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穆白认怂(四更)
    “哥,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乔阳心里暖的快要溢出来。就是不知道这么好的哥哥,以后哪个女孩子能慧眼识夫。

    乔阳被她说的不好意思了,“哪有,我什么都不会,也帮不了你什么。”

    封瑾在屋里等的着急,这怎么还不回来呢?

    就在他急的要出去找时,病房的门终于开了。

    乔月一抬头,看见他焦急的目光,倒让她觉得奇怪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十分钟!”

    “什么十分钟?”乔月不明白,直接进了浴室,给他倒,拿下毛巾在水里搓了搓。

    封瑾走到她身后,颇为不满,“你去了十分钟,从这里走到开水间,只需要三十秒,打开水,一分钟,来回两分钟足够了。”

    乔月惊讶的不行,“我碰见我哥了,跟他说两句话都不行啊?你要是嫌弃我慢,可以去找陆医生,人家还是专业的!”

    封少无话可说了,他感觉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怕听到的三个字。

    乔月见他不说了,其实也不至于再揪着不放,即便她是男人,也不喜欢陆曼那样的女人,太虚假了,不真实,而且妄想症极为严重。

    她难道不懂,男人都是犯贱的家伙,你越是上赶着,他越是不把你当回事。

    擦身进行的还算顺利,前面也没什么,后面的血,之前也擦掉一些。

    换了两遍水,又用肥皂把毛巾搓了一遍,再倒热水给他重擦一遍。

    不过在擦到腰部的时候,两个人都尴尬了下。

    乔月直接把毛巾丢在他身上,“上面擦好了,下面你自己擦吧!”说完,转身就走。

    封瑾接过毛巾,无奈的看了看腰部以下。

    唉!真是不听话,这个时候起什么哄。

    乔月跑出洗手间,拍拍滚烫滚烫的脸,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那是人的自然反应,没事没事,很正常。

    可是……可是想的跟现实看到的感觉,能一样吗?

    乔月把窗子打开透气,又把风扇打开,又点上蚊香,才感觉好一点。

    封瑾换了衣服,今天的一身已经弄脏了,他现在穿的是迷彩长裤,意外的,又很合身,将他的腿型完全展现出来。

    头发还湿着,随着他的走动,水滴落在身后。

    “你也去洗澡!”他没有看乔月,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

    “哦!”乔月拿着换洗衣服,头也不抬的跳下床,跑进洗手间,关上门插上门锁,一个劲的用手扇风。

    封瑾贴在门外,“衣服放在那,待会我一块再洗。”

    “不用,还是我洗,你去睡吧!”乔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封瑾摸摸鼻子,笑容坏坏的,“嗯!”

    穿了一天的衣服,当然全换下来,从里到外。

    他不是一个浪费的人,衣服当然也不是穿一次就扔,偶尔能穿上媳妇洗过的衣服,感觉也不错。

    做为单身汉,且不是纨绔子弟,封少以前当然是自力更生,什么都自己来,可怜的独身男人。

    等乔月洗完澡,翻出他的衣服,脸都绿了,同时也想到昨晚……

    哎呀!好丢人!

    已经走到这一步,只能硬着头皮洗了。

    男人的内ku,真是……

    封少在外面荡漾,乔月在里面皱着眉头纠结。

    好不容易洗完了,晾在阳台上,看了看,又觉得不对,将他的内衣跟自己的内衣,远远的拉开距离。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外面出奇的安静,闷骚的男人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呼吸均匀,身体放松,看样子是真的累惨了,

    乔月也不敢惊动他,悄悄关了大灯,从另一边爬上去,掀开被角,一点点的缩了进去,当然也没忘了给他盖被子。

    封瑾什么时候滑进被子里,乔月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揽到怀里,紧紧抱着的,她更不知道。

    乔月后来是被热醒的,感觉自己身处火焰山,到处都是火。

    睁开眼,还是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比平常更灼热的呼吸,正烫着她的脸。

    还有他的手,他的腿。

    我靠!简直把她当抱枕了,就说怎么烫成这样。

    回来的时候,让他输液,怎么都不听,现在发烧了。

    “封瑾!封瑾?”乔月使劲解救自己的手,拍了拍他的脸,想把他叫醒,好歹给自己松绑啊!

