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孤男寡女(二更)
    ,!

    但这也算不了什么,疼痛能使人头脑更加清醒,对疼痛的忍耐也是至关重要的一课。

    “你们俩还真是一路人!”封瑾那天受伤时说的话,跟她说的,一模一样,“待会不要大意了,输液吧!你流血太多,底子太虚。”

    “嗯,我先过去一趟,跟我家里人说一声,再到隔壁输液,明天还有事,不能倒下了。”本来她是不打算输液的,但是想到明天要陪着奶奶体检,还有哥哥跟二叔也会过来。

    穆白缝合的技术当然是没的说,但是针线穿过皮肉的痛,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有多痛。

    起初的几针,只是皮肉上的疼痛,让乔月脸色大变,但她咬紧牙根忍着,后来缝的麻木了,也就没感觉了。

    “好了,”穆白的包扎技术当然也是没的说,上了药,用纱巾包好。

    封翠云一直趴在门外,原先还能听到一点动静,可是到了后面就不怎么能听到了。

    她心里着急,难道这两人真的在这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头脑一热,封翠云把门推开了。

    乔月正好在穿衣服,桌上还有散落的酒精棉,上面都是血。

    可是从封翠云的角度,并没有看到,她只看见乔月在穿衣服,而穆白对坐在她对面,两人的姿势很近,非常的近。

    “你们……”从封翠云的角度,再从她先前被女儿洗脑过,很轻易就往其他方面想,比如奸情啥的。

    穆白很不高兴,“你有事吗?”

    封翠云猛地回神,赶忙找借口,“没……没什么事,乔月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觉,是在跟穆医生讨论病情吗?”

    乔月拉好外套的拉链,站起来,笑看着她,“不然呢?还是你觉得我们应该干点什么出来,才能比较符合你的想像,又或者没让你看见更精彩的画面?”

    穆白眸光一缩,他明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这里是医生办公室,不是你们聊天的地方,都出去!”

    穆白突然转变态度,也是为了乔月她,落人口实这种事,他不介意,但是他不喜欢跟乔月扯上关系,封瑾那个人在某些方面,绝对很小心眼,被他惦记上,那还了得。

    封翠云忙点头致歉,退到外面,但她并没有马上离开。

    乔月看了穆白一眼,“呵,总有不知死活的人想找我的麻烦,你瞧,我多无辜。”

    穆白瞪她一眼,懒得理会。

    她就是一人麻烦综合体,跟她一块,准没好事。

    乔月拉开门走出去,毫无意外的看到封翠云站在那没走。

    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没有旁人的情况下见面,气氛有点奇怪。

    封翠云在封家人面前,都是低着头的,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但是面对乔月,她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背,抬高了下巴。

    再怎么说,她也算封瑾的长辈,她姓封,是封家的亲戚,不是吗?

    所以她有资格站在长辈的位子上,给乔月一点忠告。

    “乔月,你这么晚了,怎么还会在穆医生的办公室,你是要订婚的人,还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孤男寡女的,被人看见不太好。”封翠云自认这一番话,说的天衣无缝。

    乔月现在瞅她的样子,咋那么像英剧里的女管家,一副傲慢的嘴脸。

    “有什么不好的呢?只有肮脏的人,脑子里才会是肮脏的东西,我跟他是朋友,不行吗?还是说,你想我们发生点什么?”

    封翠云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心里的怒意蹭蹭往上升,再想到女儿的哭诉,她现在看着乔月,越来越觉得厌恶,“你一个女孩子,跟男人交什么朋友,你要做封家的孙媳妇,就得恪守本份,好好的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你家长辈都没教过你吗?真是的,一个女孩子,也别天在外面瞎跑,今儿幸好是我看见了,要是别人看见了呢?”

    “整天在外面瞎跑?”乔月觉得她这句话很有意思,“你家方蓉不是也整天在外面瞎跑吗?她跑的比我还疯呢,你怎么不去管她?反倒跑过来管我,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的事,都轮不到你来管!”

    封翠云气伤了,“我家方蓉跟你能一样吗?她是大学生,品学兼优,你对她做的事,我都替你瞒着了,没告诉老爷子,要是你再这么不听话,你这段时间做的事,我都会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不然他们还以为你有多老实呢!”

    乔月突然收拢了笑容,眼神变的森冷无比,“要说赶紧去说,爱怎么说,那是你的事,在我背后搞小动作,可以,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别触到我的底线,否则我照样六亲不认!”

    她今天刚刚杀过人,周身的气场,跟平常绝对不同,又岂是封翠云能承受的。

    封翠云只觉得一个股寒意,从脚底窜出来,明明已是夏天的夜晚,可他还是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很多话都像是堵在嗓子眼,想说也说不出来。

    直到乔月离开,那股子阴寒气息,慢慢散去,她才呼出一口气,想走路,才发现双腿都已经软了。

    封翠云当然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女儿的仇她还没报呢!

    再说,这个乔月油盐不进,真到封家,她肯定一天好日子都没了。

    封翠云现在唯一能指靠的人,就是江惠了。

    这边,乔月先回换了身衣服,不能洗澡,只能用温水简单擦了下。

    伤口还真疼,半边身子都有点麻了。

    回到父亲的病房,母子俩还没睡呢,乔月没回来,他们哪睡得着,再有就是,整天闲在病房里,真不如在一天忙到晚,来的舒坦,这一闲下来,感觉哪都不得劲。

    “爸,奶奶,你们怎么还不睡,已经很晚了。”乔月站在远一点的地方,也不敢走近,怕他们看出什么。

    “这不是在等你吗?怎么回来的这样晚,穆小姐到家了吧?”乔奶奶招手让她走近一点。

    “嗯,我借了自行车,骑车送她回去的,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赶紧歇着,我也得去睡觉了,这一天怪累的。”她笑呵呵的打着马虎眼,退了出去。

    站在门外,长呼了一口气,后背都是汗,倒不是紧张的,她冒的全是虚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