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危险人物(四千)
    ,精彩小说免费!

    女人下手又狠又凶,只瞄了乔月一眼,就要把人往回拖。

    小姑娘疼的又哭又叫,可是女人手上却没有丝毫放软的迹象。

    “慢着!”乔月站了起来,面色可是不怎么好看。

    “跟你无关,少在那多管闲事,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瞎操心!我男人可是你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女人嗓门很大,说话跟吵架似的。

    乔月眉梢一挑,“哦?原来你男人是大人物,那可就要好好聊一聊。”

    乔月突然出手,一个手刀,劈在女人的手腕上。

    女人吃痛的叫唤了一声,不得不放了孩子。

    小丫头摔到地上,麻溜的爬起来,飞快的躲到乔月身后。

    只露出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你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乔月接连抛出三个问题,每问一个,她都会朝前走一步,逼的女人节节后退。

    那女人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而且也看见她背后的枪了。

    “我……我凭什么告诉你,我就不说,有本事你把那小妮子带走,把她养大,哼!我们家还不要白吃饭不干活的人呢!”女人抱着已经红肿的手臂,便要往回跑。

    乔月故意伸了下脚,让她摔倒在地,吃了满嘴的土,“你还没告诉我,你男人究竟是干什么,不会是什么当地的武装人员吧?”

    她只是开玩笑的随意一猜,根本没想女人的脸色就变了,可见她猜对了。

    “果真是,他们现在在哪?”镇子里不像有武装人员驻扎的感觉,所以这些人肯定不在镇上,但他们究竟会密谋些什么,还不得而知,她一定要搞清楚。

    封瑾跟周文生的对战,很快就要开始,她绝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的情况发生。

    “我不知道!”女人倒是有几分傲骨,就是可惜了,谁让她遇到的人是乔月。

    阿牛这时气喘吁吁的跑来,“乔月,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嘴巴硬的很。”

    乔月握着枪杆,“把她也带进去,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审讯。”

    “她?好,我知道了。”阿牛下意识的没有多问,可能真的是下意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躲在乔月身后的小姑娘,一直静静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不哭不闹,好似眼前发生的事情,再正常不过。

    关押几人的地点,是一处废弃的仓库,已经很荒废很久了,到处结满了蜘蛛网,地上也随处可见老鼠屎,地面被黄沙掩盖了厚厚的一层。

    小队长被五花大绑着,靠坐在一边。

    那妇人也被拎着,推到边上。

    “这是谁啊?”小司机凑过去看了看,认出她的身份,“哦,我知道她是谁了,她是镇长的婆娘,是个厉害又泼辣的女人,每次我来这儿取水,都要被她刁难!”

    乔月四下看了看,也没找到能坐的地方,只好站着了,“你别管她是谁,我让你审问那个人,为什么一点进展都没有?”

    王猛,也就是被绑着的小队长,冲他们傲骨十足的冷笑一声,“不管你们怎么问,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们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哦?看样子你很有骨气啊!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对敌人一向不会心慈手软,今天就算你死在这儿,我也有办法把消息藏起来,谁也不会知道,所以你的命,对于我来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乔月的手慢慢攥紧,做出捏碎石头的架势。

    “有什么招数,你尽管使出来就是,我要是叫一声,就不是男人!”王猛当然不相信她的话,看似就一个年轻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她杀过人吗?看过死人吗?她恐怕连子弹也没打过几次吧!

    乔月笑容邪恶,“既然是你要求的,那我勉为其难,满足你好了!”

    她突然抬脚,重重的踩在对方的小腿上。

    顿时,只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王猛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然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乔月收回脚,依然淡淡的笑着,“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呵!你看人的眼神,有待改进!”

