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解剖(四更)
    董嘉年终于意识到穆白的难缠跟无耻,他虽然不知道昨晚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但介于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和那些小护士们的窃窃私语,他多少能猜到一点。

    乔月觉得鼻子有点痒,“那就去看看吧,我也想知道,尸检是怎么样的,不晓得穆医生的身体,如果拿来解剖,会不会美的让人不忍下手!”

    穆白阴测测的瞅着她,“你想看,就去看封瑾的身体,他要是知道你那么想看男人的身体,不晓得会不会气炸。”

    乔月忍着笑点点头,“哦,那我就说,你昨晚盯着他看了好久,看的舍不得移到眼睛,还说他的睡相很可爱,很萌!”

    “噗!咳咳……抱歉,抱歉,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董嘉年笑翻了,原来昨晚发生了这么多事。

    穆白磨着一嘴的白牙,牙根都快咬烂了,“你又乱加词,我什么时候说他很萌了!”

    “没有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乔月转头拍拍董嘉年,怕他笑的抽过去,“你也别笑了,穆医生内心的隐秘私事,我不应该拿出来说,你就当没听见,也别告诉封瑾,免得穆医生抬不起头,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啊?不会吧!”董嘉年立刻跟他拉开距离,并用警惕的目光扫射穆白,仿若一个畏惧色狼的良家妇女。

    “你他妈信不信我揍你!”穆白真的想揍人,生平头一次说脏话,真他妈的忍不住了,他怎么就碰到这个劫数。

    这一声吼,刚好经过一间办公室,那么大的声音,谁听不见。

    穆雨彤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刚才大吼大叫,被逼急了要打人的人,会是她哥哥。

    穆白吼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冷哼了声,甩头就走。

    董嘉年笑够了,给她提个醒,“嫂子,穆白这人不好惹,你还是别惹他的好,等叔叔出院,你们回到乡下,跟他也不会有交集,犯不着真的得罪他,以后说不定还有求着他的时候。”

    人这辈子,谁敢保证一定跟医院无缘。

    乔月无所谓的笑着道:“你没发现,他这个人,越吵越有精神,平时就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像个木头人一样,现在多好,有了人类最本质的性情,不也挺好。”

    董嘉年想了想也对,以前只看见穆白对谁爱答不理,可从没有找过谁的茬,总是一句话就能把人堵死,再怎么刺激,也激不起他的情绪,仿佛真像个木头人。

    穆雨彤走到办公室门口,不解看着他们,“我哥怎么了?”

    “他没事,你是穆白的妹妹?”乔月还记得她,为了不让美人误会,她赶紧跟董嘉年拉开距离。

    “嗯,你又是谁?”穆雨彤虽然有点介意她跟董嘉年有说有笑,心里有点嫉妒,但也不至于吃干醋,她也记得昨天这个姑娘跟另一个男人手拉着手,而那个人好像是董嘉年的朋友。

    “我叫乔月!”乔月能看到她眼里的清明,这是个不错的女孩。

    “我叫穆雨彤,跟穆白是同父异母,哥哥跟我一直不亲,没想到他还能跟你吵架,”穆雨彤很羡慕,她小的时候了也羡慕别的哥哥妹妹在一起打闹,哪怕是吵架,过一会就又好了。

    乔月一眼就很喜欢她,“想看你哥跳脚吃瘪的样子吗?”

    “嗯嗯!”穆雨彤直点头,太想了。

    “那就跟我走吧!”乔月冲董嘉年丢去一个戏谑的眼神,小子行情这么好,还不懂得珍惜,暴殄天物。

    董嘉年一脸的莫名其妙,不懂为什么忽然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他对穆雨彤一直就不感冒的好吧?、

    穆白在鉴定中心门外等了一会,见他们还没跟上来,就有点不耐烦了。

    终于看到乔月,正要抱怨,又看到穆雨彤,脸色立刻难看了,“你来干什么?”

    “哥,我……”穆雨彤吓的不敢往前走,平时的干练劲,一到了哥哥面前,什么都不剩了。

    “没事,他又不能把你吃了,”乔月拉着她,明明她比乔月年纪大,可是两人站一块,穆雨彤气势明显就像个小妹妹,“是我带她来的,我们刚认识,有问题吗?”

    穆白始终冷着眼,“没有,但是她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可以进去,又不是没进去过,”穆雨彤小声的抗议,她是警察,好歹锻炼过了,而且也上了一年的班,出警的时候,什么都见到了。

    穆白瞪她,“随你的便,反正我也管不了你!”

