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那么小心眼
    是谁说,只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反过来也是一样,女人坏起来,也很吸引人。

    “乔月!”萧文轩的身后,远远的,还站着几个看热闹的小朋友,在乔月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小朋友而已。

    杨树,张大宝跟方四牛也在,俩人勾肩搭背,对萧文轩的行为,满心的鄙视。

    “你说他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了,乔月都有男人了,他还上赶着,这不是犯贱吗?”张大宝嘴里咬着根牙签,朝地上吐了一下。

    杨树比他文明一点,说起不相干的事,“今早上,我听我妈说,咱村要装电线,还装电话跟广播,乔月家装一部,我们家装一部,不过我们家的,是开在小卖部,我妈打算在家里开一个小卖部,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奇思怪想,开了小卖部卖给谁啊?有了电话打给谁啊?”

    张大宝嘴里还咬着牙签,呵呵的直乐,“你妈肯定想着,多置办点,以后给你说媒的时候,说出去多好听,肯定有好多小姑娘排着队等着上你家门呢!”

    “去你的!”杨树踩了他一脚,“装电话,那是从长远考虑,即便现在用不上,将来肯定能用得上,就比如往后到了外地上学,村里有了电话,离再远,也能给家里打电话,不过乔月家装电话,肯定是为了跟她男人联系,听我爸说,下乡做工程的人,也是封家那边的,也没收咱们的钱,不得了哦!”

    张大宝牙签也不咬了,“再有钱,也是人封家的,我觉得乔月不会变,你瞧,她不还是那副不爱搭理人的模样,就是这脾气见长,村里人现在聚在一起聊天,都不敢说乔家的闲话,就怕乔月突然出现,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张大宝边说边划,还以为自己是说书的呢!

    杨树不知想到了什么,呵呵直乐,“那你们是没瞧见林玉梅她妈见着乔月,是个什么表情,恨不得给她捏腰捶腿,给她做丫鬟哩!”

    方四牛始终板着脸,“别说林家的事,他们家也没办法了,林玉梅一点消息都没有,吴春琳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家肯定着急。”

    “这个范大柱太缺德了,老子那是没碰见他,要是碰见了,一定揍死丫的,同村的人也敢害,遭别人挖他家祖坟呢!”杨树愤愤不平,都是一起长大的,怎么就长歪了,干出这种烂屁眼的坏事呢!

    几人还在那喋喋不休,上课铃响了,才跑回去考试。

    乔月走的不快,几人经过乔月身边时,都十分的客气,但是对萧文轩,可就没那么友好了,走在后面的张大宝,还故意撞他。

    面前就是楼梯,要是脚下不长眼,准得撞上去磕倒。

    萧文轩机敏的躲开了,拧着眉回头盯着张大宝,“你干什么?”

    张大宝嬉皮笑脸,“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对不起啊,别往心里去,也别那么小心眼嘛!过了今天,咱们就得各奔东西!”

    十年之后,大家再见面,恐怕差别就会很大了。

    张大宝没啥大理想,毕业了,要是能在找工作更好,找不到,就只能回家种地,或者过几年在村里谋个小官,明年他可能就要结婚,再过两年孩子就有了。

    萧文轩这样出身的人,跟他们的命运轨迹全然不同,十年之后,人家可能是教授,可能是海归,可能有了自己的事业,小车开着,别墅住着,漂亮的女朋友陪着。

    要说不羡慕,绝对是骗人的。

    “走路小心点!”萧文轩冷冷的警告,他又不傻,这几个人对他的敌意,他看的一清二楚。

    宋瑶靠在教室门外,因为乔月的事,她一整个中午都没休息好,饭也没吃几口。

    宋庆国又跟她说了乔月的背景,这次说的详细了些,宋瑶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她想不通,那样一个身份非凡,有着显赫背景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乔月呢?

    左看右看,她都看不出乔月身上有哪点能吸引男人。

    要说漂亮,她比乔月漂亮多了好吧?

    小姑娘之间爱攀比,也是很正常的事,青春期嘛!

    看见乔月走过来,宋瑶深吸了一口气,朝她走过去。

    方四牛等人,包括萧文轩,见她走过来,都莫名的开始警惕,谁知道这位娇娇的大小姐,脑子又在盘算着什么鬼点子。

    “你要干什么?”首先站出来的是方四牛,他朝前走了几步,挡在乔月面前。

    宋瑶嗤笑道:“哟,一个中午没见,多了这么多在小跟班,你们这是当保镖呢,还是当随从?”

    “不管是什么,都跟你没关系,还有半天就放假了,你也别惹事,惹多了你担不起!”方四牛这话说的,挺有几分气势,主要还是看见乔月嚣张的样子,耳濡目染。

    张大宝粗着嗓子,嚷道:“他说的没错,惹多了你担不起,好好回去考你的试,大家相安无事,走出校门,将来再见面,还是同学,别搞成仇人,对你对我都不好!”

    嗯,这位也有范。

    杨树左右看看,忍不住替曾经的女神,说句好话,“她也没要怎么样,你们至于吗?”

    张大宝啐了一声,“你丫的就是脑子被驴踢了,看不出来她是来找麻烦的吗?”

    萧文轩始终不吭声,他注意到乔月的神情,她无所谓,那么他也就无所谓。

    一个无所谓,无关紧要的人。

    宋瑶抄着手,“谁要跟她搞成仇人了,我就是好奇,你们男的现在都喜欢她这样的泼妇吗?对了,我听说你男人是当兵的,你这整天跟个小混混似的,他都不管你吗?据我所知,当兵的男人,都喜欢温柔贤淑的女孩子,将来能做个贤妻良母,对吧?”

    “这跟你有关系吗?”乔月惦记着还有多长时间考试,准备进教室了。

    “原本没有关系,不过将来可说不定,封家是吧?在衡江市?你是不是要到那儿上学?我可能也会去,咱们都是同学,理当互相照应,也要时常来往,你说呢?”宋瑶食指绕着自己的发尾,余光瞄着萧文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