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封少出手(二更)
    ,!

    乔月这边已经摆好了姿势,活动活动筋骨,权当锻炼了,闲了太久没打架,手心都痒了。

    可是就在对方围过来,而她也准备动手的时候,她突然笑了,放下举起的拳头,默默往后退,把竹筐往后拖,里面可是有易碎物品的,都是用钱买来的,别给弄碎了。

    徐混们,一时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刚才还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这怎么突然收拾起东西来了,他们有说让她走吗?

    “喂!别以为示弱,哥哥们就能放过你,刚才让你脱衣服,你不脱,现在要脱也晚了!”

    乔月听着其中一人的叫嚣,默默的摇摇头。

    那人见她不答话,还用带着戏谑的眼神,那人急眼了,“你当老子说着玩呢……”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就飞了出去,撞在几米之外的墙上,后背一个大大的脚印。

    其他徐混全都傻了眼,赶忙回头去看。

    乔月没盯着封瑾看,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看到封瑾出现在巷子口。

    他一定是出来找自己的,既然封少登场了,她还是站到一边去吧!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强到什么程度,就是这几个小喽啰不值得大动拳脚,有点浪费。

    封瑾此刻的面目,可谓冷酷至极,攥起的拳头,手背上青筋突起。

    乔月瞅着刚才被他踢飞的人,我操,居然吐血了,趴在地上动不了,目测距离至少也有十米以上。

    “你!你是什么人?别以为我们会怕了你,兄弟们,咱们一起上,”小头头抢过同伴手里的折刀,冲着封瑾挥舞,耍的倒是有模有样,刀光剑影啊!

    封瑾眼睛都没眨一下,只一下便扼住那人的手腕,反方向慢慢扭动。

    他用了极慢的动作,只听见骨头发出的咯吱声,小头头疼的跪到地上。

    在他膝盖落到地上之前,封瑾一个肘击,击中他的下巴,再踹中他的心窝,小头头倒在地上,直抽搐,那把折刀掉在地上,封瑾一脚踩上去,折刀的刀柄碎成了渣。

    其他几个人,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这位一看就是练家子,明眼人看他的站姿,不是退伍的,就是正在当兵的,还是特种兵一类。

    “跑啊!”

    谁还管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甩开膀子先跑了再说。

    “你们能跑得了?”封瑾的长腿,真的超厉害,几个飞腿扫过去,刚刚跑出去没几步的人,纷纷趴在地上,后背火辣辣的疼,怕是肋骨都断了。

    等他们几个全都趴下了,乔月拎着竹筐,一脸淡定的走出来,跟他抱怨,“你把他们打残了。”

    “那是他们自找的,他们有没有碰你?”封瑾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另一只手拉着她。

    “当然没有,我没弱到那个份上,其实你要是不来,我也能搞得定,就是下手没你那么狠!”

    “你是我老婆!”封少言下之意:你是我老婆,我保护你天经地义,收拾几个小喽啰,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来的有点晚,让他们说了不少下流的话,污染地的的媳妇的耳朵。

    乔月没话可说了,两人边走边聊天,等走到巷子口的时候,乔月忽然想到,“那他们怎么办?”

    封瑾脚步没停,拉着她继续走,“马上就来警车了。”

    果然,他们没走多远,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将那几个人装上车,火速拉走了。

    “他们会被判几年?”乔月好奇的问。

    “这几个人是惯犯,屡教不改,如果今天被拦下的不是你,假如我没有出现,真的被他们得逞,后果是什么?”封瑾怕她在心里觉得,他的做法太狠,置法律不顾。

    的确,如果今天被别的军人看到,绝不会出手这么狠,只会将他们抓住,送到公安局。

    “我当然知道,防范比事后补救更重要,”假如过几天放他们出来,却又有无辜少女遇害,岂不是助纣为虐。

    “那你是在担心我?”封瑾脸上的冰冻,终于化开,听听这语气,有多傲娇。

    乔月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少来,谁担心你了!”

    已经到了干部病房所在的楼层,乔月飞快的跑。

    今天乔安平又是好几瓶水,从上午就开始吊了,一直得吊到午后。

    乔月看着时间不早,飞快的系上围裙,进了厨房,麻利的准备午饭。

    封瑾跟进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乔月,“打开看看。”

    “什么东西?”乔月放下手里的菜,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款机械手表,款式跟封瑾手上戴的,很相似。

    封瑾揉了下她的头顶,“你需要看时间,找不到跟我这一款一模一样,先将就着,等大哥出国,我让他带回来。”

    乔月倒是无所谓,说真的,如果封瑾送珠宝首饰,她无所谓喜不喜欢,但是手表,现在最她最需要的,没有时间观念,很多事都不方便,“可是我没有什么能送给你的,总是收你的东西,好像不太好,要不你还是拿回去吧!”

    “你不要,那就扔了吧!”

    封瑾听到这话,老大不高兴,什么你的我的,难道她想着其他出路?

    哼!绝对不可能!

    其实封少是在砌墙,每天搬一块砖,把围墙砌起来,等到乔月恍然发现时,她已经走不出去了。

    所以说,封瑾不仅腹黑,手段也是牛掰,只要他想,再一心一意的去做,乔姑娘怎么可能逃得掉。

    “那好吧!我中午多做点菜,就算谢你了!”乔月收了礼物,跟他矫情也没用,他可不是那样的人。

    厨房地方不大,不过得先把蜂窝煤点着。

    用酒精跟木炭,还是有烟雾。

    点煤炉子,也是一个技术活,这要是没有木炭跟酒精,就得用稻草跟小树枝,当然了,这些乔月不懂,可她知道怎么用酒精。

    乔姑娘现在的大部分厨艺,也是跟乔奶奶学的。

    老人家做了这么多年的菜,有一定的心得。

    点了两个煤炉子,一个炖汤,一个做饭,顺便还得把菜洗了。

    封瑾没有离开厨房,见她一个人忙碌,怎么忍心,“给我吧!”

    他突然出声,倒吓了乔月一跳,还以为他已经出去了呢!

    “你?”乔月还没反应过来,锅铲就被他拿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