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老大怎么柔情?
    巴头面无表情的撕掉身上的衣服,朝旁边的泥坑里跳下去,裹着一身的泥巴,抹了下眼睛,全身上下只有眼白还能分辩。

    凭着一身精妙的伪装,成功躲进了林子里,属于人类的气味,也随之被冲散,再没有人找得到他的行踪。

    封瑾终于攀爬到了谷底,黑夜中,他的眼睛亮的像灯盏。

    将谷底搜索了个遍,脸色越来越难看。

    能在他的手中逃走的人,寥寥无几,这个人将是一个大麻烦,再想抓住他,只怕不容易了。

    “老大,老火抓住了。”猴子追下来,看着老大的脸色很不好,也猜到巴头逃走了。

    对于封瑾来说,巴头绝对是他的耻辱,“清理战场,把老火带回去,秘密关押,封锁消息!”

    “是!”猴子的脸上涂着厚厚的颜料,面目模糊不清。

    半个小时之后,队伍在山路边集合。

    炸毁的汽车,射杀的尸体,哪怕是地上的鲜血,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集合!”野狼压低声音,他的胳膊负了伤,只经过简单的包扎,便又行动自如。

    封瑾站的笔直,一一看过他的队员,“收队!”

    坐上车,封瑾闭上眼,眼下有疲惫的青色。

    野狼欲言又止,“老大,为什么我们刚才不能继续追捕?”

    封瑾依旧闭着眼睛,“追不上,他在身上裹了泥巴,就算调集再多的军犬也没用!”

    一个人进了深山,如果找不到气味,对方又是高手,如同大海捞针。

    “那你说巴头会逃到哪?要是他逃进大城市,我们上哪找去?”

    封瑾突然睁开眼睛,“我有说不追了吗?想要从这片山林离开,要么跋涉十几公里,走到临省离开,要么提早下山,下山的路不多,潜伏封锁,不要惊动任何人,也不要惊动村民,打电话给周一明,再调两队人过来。”

    “原来您是另有打算,可是您不是还得回去订婚吗?要不这事我交给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封瑾忽然扭头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山峰,沉默了。

    原本答应过的事,似乎又不能兑现,他心中隐隐的愧疚。

    巴头不抓住,他的任务就还没有完成。

    乔月这一晚睡的很不安稳,做了一夜的梦,居然还梦到了她的前世,在战火纷飞的中东战场。

    她身临其境,能摸到枪支的冰冷,能看到子弹穿过血肉之躯,能闻到满布的硝烟。

    乔月辗转反侧,睡的很不安稳。

    早上还没醒来,就被电话铃声吵醒。

    刚开始还有点迷糊,铃声响了好一会,她才猛地坐起来,鞋也没穿,光着脚跑下去接电话。

    “喂!”乔月的声音有点喘,电话那一头,似乎在沉寂。

    听筒里,陷入了寂静。

    乔月没有着急,静静的等着,她知道,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的人,除了封瑾,不会再有别人。

    “我明天回不去,任务出了点意外,可能要推迟几天。”封瑾的声音沙哑,像被风声侵蚀的石头。

    乔月的心被揪紧了,“你受伤了?”

    “没有,”任务的事,封瑾肯定不能告诉她。

    乔月松了口气,“那就是犯人跑了,你们要重新部署抓捕是不是?”

    她能猜到,封瑾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既然这样,他也不打算瞒着她,“是!这个人很危险,他能从我手里逃走……”停顿了下,他的声音才又传来,“无论如何我都要抓住他,绝不能放他离开,一旦他安全离开,后面会很麻烦。”

    乔月能听出他话里藏起来的意思,对从封瑾手里脱走,可见此人身手了得,而且头脑冷静,绝不是一般的罪犯,如果任由他脱入闹市,绝对是一大祸患。

    “我明白,只是一个订婚宴而已,有没有都无所谓,你安心执行你的任务,我这里你不用担心,”乔月说的话,很大气,很有安抚力。

    可是听在封少耳朵里,怎么都不舒服。

    “那怎么行,订婚宴一定要办,推迟也要办,你给我安安静静的等着,等着我回来!”封瑾一手掐着腰,站在公路边,眉目之间都是戾气,说出来的话,分明就是命令。

    敢说有没有什么无所谓,找收拾呢!

    猎豹抱着枪,窝在后面狭小的空间里,“我真是好奇,老大的媳妇居然能把他气成这样,一定是天仙。”

    猴子把帽沿往下压了压,“是吧,等见到你就知道了,嗯,一定让你大吃一惊。”

    猴子想起那晚,郑宏宇被追杀的事儿,那晚的事情太诡异,郑宏宇怎么都不肯说,但是以他敏锐的嗅觉,又怎么会嗅不到,当晚有个女人出现在那儿。

    女人哪!

