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晚饭吃的不爽
    ..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陈博文丢给她一记冰冷的警告,“你闭嘴,都是你惹出来的,你最好不要再闹出什么乱子,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何薇被他的眼神吓到,“你……你别以为我不敢走,也别忘了,我还有韩叔呢!”

    “哼!韩应钦吗?你以为他这个人真的是关心你?要给你补偿吗?我跟他共事几十年,难道还不比你了解他,少在那做白日梦了,他现在有干女儿,而你不过是个随时可丢的包袱!”

    他的话越来越难听,何薇一跺脚就想走,不过她才转个身,就被陈博文拉了回来。

    老家伙手劲竟然如此之在,把她的手腕扣的很疼。

    两人拉拉扯扯的往回走,这一路走下来,多少人都看见了。

    知道的,晓得他们家认了个干女儿,这不知道的,想的可就多了。

    张迎春刚刚回来,正在院子里浇花,听见开门声,一回头就看见两人拉扯的样子,她顿时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了?出去买个菜的功夫,还能吵起来?小薇,过来干妈这里!”

    “干妈!”何薇红着眼睛跑了过去,抱住张迎春的手臂,就撒娇上了,“不关干爸的事,我们回来的路上,遇见乔月了,就是韩局长新认的干女儿,她真的好嚣张,当着面,对干爸一阵冷嘲热讽的,连我都听不下去了。”

    “乔月?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不高兴,她自己不还是认了干爹吗?”张迎春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了过去。

    何薇连连点头,“就是说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真是无可救药,我要跟她吵,干爸把我拉回来了,他也被气的不轻呢!”

    张迎春刚才的那点不舒服,现在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气愤,“老陈啊!这事我回头去找韩局长谈谈,既然认了女儿,就得好好管着,乔月现在已经是国安局的正式职工,哪能不受约束!”

    张迎春对乔月的工作态度,很是反感。

    一个多星期下来,她出现几次?做了什么工作?完成了什么案子?

    倒是抓到一个变态杀人狂,那事后来闹的挺大,被她折腾的更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她人又不见了。

    何薇暗暗得意,别看张迎春外表强硬,可实际上,她好骗的很。

    陈博文一声不吭的上了楼,把自己关进了书房,还锁上了。

    人越老,性格越古怪。

    另一边,封瑾将车子停在房子外面。

    乔阳下了车,看见古朴雅致的房子,惊讶的说不出话。

    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韩应钦竟然也来了。

    “听见汽车声音,就知道你们回来了,菜买了吗?没买的话,我让小四去买,今晚咱们好好喝一杯!”韩应钦似乎很高兴,脸上的笑容,像阳光般的灿烂。

    “爸,您也知道了?”乔月觉得封瑾背着她,不知干了多少事。

    韩应钦走过来摸了摸她的脑袋,“他给你请假,丫头,你不会忘了,即便是国安局,也得要上班报道的吧?”

    “呃……”她还真的不知道,还以为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在家待着,等着任务下达呢!

    “今晚还有个会,等吃过晚饭,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不要总是迷迷糊糊的,以后国安局还得交到你的手上,挑不起大梁可不成!”韩应钦放开手,语气轻松,但眼睛看着乔月,却有些不舍的情绪在里面。

    “您是不是有事?”乔月能看出他眼神里的异常,虽然不多,但的确是有。

    “没只要你快点成长起来,替我分忧,我就安心了,行了,快进去吧!”他又看向乔阳,睿智的眼神,看的乔阳有点害怕,“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我听说了,你妹妹的做法,我并不赞同,但是你也要自我反省,为什么别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却看不出来?过份的善良,就是笨,知道吗?”

