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品神医 第2489章 决一死战
    竹本家的领队听闻,抬头一看,只见来人裹着一件漆黑的斗篷,戴着一个黄金面具,身形如燕,快速落在了船头上。

    “可是凡尔赛的大祭司?”朝天教的教主热情的问道。

    “正是本座!”大祭司的声音很刺耳,非常细,让人听了就像有人拿针在刺耳膜似的,非常不舒服。

    “欢迎欢迎。”朝天教的教主接着问道:“大祭司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不在那艘船上?”

    大祭司不语。

    朝天教的教主不也在意,笑道:“幸好大祭司不在那艘船上,否则,只怕也会遇难。”

    “遇难?”大祭司的眼中射出两道寒光,问道:“听你的意思,我们船上的人都死了。”

    “看来大祭司还不知道吧,别急,且听我慢慢给你道来。”朝天教的教主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大祭司整个人一言不发,足足过了好几十秒,他才仰天怒吼,巨大的声音形成恐怖的音啸,将海水掀起百丈高的浪花,一些修为低下的人,不是被震晕过去,就是七窍流血。

    哪怕是朝天教教主这样的大人物,也站立不稳,双腿在打颤。

    “岂有此意,竟然敢杀我们凡尔赛的人,真是活腻了!你说的那个凶手,叫什么名字?”大祭司愤怒问道。

    “他叫陆逸,来自华夏,是天下无双的弟子!”朝天教的教主回答说。

    “陆无双的弟子!”大祭司的眼神幽冷,身上散发出森寒的杀意,低声道:“太阳王的仇还没跟他算,他竟然又杀了我们凡尔赛的人,活的不耐烦了!”

    “他在哪里?”大祭司问。

    “就在出现异像的地方。”朝天教的教主说完,紧跟着道:“大祭司,听我一句劝,不要冲动前往。”

    “为何?”

    “那小子实力太强了!单枪匹马,恐你不是他的对手。”朝天教的教主说道。

    “哼!你是瞧不起我?”大祭司一个眼神扫过来,朝天教的教主顿时感觉像是被一头可怕的野兽盯住了,浑身汗毛竖起,忙说道:“大祭司你误会了,我可是为了你好。竹本兄,你快帮我解释解释。”

    竹本家的领队站出来说道:“那小子确实很强,举手投足就把神谷斋给灭了,神谷斋的掌门连他一击都挡不住,我怀疑,他的修为有可能比通神境还要强。”

    嗯?

    大祭司眼里出现了慎重,喝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大祭司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其他人。”竹本家的领队道。

    其他势力也忙说道:“确实,那小子实力很强!”

    “我等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

    “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没动,只用了一只手,就灭了四五个势力,一百多个人。”

    “他简直就是一尊杀神!”

    “谁能想到,华夏竟然会出现那么厉害的人物?”

    大家你一言我一眼,七嘴八舌,现场一片喧哗,大祭司可是听了出来,这群人很畏惧陆逸。

    陡然,他想到了什么,忙问在场人道:“教皇之子随我出来历练,你们可有看到他?”

    “教皇之子没跟大祭司在一起?”朝天教的教主瞟了一眼大祭司,眼中出现了骇然。

    “教皇之子去追杀华夏调查小队的人去了,身边带了有几个高手,所以我没去。”大祭司说。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更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你们可曾看到了教皇之子?”大祭司再次问道。

    “看到了。”朝天教的教主说道:“我看到了教皇之子,正如大祭司所说,他去追杀华夏调查小队的人去了,可是没过多久,陆逸带着调查小队的人出现了,至于教皇之子,没有再看到。”

    “没看到?什么意思?”

    “大祭司,你是明白人,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

    “难道那小子真是不要命了,连教皇之子都敢杀?”大祭司说完,从宽松的袖口中拿出了一个黄金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有一盏熄灭的魂灯。

    “教皇之子真的死了?”大祭司气得浑身颤抖,当场嘴里喷血,仰天怒吼道:“陆逸,我跟你不共戴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虽然是凡尔赛的大祭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都不如教皇。

    这一次,教皇命他带着自己的儿子出来历练,谁曾想,教皇之子竟然死在了华夏,这回去之后,该如何向教皇交代?

    如今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杀了陆逸,先为教皇之子报仇,然后回凡尔赛等候教皇的发落。

    “陆逸,我要杀了你!”大祭司说完,正准备走,却被朝天教的叫住给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

    “大祭司,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我劝你,千万不要冲动,那小子很厉害,你一个人未必是他对手。”朝天教的教主说道:“你想杀了他,我们也想杀了他,依我看,我们还不如联手一起杀了他!”

    紧跟着。

    朝天教的教主又对在场其他势力的人说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我们千里迢迢来到华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宝物。如今宝物没看到,我们却被一个后生给驱逐了,这个耻辱,你们忍的了吗?”

    “就算你们忍的了,你们身后的宗门,国家,他们忍得了吗?还有,要是让你们的家人、子孙、亲朋好友,知道你们是被赶走的,他们会怎么想?”

    “那小子驱赶我们,不仅是在打我们国家的脸面,也是在践踏我们的尊严,所以,我倡议,我们一起联手,夺回尊严!”

    “我们是武者,宁死不屈!”

    “我们要为找回尊严一战!”

    “我们要同心协力,一起杀了那小子!”

    “我们决不能容忍华夏人的欺负。”

    “诸位,现在除了我们,还有大祭司,我们就以大祭司为首,一起出手,灭了他小子,夺了华夏的宝物,如何?”

    “当然,你们要是惧怕,不愿意参战,我也不勉强你们,那你们,从今天开始,就被会永远的钉在耻辱柱上。”

    “大声的告诉我,你们愿意当懦夫吗?”

    “不愿意!”

    大家异口同声。

    “那还等什么!出发吧!”随着朝天教主一声令下,身边的人像发了疯似的,折身原路返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