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奸计进行时(一更)
    ,!

    “那就好,我就是怕麻烦,我还想回去跟家人过安稳日子呢,不过这毒的事,你们也遏制不了,这是社会趋势,他们来了,我先走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到部队医院找我,这几天我都那儿。”

    乔月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幸好出来的时候换上裤子了,要不然打架的时候多尴尬。

    郑宏宇狠吸了一口烟,虽然还是搞不懂她说的是什么,“行,那你路小心点,算了,嘱咐的话也是白说,那些碰见你的人才要小心,不过你以后不要杀人了,不是每次都能有人给你善后。”

    乔月把自行车扶起来,“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好好的,我能杀人,我又不是杀人狂魔,行了,我走了。”

    骑上自行车,手扶在车把上,还挺疼的,回去得处理一下才行,过几天封瑾就回来了,不过估计郑宏宇还是会把事情告诉他,即便是被她威胁,这是忠诚。

    乔月离开一分钟后,猴子把车开到跟前,跳下车,先去问了郑宏宇的伤势,再看到那几具尸体,啧啧的摇头,“这回大开杀戒了啊?都是你一个人干掉的?”

    郑宏宇扔掉烟点,站起来,身上疼的他直抽气,“废什么话,老子身上的血都快流干了,妈的,这帮人真是疯了。”

    猴子笑着跑过去搀扶他,“那是肯定的,咱们端掉他们的老巢,缴获那么的白粉,他们能不跳吗?老大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也不让人跟着,唉!”

    “你闭嘴,老大的事,别在外面说,把这里收拾干净,我们撤!”

    “十分钟之内,清理完战场。”猴子笑嘻嘻的朝后面的车,打了个手势。

    跳下来几个人,迅速将尸体装进袋子里,抬上车,清理血迹。

    猴子多警觉,看了眼现场之后,笑着上了车。

    郑宏宇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

    猴子玩味的笑着,“你最近喜欢抹人脖子?”后面三具尸体,都是这么个死法。

    “嗯,当时没办法,他们人太多,我的子弹用完了。”郑宏宇依旧闭着眼睛。

    在乔月抹了两人的脖子之后,他别无选择。

    这三个人的死法,只能一样。

    猴子不再问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大家都是明白人,以猴子的智商,不可能瞒住他。

    但是郑宏宇不能说啊,他必须咬定了,一个字都不能说,现在连老大都不能说,他讲忠诚,也讲信誉。

    答应乔月的事,只要她不对老大有威胁,这事他暂时便瞒下了。

    乔月骑着车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大厅里除了值班的人,就只剩下还没有休息的家属。

    乔月若无其事的将自行车还了,幸好没什么损坏,这年头的自行车,相当于现在四轮小轿车了,那个精贵劲,就甭提了。

    她穿的衣服是深色运动服,伤口在胳膊上,血顺着袖缝流到手腕上,从外面倒是不怎么看的出来。

    穆白刚刚脱了衣服躺下休息,今晚他值班,夜里十二点是最忙的时候,现在能休息一会是一会。

    谁知刚刚躺下,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穆白把被子捂在头上,本来想置之不理,但是外面的人似乎很有耐心,敲的还挺有节奏。

    实在待不住了,穆白阴沉着脸,爬起来穿衣服开门。

    乔月跟玩似的敲门,他冷不丁的开门,差点敲在他的脸上。

    “你又怎么了?”穆白那个怨怼的眼神,不要太怨恨。

    “进去再说,”乔月挤过他,钻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失血有点多了。

    走廊的另一头,一个如鬼魅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又悄无声息的消失。

    回到二楼,关上病房的门,方蓉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

    “小蓉,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封翠云关切的问。

    “妈!”方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妈,我看见乔月走了穆医生的办公室。”

    封翠云皱着眉头,“穆白是他们的医生,她进穆白的办公室,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妈!”方蓉不满意母亲的反应,有些急了,“你咋这么笨呢!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都这么晚了,而且我看见那个穆医生好像都已经睡了,乔月也像是刚刚从外面,哪有那么多的病情需要讨论,你这样……”

    方蓉附在母亲耳边,一阵嘀咕。

    封翠云起初是有点抗拒,毕竟从没干过这样的事,但禁不住女儿的再三哀求,最终还是点了头。

    离开病房,悄悄的摸到穆白的办公室门外。

    里面的灯亮着,护士台只有两个肖士值班,手里拿着杂志,讨论的热火朝天,又因为护士站跟穆白的办公室在一边,所以她们谁也没注意到穆医生办公室外,站着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穆白关了门之后,抬了抬眼镜,他闻到了乔月身上的血腥味,挺重的。

    “你受伤了?哪里?”

    乔月的唇有点发白,她笑了下,开始脱外套,其实里面是背心,在现代就算穿着背心到处晃也没什么。

    “胳膊被人划了一刀,缝两针吧,那样好的快点,估计是划的深了,血一直流着。”

    医生对病人的**都已经习惯了,这并没有什么,穆白看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

    脱了外衣,才看清有多么严重,整只手臂都被血染红了。

    穆白眉头紧紧的蹙着,脸绷的很难看,“怎么搞的,你又出去跟人家打架了?”

    “都说了,我从来不招事,回来的时候人家打架,被我撞见了,啥都没说呢,那砍刀就朝我挥了过来,没办法,那我只能拼了,嘶嘶,你轻点。”

    穆白拿了消毒酒精,跟缝合工具,拖了椅子坐在她对面,“你这走的还真是狗屎运,改天到庙里烧柱香,去去晦气。”对于乔月的话,他半信半疑,可能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就难说了。

    “要打麻药吗?”清理完伤口,穆白眉头皱的更深了,深可见骨,长度也有十厘米左右,这么严重的伤,她还跟没事人似的。

    “不用,就这么缝吧!”乔月能感觉到伤口火辣辣的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