    她突然抄起枪杆,反手朝他的脸打过去。

    王猛被打的歪倒在地,脸上立刻鲜血直涌,牙齿也掉了好几颗。

    后面一直看着的女人,吓的说不出话。

    尤其是在看到王猛,吐了满嘴的鲜血时,更是吓的屁滚尿流,“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能告诉你。”

    她可不想被打的面目全非,那样肯定会十分痛苦。

    王猛一直在翻着白眼珠,他被打懵了,脑子也是嗡嗡的作响。

    乔月甩着枪杆,用枪口的方向,对准了女人,“别急,还没轮到你说话,现在,得他先说,如果他不能说了,我会拔掉他的牙,一颗一颗的拔掉,直到他能说为止!”

    说着,她从脚踝处,拿出一把刀,刀锋晃了晃。

    她的眼神渐渐变了,森冷充满杀意,让人见了,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否真的会下狠手。

    “我……我说……”王猛本来也不是什么硬汉子,刚才是被打懵了,否则一准把他知道的都卖了。

    他都招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妇人,哪里还敢硬撑着。

    不出十几分钟,她已问到了自己所能知道最多的情况。

    “把他带上,回去!”乔月扔了枪,那上面已经沾了不少的血,最后她走到那女人面前,居高临下人的看着她,手里的刀子,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不管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她都是孩子,你虐待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我把话撂下,下次再让我看见人虐打孩子,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听见了没有?”

    “听……听到了!”女人一个劲的点头,生怕点慢了,会遭来杀身之祸。

    小司机重新把卡车水箱灌满,阿牛把王猛背上卡车,当然了,车上已没了他能坐的地方。

    所以,只有把他绑在车顶。

    几人离开镇子以后,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两辆破旧的野战车,开进了镇子。

    “老大,好像不对啊!看守水井的人都去哪了?”

    被称做老大的人,有着很典型的秃头造型,脸上都是狰狞的伤疤,看上去恐怖又让人觉得恶心。

    “你们四下看看,把人给我找到,如果有什么不对劲,该开枪就开枪,绝对不要手软!”男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眼神狠戾。

    “知道了!”后面的人跳下车,带着武器,去了附近搜查。

    男人则是勾着腰,大步走向一间房子,一掌推开房门,找到正在卧室里躺着的女人,二话不说,就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今天有什么人来过?发生什么事了?给我全部说清楚!”

    女人很怕他,两只手在身前挥舞,“当家的,我说,我马上说,你快放我下来!”

    男人手一松,也不管她会跌在哪,然后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踢了鞋子,岔开腿,嚣张的坐着,“别他妈跟我啰嗦,赶紧的!”

    看的出,男人的性格属于极度暴躁野蛮一类。

    女人低着头,爬下床,走到他面前,乖乖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

    男人听完她说的话,起初是不相信,还甩了她一巴掌,女人被打的摔倒在地上,半张脸马上肿了。

    怎么可能仅凭一个小姑娘,就把一个小队的人灭了,还抓走了王猛,他可是周爷手底下一员猛将啊!

    “当家的,我怎么敢骗你,那丫头手段了得,她用脚踩断了王猛的腿,还把他打的满嘴是血,她还想对我下手……”

    “所以你他妈的就把我卖了是吗?”男人庆幸自己一向不跟身边的女人透露太多,在他眼里,女人不过是床上的玩具而已。

    女人吓的再次跪倒在地,“我……我那是没办法,要是我不说,她就要打死我,不过当家的你放心,我只挑了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了,其他的……”

    男人再次给了她一巴掌,甩在了另外一边的脸上,打完了,看着女人红肿的脸,他心里一阵快意。

    有些人就是如此,只有在折磨女人的时候,才能让他得到最大的满足。

    “去把阿妞叫过来,有件大事,得让她去干!”男人闭上眼睛,往后一靠,嘴角慢慢勾起。

    阿妞只有六岁,因为营养不良,才会使得她看上去要小一些。

    女人很快就把一脸懵懂的小丫头带来了。

    “阿妞过来!”男人朝小姑娘招招手,面带慈爱的笑容,可惜他长的太丑,慈爱的笑容,看上去也无比的恐怖。

    小姑娘背着手,往后躲了躲。

    父亲突然变的让她接受不了,跟以往差距太大,她虽然小,但是也知道害怕。

    男人见她不动,仅有耐心,也没了,脸色一变,粗声吼道:“死丫头,我让你过来,耳朵聋了吗?”

