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偷鸡蛋的小贼
    乡下人结婚早,乔奶奶还不到六十,身子骨硬朗,腿脚灵便,不管庄稼地里,还是家务活,都干的井井有条。

    乔月点点头,学着奶奶的动作,几次下来,惹的奶奶呵呵直夸自家孩子聪明。

    “妈,咱家老丫头以后是享福的命,田里的活不会也没事儿,”乔安平也疼爱女儿,但是男人比较含蓄一点,心疼归心疼,也说不出什么肉麻的话。

    “也是,封家那样的人家,进出坐的是小车,住在军区大院,哪里有苦头吃,我家老丫头就是有福气。”乔奶奶一脸的欣慰。

    提到未来的亲家,乔安平也很高兴,“封瑾那孩子,可真是不得了的人物,听说军衔又升了,年纪轻轻,已经是上校。”

    “哎哟哟!那得是多大的官?可惜就是性子冷了些,不爱说话,正月十五那回见着,我都不敢看他。”乔奶奶唏嘘不已,想她一个农村老太太,见着那么大的官,还能挺直腰杆坐着,已经不错了。

    不过那天,他好像有重要的事,只匆匆点了个头,就走了,让人感觉不容易亲近。

    乔月刚学会拔秧,正干的津津有味,听他们提到结婚,再想到记忆里的封瑾,头皮像是要炸开似的。

    听说是上上辈子的交情,乔月的爷爷,当年从战壕里救了封瑾的爷爷。

    这份恩情,到了乔月他爸这一辈,封家还是没能放下。

    封瑾的爷爷急了,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非要在活着的时候,把孩子的亲事定下。

    算起来,乔月拢共只见了他两次,两次都吓的要哭了,躲在奶奶怀里,根本不敢看他。

    “奶奶,爸,你们不觉得他年纪太大了吗?”不管以前的乔月咋想,反正现在的她,还不想结婚呢!

    整整大了十岁,真的很老嘛!

    她很嫌弃,非常非常嫌弃。

    乔安平乐呵呵的说道:“谁让你出生晚了十年,要是早出生几年,你爸现在都能抱外孙了。”

    “在孩子跟前,瞎说什么呢!”乔奶奶训斥他,转头又温和的跟乔月说,“丫头,你听奶奶说,老一辈的人都说,年纪大的会疼人。”

    这话说的,乔奶奶自己都不相信,那个封瑾,看着也不像是会疼人的,冻死人还差不多。

    乔奶奶只好又改了口,“咳,性子冷淡些也没事,反正你这丫头话也不多,过日子嘛,凑合着过就成。”

    乔安平也道:“封家那边说了,等咱们忙过这一阵,就来提亲,先把亲事订下,过三年,到了十八岁,再办婚事。”

    “爸,我才十五岁呢!”乔月急了。

    上校算个球,跟她有毛关系。

    乔奶奶轻声安抚,“也没说让你现在嫁,先订下,那么好的亲事,不抓紧了,被人抢跑了咋办。”

    乔月很无语,抢就抢呗,她巴不得呢!

    乔阳来回挑了几趟秧把,站在田头,甩着草帽扇风,“小妹,别干了,去看看我下的鱼网,要是有鱼,中午咱家就能加菜了。”

    乔奶奶也催她,“去吧去吧,咱家几只母鸡也要下蛋了,得去看着,要不然又得被那几个小子偷去吃了。”

    “那我下午还来田里干活!”乔月在浑水里洗了手,拎起秧马凳,又蹚着田泥走回田梗上。

    乔老太乐呵呵的笑,笑的脸上皱纹挤在一块,“我们家老丫头,今儿变勤快了。”

    乔安平也道:“这丫头以前娇气的要命,今儿居然主动下田干活,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那是她长大了,懂事了!”乔奶奶倒是没想别的,只觉得欣慰。

    乔月拎着布鞋,在家门前的石跳上,洗了脚上的泥巴,随便晾一下,便穿上了鞋袜。

    “咯咯哒!咯咯哒!”院子里的母鸡,扑腾翅膀,从窝里跳出来,伸长了脖子,急着给主人报喜。

    乔月顺着声音走过门楼,鸡窝就在西院墙边上,墙外面是奶奶种下的棉花跟玉米秧,已经长的齐腰高了。

    院墙下掏了个洞,好让鸡鸭们进出方便,不用再从院子里经过,避免了院子里到处都是屎。

    鸡笼里只有一个鸡窝,母鸡们轮流蹲在里面生蛋,还挺守规矩。

    乔月探头去看,鸡窝里除了几根鸡毛,啥也没有。

    鸡蛋呢?咋不见了,难道这家伙虚报成果?

    这时,院墙外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拿到了吗?”

    “那当然,瞧瞧,都在这儿呢!”

    “赶紧走,我快饿死了!”

    紧接着,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渐渐走远。

    乔月撇了撇嘴角,冷笑着,抄起家里赶鸭子用的竹竿,就朝外面跑去。

    竹竿的顶上栓着一块破布,每次一挥竹竿,鸭子瞅见了,都得吓掉头就跑。

    **

    说起方四牛,村里人人喊打。

    他绝对是村里的一大祸害,哪家有鸡,啥时候下蛋,他摸的门清。

    要不是怕偷鸡会被大人找上门,他才不屑于偷几个鸡蛋呢!

    三个熊小子,揣着刚偷来的鸡蛋,跑到一处没人的地方。

    点上火堆,用树枝吊起一只搪瓷缸,里面装着水,架在火上煮鸡蛋。

    “四牛,听说你把乔月脑袋开瓢了,她在家躺好几天,你不怕她哥来找你算账?”说话的是黑小子,又黑又瘦,名叫张大宝,跟方家是邻居。

    方四牛盘着腿,人五人六的坐在地上,黑黝黝的脸上,尽是无所谓,“他们一家都是窝囊废,一巴掌下去,也拍不出半个屁,老子能怕他吗?”

    听着搪瓷缸咕嘟咕嘟的泛着泡,方四牛又懒洋洋的撑下个懒腰,“谁让乔月那丫头嘴欠,咱几个偷点鸡蛋,屁点大的事,她还敢去告状,我不揍她揍谁!”

    还有一个少年,名叫杨树,梳着二分头,贼笑着问道:“她要是再敢告状,你还打不?”

    “打,当然打,老子缴了她的辫子,让她当秃子去!”方四牛一脸蛮横,这时肚子又叫了起来,“鸡蛋煮好了没有?老子快饿死了。”

    “应该行了,赶紧拿下来。”杨树伸手去端搪瓷缸,烫的直抽气。

    “刚下的鸡蛋,就******香。”张大宝跟饿狼似的,捞起一个鸡蛋,顾不得烫,刚剥了壳,就往嘴里塞。

    “那是,刚从鸡屁股拉下来的,能不新鲜,”杨树不甘落后,也飞快的剥了鸡蛋壳。

    “滚你娘的,会不会说人话!”方四牛踹他一脚,手里的鸡蛋已经剥了一半。

    三个臭味相投的少年,相视一笑,再也没有比偷吃更爽的事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