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凌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她的话,周文生有点想吐血的冲动。

    难道真是他亲手把狼招来的吗?

    引狼入室,还是一匹残暴无比的野狼。

    乔月很满意他的表情,“你们周家现在只剩你一个,还算有点用,但是从明天开始,周家就将成为历史,我很荣幸,成为推动历史的人。”

    周文生缓缓站了起来,握了握手里的枪,“是我失算了!”

    但他心里更恨老爷子,为了把他拖下水,没有对他说实话。

    其实说了也没多大用处,没有亲眼看见,他又怎会知道,眼前的小丫头,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乔月微笑着:“现在知道还不算晚,本来我也没打算到你这儿做客,比起让我一个人杀了你,我更想他在战场上赢你,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懂吗?”

    懂,他当然懂了。

    这是对他的侮辱,要他的命,居然还得挑着方式方法,把他的命当成游戏的筹码了吗?

    周文生心中的戾气,在渐渐暴涨,“你现在也是一个人,未必杀得了我,我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异常,到时候,你插翅也别想飞出去!”

    他的人都在前线,阻截封瑾的进攻。

    现在,他所在办公室的电话,一定已经响了。

    如果电话没有接通,他们势必会派人过来查看。

    所以,他还是有翻盘的机会。

    乔月举起手里的刀,“那就在他们赶来之前,结束你的命!”

    乔月动了,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周文生刺了过去。

    周文生第一时间举枪反击,子弹擦过乔月的脸颊。

    可是第二颗子弹还没来得及射出,乔月已到了他面前。

    只见她腰身一扭,轻松避开周文生的枪口,同时手里的刀子一划。

    周文生只感觉手腕一痛,瞬间失了力气,枪掉了下去。

    与此同时,乔月抬脚,朝着他的肚子踹过去。

    他被踹飞了好几米,落在地上,刚要爬起来,就吐了一大口鲜血。

    乔月从容淡然的捡起地上的枪,检查了弹夹,再装弹上膛。

    一步步逼近周文生。

    “不是说你很厉害吗?怎么就爬不起来了呢?”她嗤笑道。

    周文生勉强抬起头,恨恨的盯着她,嘴里却说不出一个字,一张嘴,就要吐血。

    这丫头的腿难道是用钢筋铁骨做的不成?

    为什么她的力气,会如此变态。

    “快点爬起来!”乔月突然秀眉一拧,握着枪,朝他疯狂射击。

    子弹擦着周文生的身体,打在各处。

    飞溅起来的尘土,让他睁不开眼睛,耳朵也嗡嗡的作响,快要被震聋了。

    子弹打光了,乔月扔了枪,冲过去,扯着他的衣领,将人拖了起来,“别急,还有一个人,会死的比你更惨,詹布去哪了?”

    乔月的声音阴恻恻的,像女鬼一样的慎人。

    “我……不知道!”周文生压着呼吸,以免胸口的疼,让他受不了。

    既然他都要死了,又何必要透露詹布的行踪。

    说不定有朝一日,詹布还能替他报仇。

    “你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乔月阴阴一笑,对着周文生的肚子又是一拳,打的他直不起腰。

    又卸掉他两只胳膊,拖着他钻入另一片丛林。

    詹布当然也没离开多远,就在离营地外面不远的几处房子里。

    周文生手下的兵,有些都是从当地招来的小痞子。

    他还吸收了本地的很多反派。

    既能为他所用,又不用再派兵围剿他们。

    而这些人,往往都是很难管束,也不会遵守纪律。

    所以,营地之外,吃喝嫖赌的场所,十分之多。

    詹布是他们这些人中的老大,营地外面的女人,都得紧着他玩。

    而且他从不用什么避孕措施,女人跟他鬼混之后,很容易有孕。

    有了就生下来,爱谁养谁养。

    长到十几岁,就可以为他们所用,何乐而不为。

    所以说,詹布对孩子无所谓,也没什么奇怪的。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

    阿妞算是他名正言顺的孩子,也就是名媒正娶大老婆生的。

    但是詹布对那个女人也没什么好感,要不是她生过孩子之后,没多久就死了,詹布也不会让她再活多久。

    一个女人,哪来的狗屁正义感,听着就让人恶心。

    在他看来,女人就该像此时坐在他腰上,讨他欢心。

    周文生算是彻底感受到这个女子的恐怖,她哪里是正常的小姑娘,就算是顶尖的杀手,也根本不像她这样。

    “是这里了吧?”乔月站在几间房子前面,没有进去,也没有打算用暗的方法。

    周文生早已疼的满头大汗,两只胳膊无力的垂在身侧,关节处已经疼的麻木,即便不看,他也能想像得到,那里肯定红肿不堪。

    “我不知道!”他不是嘴硬,就是不想告诉她而已。

    一路上,他也试着逃走反抗,或是对她反扑回去。

    可是这丫头手上的力气十分大,抓着他,就像被铁钳夹住一样,稍微动一下,都会疼的好像骨头都要碎了。

    乔月冷冷的笑了,“不说是吗?我有的是办法!”