    他们是军人,长年待在军营中。

    除了同伴,他们身边很少出现女人,尤其是身手能力出众的女人。

    所以,一想到女人,他立马联想到乔月。

    那天在医院,乔月开出的一枪,他至今记忆犹新。

    封少挂了电话,脸色还是阴沉沉的,坐上驾驶位,踩下油门,踩的过猛,车子猛地往前驶去,车里的其他人整齐划一的被惯性推向前,猎豹最倒霉,他窝在那,也没安全带,这一撞,撞的他头昏眼花。

    “老大,你是谋杀啊!”猎豹捂着脑门,叫的很大声。

    “从今天开始,抓不到巴头,谁都不能回去!”封瑾的话里带着无尽的狠意,锤子般的拳头,绝对砸碎一个人的脑袋。

    老大发火了,其他人直冒冷汗,“是!”

    ……

    乔月挂了电话,心情挺沉重的,总感觉不踏实,她的灵感一向很准。

    一大早,院子里挺吵,倒不是有人在吵,而是家里的鸡鸭叫嚣的很热闹,都急的不行,它们要出去撒欢嘛!

    乔月穿好衣服,梳了头发,拉开屋子的门,瞧见对面哥哥的房间,房门关着。

    记起昨晚睡在这儿的,还有一位帅哥,不过估计昨晚折腾的狠了,现在不一定起得来。

    乔月没管他,走到院子里,先把笼子门都打开,放它们出去。

    鸭子也得赶到门前的水塘里,待会再弄点吃食给它们就行。

    园子里多的是蔬菜,想喂饱它们还不简单。

    一大早,因为昨儿乔月说的事,早早的,就有很多人,拎着或挑着菜园子,来到乔家门前,等着把这些蔬菜都卖了。

    乔月看见来了不少人,也没招呼他们到院子里坐,不过有些丑话她得说在前头,“这些蔬菜,我不能按着市面上的价收购,否则不就成了替你们跑腿吗?这样吧,我把价格写下来,只有市面上价格的一半,你们自个儿看看。”

    乔月跑回屋,拿了毛笔,挑了张厚些的纸,写下几种主要蔬菜的价格,拿到外面张贴在外面的墙边。

    “豇豆一毛一斤,辣椒一毛二……”

    识字的张大宝,念了出来。

    有人听着很不满意。

    “为啥要比市面上的少一半,你这不是坑人吗?周扒皮也不是你这样的吧!”这位不服气的人,当然是王银杏,一大早天还没亮,她便悄悄的去了菜园地,紧赶慢赶的才弄来这么些菜,想着换点钱,自己也能买两身新衣服,好好捯饬捯饬。

    周娥也在,她也是一大早去了菜园子,大家想法其实都不一样,自己家吃了也就吃了,换点零花钱,也挺好。

    她虽然不晓得外面的菜价是什么样的,但她猜到乔月肯定没那么大方,再说了,要是能多给,谁不想多要呢!

    乔月一脸为难的看着她,“不好意思,我这不叫坑,这是市场规律,难道销路不是我哥找的吗?老的路,不是我哥亲自去送货吗?你们以为销路是那么好找的?跑这一趟路我很舒服吗?”

    王银杏被堵了,“那……那你们家不是在三轮车吗?”

    “我们家有,那是我们家的,跟你没关系,我之前说的话,你都听不懂吗?反正话我都说了,咱们按规矩办事,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乔月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摆明了不会给他们占便宜。

    这些人,上下嘴皮子一合,就想什么好处都占了,哪有那么好的事。

    春燕挺着肚子,是陪着她妈妈来的,“我觉得乔月说的有道理,批发跟零售价格还不一样呢!乔月,先给我们家的过称吧!”

    称是一早就准备好了,家家户户都有称。

    “好,你们等一下,我回屋叫个人。”乔月一个人肯定也忙不过来,祁彦那小子睡的差不多,也该把他揪起来。

    祁公子在床上摊着,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抬不动,挪不动,好后悔啊!太后悔了。

    昨晚干嘛要应她的赌局,现在好了,倒霉的还是他。

    “祁彦,你赶紧起来,帮我记账,快点,给你三分钟,要是再不起来,我可以进去揪你了!”乔月把门拍的咚咚响,跟地震似的。

    祁彦本想翻个身,继续睡,不理她,可是她这么拍,蒙上被子也睡不着啊!

    “知道了,马上起来!”祁彦烦躁的坐起来,真不知道二哥怎么受得了她,女人哪,真麻烦。

    祁彦拖着麻木的两条腿,一瘸一拐的从屋子里走出来。

    再瞧他现在的样子,活像被人揉虐一整夜似的,头发是乱的,脸色是青的,衣服也不整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