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夜路(加更)
    董嘉年比他们所有人都淡定些,“没什么奇怪的,听说人家小姑娘刚出生,这门婚事就定下了,封家老爷子为了还人情。”

    “你怎么知道?”周一明问。

    董嘉年理了理身上的夹克,浅浅的笑了,“因为我们两家住在一个大院。”

    周一明了然了,董嘉年这个人一直很低调,应该说普通。

    长相不错,是个帅小伙,但是工作上,并不出众,也不拔尖,所以也没多少人会去打听他的出身。

    能跟封家住一个大院,不得了哦!

    田鸿把地上的烟捡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以后多多照应,发财就算了,升官可就靠你了。”

    “好说!”董嘉年把烟从他嘴里抢过来,自己点上,猛吸了口,烟劲上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

    熬夜抓犯人,有时就得靠这一口,提提精神,越冲越好。

    郑宏宇还处在震惊之中,摸着自己的板寸头,猛地一拍掌,“政委,老大要结婚了,那他是不是应该请咱们喝酒?”

    周一明冲他翻了个白眼,“是订婚,不是结婚,那小姑娘年纪太小,得等两年,才能结婚。”

    “老牛吃嫩草,不过这嫩草够辣,还真别说,他俩还真挺配。”田鸿正要摸烟,对面来了个小护士,刚好看见董嘉年嘴里的烟。

    “这里是医院,不能抽烟!”小护士很凶,才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

    董嘉年立马赔上笑脸,“对不起,叫我给忘了,老田,还给你!”

    他把烟塞给田鸿,小护士一看,又把矛头指向田鸿,“请你们注意一下影响,现在已经过了探病时间,别在这里影响病人休息,一点常识都没有。”

    陆曼魂不守舍的从病房里走出来,刚才封瑾在乔月走了之后,跟她说的话,以及乔月骂她的话,外面周一明他们的议论声,让这位清高的女子,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封瑾那样一个冷漠的人,居然会扛着一个女人离开。

    不对,她还不算女人,只是一个黄毛丫头,性格也不好,家境更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凭什么那个丫头可以赢她,她不甘心,绝对不甘心。

    陆曼的好胜心,让她无法认输,即便他们就要订婚,也不可以让她死心。

    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就不信搞不定她。

    周一明在看到陆曼走出来时,说真的,他开始有点反感了,“陆军医,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的事,有医院的医生负责,你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陆曼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着,真实的情绪已经快要挂到脸上了,“周政委,协助警察办案,也是我的职责,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知道对错,不用你来教我!”

    陆曼的鞋跟,敲在地板上,塔塔的响。

    估计跟她的心情也有那么一点关系,被人当面羞辱,在她二十几年的人生中,这是第一次,至于之前被封瑾骂,她事后想想,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他说的也没错,只不过方式有点让她接受不了。

    不过没关系,他那样的人,肯定是外冷内热,只要能走进他的心,一定能将他心里唯一的温暖,紧紧抓住。

    周一明拍了下还在怔愣的郑宏宇,“还不赶紧派人去桃园村,把这几个孩子的父母都找来,告诉他们孩子们都安全,别叫他们家里人都担心。”

    这个事不用说,郑宏宇也会即刻就去办,他们有汽车,就是时间会长一点。

    封瑾开着车,一手支着额头,他似乎有点困惑。

    乔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本来是打算好了,跟他抗争到底,可是禁不住睡意袭来,十几分钟,她已经睡熟透了。

    封瑾看了下手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这里离灵壁镇,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干脆把车子开回去。

    有路灯的地方并不多,大多的时间,车子都行驶在一片漆黑之中。

    汽车快要到达灵壁镇的时候,封瑾将车子停在路边,放下座椅,从后面拿来一件衣服,盖在乔月身上,然后自己也躺了下去,双手枕在脑后,睁着眼睛,望着车顶。

    似乎一切已经脱离他的预想,这个丫头,不太可能是个安安静静的妻子,瞧她火爆的脾气,无所畏惧的胆子,以后的日子,一定很精彩。

    乔月这一觉,睡的很不舒服,一直做着恶梦,一会梦到前世,自己在枪林弹雨中奔跑,好几次差点被子弹打中,被炸弹击中,但那一点也不可怕,勇猛到了一定的极限,就可以无所畏惧。

    但是换一种说法,身后了无牵挂,当然不怕死了。

    人,一旦有了牵挂,就舍不得死了。

    外面的太阳刺眼,她用手挡住眼睛,睁开之后,等了好一会,才想起昨晚的事,想起自己现在在哪,再转头一看,驾驶位上的人呢?

    走下车,站在晨风中,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他们停的地方,是一个湖泊的路边。

    而此时,碧绿的湖水中,一个人影时隐时现。

    乔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搞什么啊!一大清早的,他竟然下了湖里游泳,还裸着上身,要不要这么劲爆?

    封瑾自然也看见她了,这一晚他只睡了几个小时,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接连几天,这还是他睡的最安稳的一夜,曾经有很多个夜晚,他只能闭着眼睛休息,根本无法入眠。

    “嗳,我们该走了吧!”乔月双手插在口袋里,不怎么爽快的朝他喊。

    裸着上身的男人,缓缓从水里走出来。

    蜜色的上身,肌肉紧实,轮廓清晰,虎背熊腰却不会让人觉得太壮实。

    前胸有一条长长的疤,还有一个弹孔,打在胸口下方,再往上一点点,他这个人就没了。

    受伤中弹,对于乔月来说,见怪不怪。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任凭你身手再好,枪法再精准,也不可能永远走运下去。

    子弹不长眼,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去见阎王。

    所以当兵的人,可以说,都是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刺激却不安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