您能够出手,治我的伤!”

    “治伤?”听到这里,陈玄总算是明白了一切,“敢情是这家伙受伤难治,叶凌威特意把他介绍过来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