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方蓉出院(三更)求票票
    ,!

    乔月觉得心寒,“范家是什么人,你会不知道吗?他们家拿着钱,让你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真的干了,可你有没有想过,干那些坏事的后果,是你能承受的吗?乔栓,我以前还觉得你挺聪明,是我看错了,你是自以为是的聪明,害人害己。”

    “不,不是的,我下手知道力度,大伯的伤看上去很重,但也不是治不好,我……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乔栓面露痛苦之色。

    “你知道?哼,你说这话不觉得良心会痛吗?要不是我爸走运,及时送到市里的医院,有医术高明的大夫,他的腿可能就保不住了,就算现在接好了,也要修养很长时间,即便长好了,以后也不能干重活,这也叫不重?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你犯的错,自己慢慢悔过吧!”

    乔月在这里待不下去了,起身往外走。

    “乔月!”乔栓忽然大叫,“如果……如果范家失言了,你能不能救救我爸?”

    乔月猛地转身,“你爸怎么了?”

    “他得癌了,几天前查出来的,医生让他住院,可是住院的费用太高了,我们承担不起……”乔栓抱着头,痛苦的揪着头发。

    这事他一直瞒着,只有他们父子俩知道。

    在乡下,得了癌症,无疑宣判了死刑,谁家有那么多钱,去医院治疗,即便治了,也没准治不好。

    既然结果不确定,又干嘛要去花那个冤枉钱,不如把钱留着,置办后事。

    乔月站了好久,“本来我可以好好跟我们说,依我爸的脾气,不管怎样,都会倾尽全力帮你们,可是……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拉开门走了出去,封瑾就站在外面,见着她,抬手将她抱在怀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是成年人,他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封瑾宽厚的肩膀,很温暖,让她很安心。

    “我知道,只是心里还是有点难过,”乔月的脸埋在他胸前,闻着他身上属于他的味道。

    “咳咳!公众诚,注意点影响!”猴子斜倚在几步之外,刚才他也被感动了,是被乔月的诉说感动,弄的人家心里也酸酸的。

    董嘉年一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拿着笔录,“还是得嫂子出马,我马上通知田鸿,让他派人到范家抓人。”

    乔月想到什么,推开封瑾,也没有不好意思,只是抱了下,又没干什么,“范家的人很可能是为了报复我,因为他们家儿子范大柱,有可能涉嫌拐骗少女卖银,我曾经骂过他,你们应该好好查一查,可是说到底,还是因为我。”

    想到这里,她更沮丧了。

    野狼走过来,“嫂子,你别这么说,他们家犯的事,我们会好好查清楚,应该说,这一切都源于人的贪念。”

    “不关你的事,范家买凶伤人的罪名如果成立,跟这件事有牵扯的,一个都甭想跑,之前你是不是拜托郑宏宇,去查范大柱的下落?他那边应该有进展了,我今晚会联系他。”封少面上还算平静,可心里早已掀翻了整个大楼。

    妈的!敢对他媳妇下手,真是活腻了。

    接下来的审讯,由董嘉年接手了,猴子跟野狼还不能闲着,那两名嫌疑人还没抓到,相比乔栓,这两个人可危险多了。

    回到医院,两个便衣已经到位了,他们并没有守在病房外面,而是分别守在楼层的两个入口。

    冷星宇找不到方蓉,岂能罢休,是他的奴隶,他的佣人,只有他才能欺辱方蓉,别的人,怎么可!

    冷小爷也不是一般人,他有自己的路子。

    得知方蓉被人关进精神病院,冷星宇让人开着车,带着伤痛到精神病院去看她。

    他到的时候,一屋子的精神病人,正在集体看电视。

    方蓉的双手都被绑住,还被喂了药,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失了魂。

    只有在药效褪去的时候,她才能想起来,自己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又是谁害的她。

    冷星宇看到她这个样子,会心疼吗?

    当然不会,他只是觉得好玩,原来精神病院的药,还有这样的功能,他真的是孤陋寡闻。

    “救我……”方蓉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认出他的脸。

    在这里生不如死,可是看守太严了,她根本逃不出去。

    冷星宇用那只完好的手,勾着她的下巴,“想让我救你?那你得先让我检查检查,本少爷可不要别人玩料的东西。”

    冷星宇绝对玩的资本,他是官二代,母亲做生意,权跟钱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敢玩的?

    在学校里,他就是霸主,全学校的女生,只要他看上的,可以正儿八经的交女朋友,不高兴了,直接绑了玩够再放。

    反正他老子有本事替他扛着,冷星宇的胆子也越玩越大。

    他最喜欢方蓉,尺度够大,也玩得起,让干嘛就干嘛,该矜持的时候能矜持,该放荡的时候,能放得开。

    方蓉当然也不是真的喜欢他,跟冷星宇在一起,意味她有钱花,有漂亮衣服穿,还可以跟着他出入高档场所。

    否则母亲在封家的那点工资,怎么够发也挥霍。

    所以说,这两人是各取所需,只是偶尔方蓉也会受不了冷星宇的变态。

    病房里的很快传出摇床的声音,门外站的人,心知肚明。

    院长知道送方蓉进来的人不简单,人家走的时候,也特意叮嘱了,不能放她走,也不能让她跟外界有联系,但是冷星宇可以得罪吗?当然不行,所以现在院长很为难。

    半个小时之后,冷星宇拖着衣衫不整的方蓉,大摇大摆的从病房里走出来。

    “冷少爷,你要带走她,恐怕不行。”院长权衡了半天,只能以最委婉的语气,来跟他商量。

    “不行?谁说不行了?封瑾?还是封家?切,他们算个什么,我爸是市长,你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整个衡江市,到底谁说了算,滚开!”冷星宇还真想一脚踹过去,但考虑到自己身上的伤,还是算了吧!

    因为在学校跟人打架,他把人废了,自己骨折了,被老头子禁足在医院,还威胁他,再惹出事,就要断他的粮草,把他扔国外去。

    ------题外话------

    刚才电脑出问题,吓死我了,真他妈的讨厌电脑更新,什么玩意,居然要更新半个小时,要了老命了。

    亲们别忘了投月票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