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撩拨
    还不等气氛缓和,祁彦又飞快的跑回来了,笑嘻嘻的坐下,“怎么啦?你们咋都不吃了?快点动筷子,别让菜凉了。”

    祁彦的心眼,那可是比马蜂窝还要多,他心里想什么,乔月一时半会还真的猜不出来,不过绝对没安好好心就是了。

    杨树吃过饭便走了,临走时,跟乔阳约好了明早一起收笼子。

    林嫂子在自家院子里,插着腰,高声喊林二旺回家。

    林二走的样子,绝对是依依不舍。

    祁彦忙着指挥工人拉电线,当然也得防着有人捣乱,别把电线给剪断,所以还是得竖两个电线杆。

    一群人忙的热火朝天,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好不热闹。

    村子里的小娃娃,哄笑着,吵闹着,围在卡车边。

    有那胆大的,直接爬上去,站在车厢里,蹦来跳去。

    看热闹的人,议论的就更多了。

    当然更多是羡慕,眼红的羡慕。

    杨氏怀里抱着个小娃娃,跟几个女的在一块嘀咕。

    “乔月真是好命,花这么多的钱,就是为了给她家装一部电话,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周娥心里酸的很,牙根痒痒的,“哼!那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看他们亲家肯定有很多钱,那怎么还让乔家住这么破旧的房子?拉个电线还得我们出钱,算计的可真清楚,难怪人家说,越有钱的人,越会算计!”

    她不敢说的大声,怕乔月怼她。

    村里的中年妇女,都有点怕乔月,泼辣的也怕凶狠的,乔月就是这样一个凶狠,又不跟你讲道理的小丫头。

    王桂枝现在有点帮乔月说话了,“人家有钱也是人家的,他跟你非亲非故,凭啥要照顾你?再说了,把线给咱都拉到村口了,你们还要咋样?”

    周娥阴阳怪气的道:“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得了他们家啥好处呢?你可别忘了,要不是她,你家吴春根能带着老婆孩子住到镇上,也不管你们俩的死活,现在却要帮着她说话,不知道你是缺心眼还是脑子进水了!”

    王桂枝本来就是个泼辣的,只不过这段时间被家里事情闹的,脾气也不敢随便乱发,可是面对周娥的挑衅,她胆子又大了,“你刚才的话,待会我原封不动的说给乔月听,人家小姑娘有本事,我佩服她,再说了,我儿子到镇上那是去做生意的,再不济他现在有了老婆孩子,再瞧瞧你们家的四个,一个还没解决呢,我看你们咋个活哦!”

    周娥恨的牙痒痒,见了乔月,她多少都有点虚,可是王桂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难堪,她又怎么忍得下去。

    眼看着两个婆娘又要吵起来,杨氏站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别在这里吵,怪丢人的,乔月男人为咱们村做的是好事,咱不感激人家也就算了,怎么还埋怨上了?之前不也说过了,要不要通电,是你们自个家的事,与旁人又没关系,不过要是过了这个时间,后悔了,又想通电,可就没这么方便了。”

    王桂枝恨恨的瞪了眼周娥,“我们家装,今年过年等我家春根赚了钱,我还要买收音机,缝纫机呢!”

    周娥憋了一肚子的气,重重的哼了声,扭头走了。

    杨氏把怀里的孩子,塞给王银杏,这是他们家的小儿子。

    刚才他们吵架的时候,王银杏一直没吭声,这几个婆娘都比她年纪大的多,她才不屑跟她们起哄呢!

    不过她看见那边人群中,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那气度,那打扮,一看就是很有钱的男人。

    王银杏的男人,在外面打工,她在家里带着两个孩子,家里还有一个瞎眼的婆婆。

    抱着小儿子,王银杏丝毫不怯,坦荡荡的往人群里面凑。

    离的越来越近,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瞧这男人穿的皮鞋,身上戴的手表,脖子上露出来的金链子。

    祁彦是个骚包的货,全身上下的名牌,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

    本来很庸俗的东西,但是到了他身上,不仅没有降低他的品味,反而给人别样的魅惑。

    “你是这儿的头头?”王银杏歪着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把怀里的儿子抱着颠了颠,有那么点骄傲的意思。

    祁彦是个人精,看着王银杏的眼睛,心中便了然,“当然是,这位大姐,你找我有事吗?”

    “别叫大姐,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女人生了孩子,就显老,”王银杏开始扯闲话了,她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一嫁过来,就生了两个儿子,身材恢复的也好,脸上一点雀斑都没有,每回带着孩子出去,人家还以为她是待嫁的姑娘呢!

    而且生了孩子之后,胸部更挺了。

    夏天衣服穿的薄,这年头也没胸罩,里面只有一件棉背心。

    往那一站,胸颤颤,多少男人盯着她的胸,移不开眼。

    就她怀里抱着的娃娃,两周半了,还没断奶呢!

    祁彦对大姐这类没兴趣,又问了一遍,“你有事吗?”

    王银杏单手抱娃,撩了下耳边的头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要是我们想通电,还得交多少钱?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男人不在,到外面打工去了,就我们娘几个在家里,守着几块农田,家里生活不宽裕,要是需要的钱多,恐怕拿不出来。”

    她说的很含蓄,一边还冲祁彦抛媚眼。

    而且又强调自个儿的男人不在家,多么明显的暗视。

    反正祁彦是听出来了,他还在那懊恼呢,难道是他整天脑子里不正经,才有此联想?

    “那是你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吴正新,你过来一下!”

    吴正新正指挥着工人,听见大老板喊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老板,什么事?”

    虽然吴正新是工头,可是在祁彦面前,他只是个小虾米,像他这样的小工头,他手下至少有几十个。

    “这位大姐,你有什么事,跟他说,老子很忙,没空管闲事!”对待骚气冲天的女人,还是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妇女,他只有倒胃口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