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月事来了
    座位的缝隙不宽敞,椅子也有些陈旧。

    封瑾迟疑了下,还是把外套脱了,给她垫在屁股底下。

    “是不是太夸张了?山野林地,都照坐不误,而且这椅子看上去也不是很脏啊!”乔月失笑道。

    “那也不行!”封少的洁癖,说来就来,不分时间地点。

    乔月没法子,只得乖乖坐在他的衣服上,要知道,这件外套,大几千块呢!就这么被她坐在屁股底下了。

    封瑾坐在外侧,让乔月靠着车窗坐,他用自己的身体,尽量隔绝其他的气息,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再换个座位,因为前面有个人,把鞋脱了,双脚踩在椅子上。

    不文明是肯定的,关键是味儿还挺大。

    再瞧瞧后面的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直接就在车厢里给孩子把尿,幸好孩子倔着不肯尿,否则这地上又得多一摊液体。

    可是后面又上来几个人,坐到后面去了,这下想换座位都不行了。

    这一刻,封少开始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搞什么体验生活了,环境太差,他坐立难安。

    刚刚,只要一想到,媳妇屁股底下坐着的椅子,被很多人都坐过了,尤其是被像前面那样的男人坐过,他简直头皮发麻,忍无可忍。

    非得把衣服垫在媳妇的身下不可,否则他会暴跳如雷。

    旁边邻座的大妈,一直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又见着封瑾的洁癖,不客气的讽刺道:“哟!要是嫌脏,干嘛不做私人小轿车,那多气派,何必要跟咱们这些粗人一块挤公车呢?”

    封瑾不理她,伸手打开乔月那边的窗子,先是冷冷的扫了大妈一眼,然后拍了拍前座的男人,冷声道:“请你把鞋子穿上,这里不是你们家的炕头,你自己闻不到臭,不代表别人也闻不到!”

    封少的话已经是很客气了,看在他们是普通人的份上,还没让他们直接滚呢!

    前面的男人是个胖子,衣服穿的邋里邋遢,一手指还在抠脚丫,听见封瑾的话,回过头也一样冷冷的瞄了他几眼,“这儿也不是你们家,我买了票,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管得着吗?我看这位大姐说的真没错,要是嫌弃这儿脏,就去做小汽车好了,又没人请你们坐。”

    这时,客车女售票员,跨着包走了过来,嫌恶的看了眼男人的脚,“这位先生说的没有错,虽然你买了票,但是也不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我坐在前面都闻见你脚臭了!”

    做为售票员,他们倒是真心希望,上画的乘客,都能有素质,有自觉性。

    乔月静静的看着,头靠着窗子,闻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她喜欢看到封瑾面对琐事的样子,看着他皱眉为难,很有意思。

    隔壁大妈翻了个白眼,心里不满,嘴上却也没说什么。

    抠脚大汉不情不愿的把脚放下来了,但是为了报复,他把手往座椅上擦了又擦。

    封少的脸又黑了,同时又庆幸,刚才没让媳妇直接坐在椅子上,简直太明智了。

    乔月忍着笑,坚决不笑出声。

    这位其实也是很傲娇的,现在傲娇加洁癖,没有拉着她跳车,已经很好了。

    车子开动,售票员从头走到尾,把车钱收了。

    在接过抠脚大汉的车钱时,眉头皱了一下。

    虽说钱没有脏的,但是这位根本就没有洗手啊!

    抠脚大汉好像是故意的,“接啊!给钱都不要吗?我的脚不臭,我一个星期,至少洗两次脚的呢!”

    乔月又将窗子,缝隙开的更大了,否则她真的受不了。

    可是后面坐着的妇女不乐意了,直嚷嚷道:“你们把窗子开小点,我家娃儿要睡觉,冻坏了可不得了。”

    乔月的小脸拉下来,心情不好,但还是把窗户关小了点,总不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封瑾见她忍耐的小脸,最终还是受不了,“我们下车!”

    就是走路,带着她穿山而行,也比坐车好。

    乔月按住他,“等到了下一个小镇,我们再下车也不迟,现在就将就一下吧!我有点累了。”

    她将头倚在封瑾的肩上,昨儿她月事就来了,今天是最不舒服的时候,身子软软的,又被周围的气味刺激到,感觉浑身不舒服。

    封瑾揽住乔月的肩,面色不愉,“你再坚持一下,师傅,下一站还有多久才能到?”

    “大概半个小时吧!可是你们买了全程的票,怎么要半路下车?”司机是个憨厚的汉子。一般人可都不会这么干。

    “我妻子有些不舒服,这里空气不好!”封少的脸色已经冷到了极点,让车里的温度都跟着降了好几度。

    隔壁碎嘴大妈,不屑的撇了撇嘴角,“真是娇情,小伙子,这娶媳妇,还是得娶好生好养的,那些娇里娇气的小姑娘,根本要不得,你瞧瞧我女儿,多少人家抢着上门说媒,可我一个都看不上。”

    大妈身子后撤,露出坐在里面的黑脸女子。

    五官长的倒是还凑合,就是个子高肩膀很宽,如果不是胸前突起,很难第一眼看出她是个女人。

    封瑾被她说的烦了,怒吼道:“再不闭嘴,就滚下去!”

    他突然拔高了嗓音,与生俱来的气场,无形的释放,车里的人都感觉到了恐惧。

    碎嘴大妈吓的一哆嗦,根本不敢还嘴。

    前面的找错脚大汉也默默坐直了身体,想来后面那位,是个在身份,有地位的人。

    封瑾掏出卫星大哥大,拨了猴子的电话,通报位置,让他们尽快派车子过来。

    猴子本来就一直跟在他们车子后面,以防万一。

    至于八爷,已经被带到血狼总部了。

    这下,不用到小镇,封瑾让车子马上停下。

    猴子的车子开过来,封瑾便带着乔月下了车,那位外套他带下车,扔到了垃圾桶。

    看着外面的小车飞快的开走,车上的人不免唏嘘。

    果然是有钱有势的人,看他们的车,就知道了。

    “老大,衡江的别墅,我已经让人进去打扫过了,可以直接住进去,佣人是黄萧然找来的,他听说嫂子回来了,高兴坏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