    她突然抬脚踹中他的膝盖窝,周文生一个不备,被迫跪在地上。

    乔月用刀尖,抵着他的脖子,“你不说,每隔一分钟,我就会割了你的肉,放心,不会割的很大块,我会慢慢的割,知道古时候凌迟要割多少刀吗?”

    她的刀子,在周文生身上慢慢的划过。

    詹布正跟女人进行到关键时刻,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吓的他身子一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被憋回去的感觉,让詹布怒火中烧。

    他阴沉着脸,一把掀开身上的女人,也不管她有没有被撞死。

    套上裤子,抄起家伙,便拉开门冲出去。

    让他找到是谁半夜吼叫,打断他的好事,他一定会蹦了对方。

    詹布光着上身,光着脚,一手拎着枪,以这样的形象,冲到外面时,外面刮起了一阵阴风。

    乔月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刀子抵在周文生的脖子,平静的看着冲出来的詹布。

    而周文生,疼的全身颤抖,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肉,那是从他身上割下来的。

    这个女人真狠,说割肉,就真的割下来了。

    詹布看到二人,内心肯定是诧异心惊。

    尤其是看到周文生的惨状,血已经流遍了他的全身。

    詹布很快便冷静下来,“你逃了出来?”

    “不然呢?难道还是有人把我放出来吗?”乔月的声音越来越低沉。

    她对于周文生的恨意,远远没有对詹布的重。

    真正需要凌迟的,应该是詹布才对。

    “是我看走眼了,既然你已经逃了出来,为什么不走?”

    “因为我想要你的命!”

    詹布愣了下,接着哈哈大笑,“就凭你?我可不是周少,你你可别自寻死路!”

    这一点,他说的没有错,他跟周文生绝对是不一样的。

    “抱歉,这些话,你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同样的答案,我也不需要再重复,三分钟之内,我要挖开你的心!”乔月丢下周文生,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詹布进攻。

    “砰!”詹布第一枪没打中,第二枪根本来不及发出,乔月的拳头就已经来了。

    乔月本来就没打算一枪解决他,对于这样的畜生,一拳一拳打死,才能解恨。

    她心中有多恨,拳风就有多凶残。

    两人对拳,詹布被震的退后好几步,要不是他反应快,及时转移冲击力,恐怕他的手臂就得骨折。

    这丫头还是人吗?

    力气竟然如此可怕,搞的他根本不敢再跟她硬碰硬,只能尽管避开锋芒。

    他想避开,也得乔月同意才行。

    只见她越打越近,直至将二人的距离,拉到最近。

    眼见危险逼近,詹布果断想要使出摔跤本领,想将她甩出去。

    练摔跤的人,腿上功夫扎实,一般人根本撼动不了。

    乔月被他死死的锁住,只要一动,就会被甩出去。

    詹布觉得自己要开始反败为胜了,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他的大手,可以完全攥住乔月的小细胳膊。

    在这样的视觉矛盾之下,看的人,绝对心肝胆颤,并会认为胜负已分。

    可事实又是如何呢?

    乔月忽然停下所有的动作,抬起头,朝他缓缓的笑了。

    詹布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还没等他想清楚,只见乔月突然并起双腿,跳了起来。

    纵然双手被制,腿上的力量也毫不含糊,直接踹中詹布的胸口。

    窝心脚,踹的又重又狠。

    詹布脸色大变,只感觉胸口受到重击,心脏处疼的要命。

    也正因为这一脚,他不得不松开手。

    “你……够狠!”詹布擦掉嘴角的血,眼神冰冷的盯着她。

    远处已经响起了属于人类嘈杂的脚步声。

    看来他们已经发现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儿,到时候,看她还往哪逃。

    “还有三十秒!”乔月缓慢勾起嘴角,一只手背向身后,再拿出来时,多了一把别致的小刀,这是她后来找穆白要的,小巧的手术刀。

    经过改造,可以藏在任何地方,即便搜身,也很难发现。

    在夜光下,她手里的刀,寒光闪烁。

    詹布看清她眼中的杀意,立刻感到头皮发麻,就在乔月动了的同时,他也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