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喂鲨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纸牌摆到桌上,还要比点数。

    鉴于她之前的赢钱次数,不得不让人怀疑,她要么是出老千高手,要么就是跟荷官串通,或者她本身就是这里的人。

    刺激程度上升到赌命,那么一切就得从另外的角度再来看了。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个叼着烟斗的中年大叔,走了过来。

    “小姑娘莫要那么凶残,赌钱玩的就是一个高兴,何必搞的血肉模糊,不如由我这个老家伙说个和,比点别的吧?”

    这位大叔长的很有特点,属于在人群里很打眼的一位。

    八字胡,小细眼,嘴里的烟斗还在不停的冒着烟。

    有点像……像老旧的煤炭火车,哐当哐当的缓慢往前行驶。

    “你是谁?这里轮得着你说话吗?”刺青男完全不领他的情,他的事,需要一个糟老头子给他说情吗?

    “呵呵!小伙子,我这是在帮你,如果我不出声,五分钟之后,你就躺地上了,至于我是谁,承蒙大伙的抬举,叫我一声八爷。”

    “八爷?”人群发出一声惊呼,显然是有认出他的身份。

    “您就是琨布的八爷?”

    不知提了一句,让坐在对面的乔月跟封瑾,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

    琨布的毒枭大享,之前封瑾告诉过她一些情况,但是当时他们已经远离t国,而且最近京都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们把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

    对于琨布,只要他们别过份,别过多的渗透进帝国,他们可以当做没看见。

    谁让他们本国人,都是靠种植毒品为生的呢!

    封瑾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了乔月的手,两人互相交换了心思。

    封瑾终于说话了,“八爷想赌吗?我可以奉陪!”

    乔月诧异的看他一眼,这一点,是她没想到的,封瑾居然要直接对上八爷。

    “呵呵,还是年轻人好,有冲劲,也有干劲,不过像封少这样的人才,我还是很欣赏的,今天碰上了,封少也开口了,那我也只能奉陪,”八爷稍稍举了下手,让宽大的袖子掉了下去。

    后面马上有随从送来毛巾,给他擦手。

    还有美艳的女人,走过来给他重新装上烟草。

    那女人的胸,挤在一块,好像快要从衣服里爆出来似的。

    她走过的地方,男人的眼睛,也跟着她动,恨不得把眼珠子抠下来,装在她身上。

    刺青男一脸大写的懵,正要说什么,就被几个人强行带走了。

    “封少,你想赌什么?又打算怎么玩?”八爷的小眼睛贼溜溜的转动,狡猾的跟狐狸一样。

    乔月不作声了,安静的坐在一边。

    男人在外面,一定得给足他面子。

    “梭哈!”封瑾双手撑在桌上,刚才乔月在玩的时候,他敛去了所有的气场,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她身边,当一个旁观者。

    但是现在,他气场全开,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八爷身后的美女,也将目光投向他,这个男人真的很俊美。

    当然,乔月小巧精致的五官,也同样引来很多男人的注意。

    大波美女见多了,像她这样的小家碧玉型,才是最得男人胃口的。

    封瑾一记冷眼扫过去,那些男人马上把眼睛移开了,“如果八爷没意见,那就开始吧!”

    “可以,但是得先说说赌注是什么,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缺钱,如果赌注是钱的话,我是没什么兴趣的。”八爷色眯眯的视线,转向旁边的乔月。

    封瑾的气息就在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猛的站起来,眼中的风暴已经酝酿,“我抬举你,才叫你一声八爷,否则你以为自己是什么?”

    张震天也从后面走上来,抱着拳站到封瑾身边,“八爷,说白了,你就是个卖药的,迷惑人心的药,听说最近t国王子亚瑟已经拟定清扫琨布的毒品行业,想必八爷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是你居然还有心情在游轮上玩赌局,想必这里有你必须要做的事。”

    在他们双方对上之时,现场的保安已经开始清场了,这会也就剩他们几个人。

    八爷眼中的狠意聚拢了又散,散了又聚拢,脸上肌肉也在不停的抖动,“很好,帝国果然是人才备出,本来之前听说京都发生政变,我就在想,是真有其事,还是传言,现在看来封少是个很有魄力的人,是个做大事的,我之前其实也没说什么,封少何必动怒,你的赌注随意挑,我的嘛,是人。”

    他朝后面勾了勾手指头,刚才的大胸美女,迈着妖娆的步子,走了过来,一双媚眼,还不停的勾着人。

    这绝对是个十足十的妖精,一直有意无意的朝着封瑾跟张夺震天放电,至于乔月,被她自动忽略。

    女人在她这儿,不存在丝毫的威胁,因为只要是男人,都逃不过她的掌心。

    “这位小姐,你的眼睛抽筋吗?”乔月玩味的笑着,手上还先前留下来的枪。

    他们的武器在上船的时候,都被收走了。

    船上除了负责安保的人,其他人都不允许携带武器。

    乔月的提问,引来少数人的笑声。

    美女本来还在放电,被她这么一问,小小的尴尬了一下,不过人家也是见大风大浪的人,这么一点为难,小菜一碟。

    “小妹妹,我这不叫抽筋,是放电,也叫抛媚眼,你年纪还小,况且先天条件不足,恐怖是施展不开。”

    乔月眯着眼,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十秒,然后不怒反笑,“哦?我先天条件不足?很好,这位八爷,你刚才说了,要拿这位美女当赌注是吗?”

    “你有什么想说的?”八爷还不是太将她放在眼里,所以问的也是漫不经心。

    “我们同意你的赌注!”

    “你的意思是,你也愿意被当成赌注了?”八爷是个老色鬼,女人玩的多了,就想找点新鲜的。

    况且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女人跟衣服的价值等同。

    “八爷是不是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我说的是我们同意你下的赌注,仅此而已,如果我们赢了,我就要这个女人,听说这儿附近有鲨鱼,我很想看看,就让她下去喂鲨鱼吧!老公,你觉得怎么样?”乔月转过头,俏皮的朝封瑾眨眨眼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