    “我……我知道,以后不会了。”乔阳羞愧的脸都红了。

    或许,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就好像,他永远也长不高一样。

    乔月敏锐的感觉到,干爹今天的话有点多。

    她看了封瑾一眼,那个人正在开门,压根没有打算要回应她的意思。

    进了门,阿熊被支走了,国安局的食堂,给他无限量的供应,还有独立的宿舍,跟石磊一样的待遇。

    乔阳心情被的沉重,走进院子,也没了看风景的心情。

    “哥,你不要想太多,我知道你只是不想伤害别人,慢慢来,时间会改变你,我们都会被生活磨砺掉!”乔月不忍他那么难受。

    乔阳点点头,但是内心的苦闷还是只多不少。

    有了韩应钦,这一顿饭,自然是他跟封瑾完成。

    莫天霖跟祁彦都来了,好兄弟总算有了名份,他们当然不能缺席。

    小四跟安德烈是来找领导汇报工作的,找到封家,看见满桌子菜,当然谁都不想走。

    秦夏跟崔义也来了,那二人都是他们的老大,喜酒还没喝上,礼物一定要送。

    结果人越来越多,长方形大餐桌,坐的满满当当。

    韩应钦亲自下厨,在厨房里忙的团团转。

    封少却有点不高兴,本来想清静的吃顿饭,好家伙,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韩应钦笑呵呵的说道:“等办喜酒的时候,人可比这还多,就当在京都办了一次,等回到衡江,还得再办,可不能随便了事!”

    “当然不会,我们打算的是,过年回家办婚礼,衡江一场,他们老家再办一场,两边都不能怠慢。”封瑾考虑的很周全,完全不用乔月操心。

    “你有打算就好,虽然乔月不在意这些过程,但你不能不在意,安平跟他奶奶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否则你这么擅自做主,谁能同意?”韩应钦这是在敲打他。

    晚上这栋两层的房子,热闹非凡。

    不过幸好都不是爱热闹的人,也没有闹的太出格。

    就是祁彦喝的有点高,跟谁都要干杯,那一杯一杯干下去,可不得喝醉才怪。

    “我送他回去。”莫天霖面无表情的把他搁在自己脸上的爪子拍掉,眼底的嫌恶明显极了。

    乔月点点头,看了眼祁彦的醉态,再联想到穆雨彤的话,她敢肯定,这俩人还没闹明白,否则怎么会来一个借酒消愁呢?

    秦夏跟周一明也紧接着离开,不过在封瑾的威逼下,两人很自觉的收拾了碗筷。

    本来乔月要卷袖子干的,但是被他们拦下了。

    今天可是她的大日子,哪能让她劳累,况且晚上说不定还有活动呢!

    大家心知肚明啊!

    乔阳看着他们都走了,便默默的开始收拾客厅,把所有的东西放回原位。

    妹妹家里的高档用品,全都让他感到惊叹,原来还有冰箱,原来不只是煤炉可以做饭,还有那抽烟机,真的是太好用了。

    想想他们老家的厨房,每次奶奶做饭,都被呛的受不了,尤其是夏天,里面热的跟蒸笼一样,还得忍受着烟熏火燎。

    乔月也要跟他们一起去开会,所以封少囧了,空档档的房子里,还是新婚第一晚,难道就要留他独守空房吗?

    乔月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他哀怨的眼神,忍不住偷笑,走到门口,还是回了头,“我会尽快回来,你不要跑远了。”

    封瑾双手插在口袋里,白色衬衣,黑色长裤。

    很寻常的衣服,可因为人家身材够好,腰长腿长,这一身寻常的衣服,也能穿出高端的感觉。

    他的头发长了些,有些碎发微微遮住眼睛,留下一处阴影。

    他站在门廊的灯下,在昏暗的夜色中,再加上满眼的深情,帅的让人移不开眼。

    温欣站在不远处,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美景,看的她心如小鹿砰砰乱跳。

    这个男人,太对她的胃口了,她非要得到不可。

    温欣很快便走出了家属楼,在路边等着乔月走出来。

    憋在心里的话,如果不说出来,她非得被憋死不可。

    乔月也看见她了,不过这一回,她没有暴怒,也没有直接上前把人家怎么样,她只是很安静的笑着。

    “她是谁?”韩应钦也注意到了。

    安德烈玩味的笑,“还不是有人招了烂桃花,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早说长的漂亮的男人靠不住。”

    小四嗤笑,“难道你不是?还好意思说别人!”

    “局长,我先过去一下,你们进去吧!我马上就来。”乔月很平静的说着话,在跟他们打了招呼之后,便走向温欣。

    “你们去查一下这个温欣,明天一早,资料交给我。”韩应钦眯起眼,眼中光芒凌厉。

    温欣看着走过来的乔月,开门见山的说道:“说吧!你想要什么,不管是钱还是其他的东西,只要你肯离开封瑾,想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乔月抄起手,她在笑,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直白的抢劫台词,“我为什么要提条件?我现在什么都有了,钱,权利,要什么有什么,你又凭什么会认为,你现在的条件,会比我的好?”

    “不可能,人的贪心无限大,总有想要却又得不到的东西,再有钱的人,还是会贪恋金钱,至于权利,你不就是一个家庭主妇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