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吃午饭
    奶奶坐地井沿边洗菜,井水冰凉,天热的时候,用井水冰西瓜,那个冰凉劲,简直不要太爽。

    乔月也蹲在她身边,学着她择菜洗菜,现在她成了乡下丫头,如果啥也不会,还怎么生活下去?

    才不要被人看扁,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

    厨房的灶台,老式的锅灶台,不过乔月他爹手巧,即便是泥巴糊起的灶台,也一样拾掇的平平整整。

    “奶奶,我能做什么?”乔月站在厨房门口,总觉得要做点什么,不然让一个老人家忙碌,感觉不太好。

    “你到灶台后面烧火吧!大锅做饭,小锅炒菜,先把大锅的火烧旺,等米饭烧滚了,再把大火移到小灶去,不然米饭就要烧焦了。”乔奶奶手脚麻利,淘米下锅,架上竹锅筏。

    泡了自家晒干的虾米,用盐,酱油,醋,加上新鲜的大葱,还有自己酿晒的黄豆酱,搅拌一块儿,放在竹锅筏上。

    蒸青椒也得用黄豆酱,舀些猪油跟盐就够了,啥调料也不要。

    乔奶奶喜欢做蒸菜,一锅熟,省了炒来炒去的麻烦。

    这个年代,哪里有抽烟机,纵使窗户开的再大,一炒菜,还是满屋子的油烟,很呛人。

    看着新鲜的韭菜,乔奶奶提议道:“今儿没鸡蛋,咱把韭菜腌一腌,明儿早上吃稀饭,还可以当咸菜吃。”

    “奶奶,我想吃咸鸭蛋,”乔月探出头。

    “咸鸭蛋?成,我这就掏几个出来,搁在锅里一起蒸了,”乔奶奶爽快的答应,家里的好东西,本来就是留给孩子们吃的。

    乔月看着老人家匆忙离开的背影,心中一阵温暖,在灶火映照下,小脸红通通的,十分好看。

    等到大锅里的热气上来,整个厨房都像迷雾天宫似的,雾气蒙蒙。

    锅里蒸着的菜,香味也飘了出来。

    午饭摆在堂屋,外面还很热,晚饭才可以摆到院子里。

    乔家父子,扛着农具从外面回来。

    在门口的小沟边洗了脚,趿上拖鞋。

    “真香啊!奶奶,饭好了没?”乔阳饿的前胸贴后背,他力气大,饭量也大,吃饭的粗瓷大碗,他能吃三大碗米饭。

    他们住的村子叫桃园村,是个物产丰饶的小村子,只要不赶上灾年,一天三顿,也能吃上两顿干的。

    就是路不好,泥巴土路,坑坑洼洼,坐着三轮车,能把人颠的飞起来。

    “快了快了,就知道你一进门就得喊饿,今儿中午都是你爱吃的菜,再等一会!”乔奶奶用碗装了几个咸鸭蛋,从屋里走出来。

    乔阳看到咸鸭蛋,乐坏了,“奶奶,你今儿咋舍得掏咸鸭蛋了?”

    “是你妹妹想吃,待会吃晌午饭的时候,可不准跟你妹妹抢,”奶奶护着孙女,宝贝的紧,乔家可不兴重男轻女这一套。

    乔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家里,又只有乔月一个女孩,能不宝贝嘛!

    乔安平不怎么爱说话,走到堂屋里,拿出从小卖部打来的散酒,摆到桌子上,准备待会喝两杯。

    乔奶奶回到厨房,掀开大锅的盖儿,先把锅里的米饭抄了抄,再摆上木头做的蒸屉。

    洗好的咸鸭蛋,用碗装着,搁进几个蒸碗碟中间,“老丫头,赶紧起来吧,火候够了,剩下的用小火烧着就成,灶下待着太热了。”

    “还好,小窗户有风,也不是很热。”在她坐着的灶洞边上,开了个巴掌大的小窗户,有凉风不停的吹进来,透过小窗子,还可以看到屋外碧绿的水稻秧苗。

    不远处,张大宝拎着渔网,杨树手里提着两条鱼,用草绳栓着。

    两人都很狼狈,身上都是泥水,打着赤脚在朝这边走,倒是没看见方四牛。

    乔月清理掉灶洞边的草灰,防止火从灶洞里蔓延出来,然后才站出来,“奶奶,炉灶口我已经收拾好了,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不等乔奶奶回答,她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得赶在哥哥看见之前,把那两人拦下来。

    张大宝满心郁闷的走着,一抬头,看到乔月朝他跑过来,下意识的,想逃。

    “把鱼给我,然后你俩可以滚了。”乔月一把夺过渔网跟鱼,看也不看他们二人,回身便跑回家。

    张大宝抹一把脸上的汗,跟杨树两人郁闷的走了。

    远处的芦苇丛后面,方四牛正坐在那,等着他俩过来。

    三人蹲在一处,方四牛恨恨的咬着牙,“你俩可别给我犯怂,这口气要是不出,我就不叫方四牛!”

    张大宝有些退缩,“你还要跟她对着干哪?有那个必要吗?”

    杨树赞同他的话,“我妈让我下午到田里栽秧,我要是再不去干活,她非得揍死我!”

    “滚吧!你们不干,我自己干!”方四牛咽不下这口气,也知道这俩货,很不给力,还不如他自己单独干。

    乔月拎着鱼回到院里,乔阳看见了,有些吃惊,“这么大的鱼,真是咱家网到的?”

    “可能是今天水位高吧,这鱼现在也炖不上了,搁到晚上,也得臭了,奶奶,怎么办?”乔月扔下渔网,拎着鱼,跑进厨房门口站着。

    乔奶奶回头,“哟,这么大的两条鲫鱼,待会腌了吧,再用烟熏一熏,也不会臭。”

    “那我搁这儿了!”她把鱼挂在桌子角,“奶奶,午饭好了吗?”

    “差不多了,去把桌子收拾出来,喊你爹过来端菜。”

    “知道了,”乔月也是真的饿了,感觉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饿的前胸贴后背。

    摆好了碗筷,乔阳跑去厨房,好像长了八只手似的,一趟就把菜全都端来了。

    乔安平拿出两个酒杯,“妈,您就别忙了,让他们兄妹俩干去,我给您老写杯酒?”

    “倒一杯就成了,这酒喝了上头,你也少喝点,待会吃过午饭,都到床上躺会,下午才有精神干活。”乔奶奶叮嘱。

    到了芒种节气,天亮的早,黑的迟,六点多,外面还是一片亮堂。

    四方桌,正对着门的坐位,是留给长辈的,他们家只有乔奶奶能坐。

    乔安平抿了一口酒,痛快的直吧唧嘴。

    乔阳顾不得说话,捧着大碗,往里扒拉点虾米蒸酱,拌一拌,再拿一根嫩葱,扒一口饭,咬一口葱,那个香啊,恨不得把碗都吃了。

    还在找”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