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枪击
    “所长,他们要逃跑!”王树好不容易稳住方向盘,猛地踩下刹车,差一点就撞到路边的大树。

    “什么?他们还敢逃跑?反了天了,”龚所长当年也是当兵出身,一直干到排长,骨子里是军人凌厉,退下来快十年,啤酒肚出来了,人也懒散了,但骨子里的东西,还是在的。

    等车子停下了,他气呼呼的拉开公文包的拉链,掏出配松,打开车门下了车。

    车厢里,顾烨心里憋着恨呢,乔月一发话,他阴笑着往两人腿上一坐,只听见骨头咯吱断掉的声音。

    龚所长打开车厢的门,举着枪威风凛凛的瞪着他们,“都给我住手!”

    四个人混战,车厢里又昏暗,龚所长一时也看不清到底是谁要逃跑,也分不清谁是谁。

    王虎的头朝着外面,在龚所长开门之前,他正努力的往外面爬,当龚所长举着枪,站在他面前时,两个距离近的,不超过一米。

    王虎也看见他的枪了,一咬牙,朝后面踹了一脚,身子朝前扑,一把夺过龚所长手里的枪。

    龚所长察觉到他的意图,慌忙的将枪朝后拿,可是两人的距离太近了,最后枪还是到了王虎手里。

    “都别动,再动我开枪了!”王虎拉上膛,子弹已到了弹膛。

    刚才龚所长拿出枪的时候,没准备用上它,只是拿来吓唬他们,所以他没给枪上膛,没想到这枪会到了王虎手里。

    龚所长此刻内心是崩溃的,难道他是真的老了?枪在手上,都能被人轻松夺走,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昔日的战友。

    王树停好车,打开车里的灯,灯光明亮之后,再瞧见举枪的王虎,他脑门开始冒汗,万一让他把枪抢走,问题可就严重了。

    “王虎,你别冲动,枪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只是抢劫未遂,不会判很重,可你现在的行为,只会加重罪责,快把枪放下,”龚所长额头也开始冒汗,胖胖的身体,有点不堪重负。

    顾烨仍旧坐在那,一动不动,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乔月,要是仔细看,还会发现,他眼里闪动的光,绝对不是害怕,而是兴奋激动。

    因为他看到了,面色沉静的乔月,她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王虎手里的枪,脸颊肌肉紧绷,全身肌肉紧绷,完全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王虎微微勾起嘴角,握枪的手,非常稳,“所长,既然我们犯的不是什么大罪,你不如就当没看见,放我们走,只要他们两个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我们会马上离开这里,再不出现。”

    刘二嘿嘿的笑,甩开顾烨的压制,爬了起来,“他说的对,您何必认真呢,这丫头也打了我们,咱们就算两清了,你也高抬贵手,这样对大家都好,您说是不是?”

    龚所长表情凝重,“你们先把枪放下,我这枪很久没有保养了,万一走火,后果你承担不起。”

    王虎得意的笑了下,枪口仍然指着乔月,他可不傻,这丫头藏的最深,万一叫她趁自己不备,得手了,岂不是功亏一篑,“少在那忽悠我,老子以前又不是没玩过枪。”

    乔月冷呵了声,“所长,你还没看出来吗?他身上肯定背着大案,肯定也不是在这儿犯的案,否则他不敢在这儿混着,现在知道要被抓进去问话,他怕事情败露,想必从一上车就开始谋划了吧?”

    龚所长还不清楚这个事,所里也没有电脑,信息没那么联通,协查的通报,最近也一直没有发下来,除非他打电话到市局查问,才能知道。

    王虎慢慢坐起来,朝地上吐了口血沫子,“本来没想让你们知道,是你们做事太认真,龚所长,我还不了解你吗?本来是想着等到镇上再逃跑,但是这里也没关系,天黑之后,连个鬼影都没有,现在枪在我手里,你还能怎么样?”

    龚新伟开始冒冷汗了,吓唬的招术只能应对普通人,面对拿过枪的恶犯,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看着王虎跟刘二,龚新伟忽然想到一个件事,“今年镇上的连环杀人案是不是你们做的?”

    王虎摇头,“当然不是,如果是我们做的,我们还会傻傻的待在这儿,等着你们上门来抓吗?天大地大,坐上火车离开这里,你们根本就抓不着。”

    龚所长泄气了,“说的也是,不过你们犯下的事,我还是会派人去查,该坐的牢,一天都少不了,快把枪放下!”

    王虎还是摇头,他们当然没做杀人的案子,左右不过是抢劫,只不过抢劫的数额大了点,被抓到又得关上好几年,他们不想到牢里待着,“枪我收下了,我还得带一个人质离开。”

    他计划的很好,也防着最能打的乔月,所以他准备抓走顾烨,这小子没什么大用,做人质最合适不过。

    刘二明白他的意思,按住顾烨的肩膀,要将他拖下车。

    王虎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不离乔月,手上的枪随时都能打响,龚所长也不知道那丫头几斤几两,所以不敢有所动作。

    乔月也不动,看着顾烨被他们拖下车。

    就在顾烨两只脚都要落到地上时,突然失了重心,整个人背朝下,仰着栽了下去,并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

    王虎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变故只在短短的一秒,等他转过头之时,已经意识到不对了,可是一切也已经晚了。

    手碗一阵剧痛,枪被打落,他快速回身,想要再去抢时,眨眼间,那枪已经到了乔月手里,并且枪口直直的对着他。

    场面又安静了,王树反应最快,飞身扑过去,将刘二压倒,龚所长也赶忙掏出手铐,刚才是他大意了,以为只是两个小毛贼,用不着戴手铐,他也只带了一副手铐,便没有用上,谁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

    王虎双手还停在半空,保持着静止的姿势一动不动,他看到乔月握枪的手势,心中大惊,“你会使枪?”

    没拿过枪的人和拿过枪,或者熟悉枪支的人,手势上绝对大不相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