    “哥……”穆雨彤眼睛又红了,穆白每次都说这样的话,可是她有多希望哥哥能像平常人家的哥哥一样,管着自己。

    乔月真是看不惯这样做哥哥的,就算他怨恨父母,可这跟妹妹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也不能决定谁是她的父母。

    “穆医生,你见过我哥吧?你觉得我哥是个怎样的人?他对我怎么样?”乔月看着他站在里面穿防护服。

    穆白头也不抬,“你哥是你哥,不用拿他跟我做比较,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我要怎么做,那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即便你哥再好,我也不会像他一样,在我妈死后,我就是一个人了。”

    这话说的比较伤感,有些痛,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外人真的说不了什么。

    穆雨彤低下头,长发垂下来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董嘉年觉得自己总不能一声不吭的站在一边,也太没风度了,便安慰道:“穆医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他嘴上说的话,你不能信,信就吃亏了,有些东西是无法抹灭的,比如血缘。”

    乔月忽然能理解穆白性格形成的原因,但是理解不等于赞同,“一个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生病了没人关心,逢年过节没有想到你,没人给你打电话,也没人记得你的生日,没人在意你的存在,你是真的想要一直一个人吗?”

    穆白突然扔了手边的东西,眼里冒火,“我就是喜欢一个人,你管得着吗?自以为是的人,最让人讨厌!”

    乔月也冷下脸,“让人讨厌也是证明自己存在的依据,至少证明你还活着,等你真的死过一次,就会知道什么是值得珍惜的东西!”

    乔月眼里的伤痛,让穆白意外,终究还是没能吵过她。

    吵不过,那就认输好了。

    “你还要不要看尸检了?不想看可以走了!”他转开视线,也没了戏弄她,报复她的心思,所有的好心情都被搅和没了。

    “看,当然要看!”乔月笑的春暖花开,谁说男人跟女人不可以有友情,其实她的性格,更适合跟男人交朋友,只是这一点不能让封瑾知道。

    “我也去!”董嘉年也换了衣服,“这件案子,很快就要移到我们组了,又是一件难办的案子,上面催的很紧,等田鸿回来,我们就要接手了。”

    结合先前穆白说的,看来这个案子另有隐情,不过这也跟她没关系,她不打算再掺和。

    四人走进去,里面已经站了两个人,尸体就摆在解剖台上,身上盖着布,没盖的部位是裸着的。

    还没靠近,一股恶臭就扑面而来。

    董嘉年直往后退,他是不怕尸体,也不怕腐烂的尸体,可谁让他之前吃多了,容易嘛他,好不容易吃顿饱饭,结果还得吐出来。

    穆雨彤也往后退,她毕竟是新人,这么臭的尸体,怎么可能坦然的面对,总归有点不舒服。

    “穆医生,你来啦?我们等你开始,尸体的表面组织被破坏的很严重,内脏……”年轻的法医对穆白很敬佩,也知道他的来路,便给他细细的讲解。

    穆白点点头,站到解剖台边,便准备开始,不过在开始之前,他还是回头看了一眼乔月,见她神色淡定,既没有后退,也没有面露恶心之色,不免觉得意外,“你还是站在那儿,别过来了。”

    穆白不是良心发现,而是怕她影响自己的解剖,再说了,万一里面有东西喷溅出来,可就不好了。

    乔月也没打算走近,她又不是专业法医,用不着去跟他抢饭碗,之所以同意穆白的请求,也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定力,毕竟这一世还没见过。

    划开死者的肚子,内脏肯定也腐烂,屋子里的恶臭更加令人作呕。

    穆雨彤撑不住,已经跑出去了。

    董嘉年一脸菜色的扶着门,只差一步也要跑了,胃里翻腾,快要折磨死他了。

    但是看到乔月还站在那,他很想冲过去,把她拉回来,“嫂子,你别站那儿了,快回过来吧!这儿太臭了。”多少层的口罩也挡不住这臭味。

    乔月回头看他,将双手插进口袋里,“我们应该尊重死者,这是她留在世上唯一的遗物。”

    那两名法医,同时抬头看着她,偷偷问穆白,她是谁?

    从来没有人站在这儿,看着尸体解剖,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穆白没说话,在这一点上,他跟乔月的信念是一样的,做为法医,更应该尊重死者,尸体是他们留下的唯一证据。

    董嘉年放下捂着鼻子的手,忽然觉得他应该对乔月再多点认知。

    ------题外话------

    这里可能有不专业的地方,勿喷哈!这个案子不重要,没啥关系,很快要回归种田了哈!

    订婚之后,就会去军营,亲们不要急,故事得慢慢说。

    还在找”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