    可事与愿违,他不仅没有放开,反而将她搂的更紧,脸贴着她的脸,唇寻着她的唇,眼看着就要吻下来。

    乔月黑脸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占便宜。

    使劲推开他的脸,身子朝下面滑,在滑不过去的时候,在他腰上狠掐了一把。

    封瑾吃痛,抱的松了点,乔月赶忙从下面滑了出去,站到地上穿好鞋,再回头一看,差点笑出来。

    他伸手捞啊捞,把枕头捞在怀里抱着了,还抱的很陶醉,就差没亲上一口了。

    男人哪,其实都是一个德行。

    乔月打开门跑去敲穆白的门,敲了两下不开,又去拧把手,没想到居然开了。

    她冲进去,“穆医生,他发烧了,你快过去看看。”

    穆白在衣衫不整的从里面的休息室走出来,头发乱糟糟的,上衣的扣子还没扣,露出一大片胸肌。

    乔月没所谓,看了也就看了。

    但是穆白炸了,又是捂胸又是扣扣子,一副良家妇女被人占便宜的模样,“谁让你闯进来的,出去出去,到外面等着去!”

    乔月嘴角抽了抽,“至于吗?你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再说,你们做医生的,还不是整天看病人的身体?”

    “当然不一样,你一个小姑娘,盯着男人的胸口看,也不知道避讳,你还好意思说我,”穆白还是很生气,他对身体也是有洁癖的好不好?

    “那就算我错了,麻烦你赶紧去给病人看病行吗?”

    “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穆白黑着脸,也不看她。

    乔月撇了下嘴角,“出去就出去!”

    听到开门关门声,穆白才抬起头,见她真的不在了,急忙跑回休息室,又拿件衣服套在里面,穿了三层,总算能舒服一点。

    “走吧!”再走出病房是,穆白还是那个穆白。

    但是乔月还是注意到他穿了三件衣服,心里一阵恶寒,也不晓得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癖。

    封瑾还保持着她走之前的姿势,穆白走到床边,盯着封瑾看了足足有一分钟,还不够,上下左右都看了,最后啧啧摇头,“没想到发烧的时候,是这个样子,还挺可爱,跟清醒的时候判若两人。”

    乔月目光凉凉的站在一边,声音也同样凉凉的,“你再这么看下去,会让我误会你暗恋他!”

    穆白手里的笔掉了,眼珠子差点也掉出来,“什么,我暗恋他?你那个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都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既然不是暗恋,那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他看,也不给他看病,那我找你来干嘛?你要是再叽叽歪歪,等他醒了,我就告诉他,你趁他睡着了,盯着他看了有一分钟,脸都快贴上去了,还说他可爱!”乔月现在发觉这个人,真是很啰嗦,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八婆。

    穆白牙齿磨的咯吱响,他这辈子都不喜欢打架,也从来没打过人,但是今天,他真的很想揍这丫头。

    他容易嘛他,刚刚缝完冷家小子的脑袋,躺下没有十分钟,就被她催命似的叫起来,发烧而已,叫个住院医来,挂上水不就行了吗?

    大材小用,浪费资源,她懂吗?

    算了,说了她也未必会懂,说不定还会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再把他气个半死。

    穆白发现一件事,单独放出来的乔月,真的真的太可怕了,小丫头不仅武力值高,嘴巴更毒,比他还毒。

    能让穆白承认略逊的人,也忒不容易了。

    开了药,让护士来挂上水,穆白已经怂了,“小姑奶奶,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嗯,可以,不过以后睡觉,记得把衣服扣好,要么就多穿几件,不然再被人看到,你又要吃亏了,说不定还要以身相许,”乔月故意面无表情的说道。

    吊水的小护士还没走,听到乔月的话,小护士睁大眼睛,她根本不知道穆医生还有这等癖好,那是不是下一次,她也可以冲进去,那样就可以看到穆医生美好的身体了呢?

    穆白瞅着小护士兴奋的脸,内心已经崩溃了,以后他睡觉不仅要多穿衣服,还要锁门,锁一道门显然不够,再拖柜子来抵着才行。

    天知道,她们的战斗力有多强。

    “你狠!”穆白朝她竖起大母指,他败了,赶紧撤退吧!

    送走他们,乔月又回到封瑾身边守着,输液是件很漫长的事,这一晚,估计她也睡不了多久。

    闲着也闲着,她从封瑾的枕头底下摸出枪。

    封瑾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把枪放在远处,要放在伸手能够得着的地方才行。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手枪,有点老旧,但是保养的很好。

    乔月把书桌收拾出来,枪放到桌上,拿着手表开始计时。

    拆卸枪支,再组装。

    时间用了太长,再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