    女人生怕再打自己,便把阿妞强硬的推了过去。

    男人则是一把拽住阿妞的小胳膊,脸上再次挤出诡异丑陋的笑容,“阿妞,爹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只要你能完成,爹就送你去读书,送你去上学,以后住在学校里,也不用回到这儿来。”

    阿妞信以为真,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真的吗?我可以去上学吗?”

    不管年纪有没有达到上学的标准,她都很羡慕那些可以离开家,去上学的孩子。

    现在镇子里跟她同年的孩子越来越少,白天的时候,她时常找不到一个玩伴。

    她是活生生的人,也会孤独寂寞。

    “当然可以,只要你明天帮爹爹完成一个任务,一个就够了,是不是很简单?我让你娘,把书包都给你准备好,今晚还给你做好吃的,再让你洗个澡,换一件漂亮的衣服。”男人依然摸着她的小脑袋,仿佛世上最寻常的父亲一般。

    “詹布!”女人惊呼他的名字,她太了解这个男人,居然连亲生的女儿,都能拿来利用,他还是人吗?

    虽然她是个恶毒的后娘,也从没想过要对小丫头好一点,可是至少,她没要阿妞的命。

    詹布朝也她警告的看了一眼,只一眼,便够了。

    阿妞天真的接受了后娘给她的福利,让她洗了澡,吃了最好的食物,换上一件漂亮的小裙子,美美的睡了一夜。

    乔月带着阿牛等人回去时,天已经不早了。

    他们踩着天黑的尾巴,回到了营地。

    在营地门口,就能听见狼群的嚎叫声。

    两军对战已经开始,这是第一轮的较量,并非全员参战。

    但是营地里,依然忙碌。

    乔月并没有找到封瑾,只有口讯留给她。

    让她回来以后,在营地不要乱跑。

    晚饭吃的依然简单,还是伴着细细的沙子。

    乔月没有换衣服,只是打了半盆的水,洗脸,擦身,再洗脚。

    等她洗完了,盆里的水都成黑色的了。

    她刚刚将水泼在门口,就听见一声惊叫,好像泼到人了。

    “对不……”乔月掀开帘子,就看见卢微微一脸的湿润,道歉的话,也卡在嗓子里。

    这样的场面,似乎不该嘲笑她,但是真的忍不住啊!

    卢微微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了,头发上,脸上都是水,虽然她没看清水的颜色,但是用脚后跟也能想得到,不是洗澡水,就是洗脚水。

    天哪!她要疯了!

    “你怎么回事,倒水都不看一下的吗?眼睛有毛病是不是?现在怎么办?这里根本没有水,我不管,你去给我找水,还要给我赔罪!”卢微微真的是一蹦三尺高,嚣张的不得了,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招来似的。

    乔月一手拎着洗脚盆,另一只手掐着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的眼睛没毛病,好的很,不劳你操心,但是我很奇怪,你怎么会在这儿,躲在我的帐篷外面,鬼鬼祟祟的,你想干嘛?”

    卢微微心中一恨。她想干嘛,她当然是要报仇了。

    哪怕放火烧了她的帐篷,这个仇都必须得报。

    但是这话,绝对不能告诉她。

    卢微微把腰杆一挺,“这里是军营,我想在哪就在哪,你管不着,但是你现在泼我一身,你得负责!”

    “我负责?听说外面狼挺多的,要不你跟我一起出营,我帮你找个湖,好让你洗洗干净?”乔月坏坏的笑。

    “出去?我不干,就在营里找水,得找两桶水,我要洗澡,我的衣服,还得你来洗!”卢微微觉得自己占了理,有理走遍天下嘛!

    ------题外话------

    明天有大情况发生,敬请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