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死皮赖脸
    稳妥点,还是待这儿吧!

    龚所长瞧他伤的这样,觉得不妥,“你也是参与者,按流程,应该跟我们回去一并接受调查,要是实在不行,可以先给你安排到镇上卫生院,我们在那儿给你做笔录也行。”

    龚所长这是爱心冒出来了,酗子的模样怪可怜的,说的也真诚,他于心不忍,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意更改。

    王树绑好了两人,也走到乔月面前,看到顾烨的伤势,直皱眉,“你这伤要是不处理好,会感染的,万一发烧你在家里怎么办?”

    顾烨其实想说,老子多少度都烧不死,曾经烧的口吐白沫还不是一样撑下来了。

    但是他现在毕竟不是从前的他,身边有个让他顾虑的人,那些天性还收收敛一点吧!

    顾烨乖乖跟着他们上了车,大不了到时候,他装晕,睡在医院里好了。

    乔月也只好让乔安福跑一趟乔家,跟他们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乔安福拉秧子,不想干,“我这都干了一天的活,累的俩条腿都迈不动了,你让别人去给你报信。”

    被带进派出所,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不想沾,瞧瞧周围看好戏的村民,他恨不得从不认识乔月呢!

    “不去拉倒!”本来乔月还想说,今晚奶奶做了好菜,他要是去了绝对可以饱餐一顿,现在看来,他是没那个口福了。

    “我去吧,乔丫头抓贼是做好事,没什么不好说的,”黄村长毕竟是村长,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乔月对这位村长的印象不错,比杨茂才还靠谱,“那就多谢您了。”

    “走了!”龚所长胳膊一挥,招呼众人上车。

    此刻,打死他也想不到,带进车里的人是谁,要是知道的话,他还能如此淡定吗?、

    当然不可能!

    汽车轰鸣的开走了。

    黄村长瞥了眼乔安福,没好气的说道:“真看不出你跟她是亲戚,这差距也太大了,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世道还不得乱了!”

    王春听到这话,老大不高兴了,“我说黄有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家老三那是憨厚,从来不惹事,你等着瞧吧!乔月这丫头性子太冲,早晚得出事,这一出,事情绝对小不了。”

    “你也是做人婶婶的?有你这样的长辈吗?居然巴着小辈出事,就你们家人重要,别人都不重要是吧?自私自利,跟你们家老大,真不像一个妈生的,”黄有为愤愤不平,这要是他的亲弟弟,小的时候早打死了。

    王春也不怕他,反正又不是他们村的村长,“他俩是不是一个妈生的,那只能去问乔月死去的爷爷……”

    “胡说什么,越说越不像话,”乔安福终于变脸了,说他也就算了,干嘛要说到他爸,人都死了多少年,还翻出来说,这是大不敬。

    万一念叨的多了,老人跑来找他们怎么办?

    黄有为摇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也只是过过嘴瘾,管不到他们,但是这俩人的人品,哪个村的人不知道。

    以后有什么好事,也绝对落不到他家头上。

    派出所的车,也没有多好,老式的吉普车,后面改装成了关押犯人的笼子,乔月四人都坐在后面。

    开车的是王树,龚所长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打盹,脑袋随着车的颠簸一晃一晃。

    顾小爷是真的累了,硬是挤在乔月身边,脑袋要往她肩膀上搁。

    乔月抖了下,嫌恶的把他抖掉,“你干什么?坐好了,别往我身上靠,男女授受不亲!”

    顾烨噗嗤的笑,“男女在一块当然得亲,小月,你行行好,让我靠一靠,我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小爷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样的罪,你就真的忍心?”

    顾小爷又开始装可怜,弄的乔月感觉身上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丫的少来,又不是我让你出现在这儿的,你完全是自己找罪受,活该!”

    她越是躲,顾烨越是要往她身上靠,“小爷还不是为了见你,为了追你,要不然小爷能受这份罪?小月,小月,看在小爷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你别跟封瑾订婚,跟我订婚吧,他能给你的东西,我也能给,而且只多不少。”

    顾烨现在对她产生了兴趣,跟封瑾关系在慢慢拉开。

    靠近这个女人,让他觉得很舒服,这种舒服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