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只有乔月能做到
    “她是不是出事了?”穆白一屁股坐下,有气无力的问。

    不待见穆雨彤是一回事,讨厌她也是一回事,可是她如果真的出了事,他心里也不好过,不管怎么说,她只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

    穆白是局里聘用的法医顾问,也算保密人员,而且这事可能真的要告诉他。

    “她现在处境不好,被发现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董嘉年回答了他的问题。

    穆白心里不过好,他心里就能好过吗?

    因为是他建议穆雨彤做卧底工作,她分配来没多久,是生脸,而且身上的警察气息还不够浓。

    穆白在静默片刻之后,突然掀翻了桌子,站起来怒声吼道:“你是白痴吗?就算她是生脸,那也得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能力,你要她面对一群杀人不眨眼的豺狼,你这不是把她往枪口上推吗?”

    董嘉年把头埋进双手中,这是他懊恼羞愧的表现,“我知道,我知道……”

    无论换成哪个女警,都是九死一生,他们想救人,却搭进去更多的人。

    田鸿赤红着眼,“她是警察,我们跟领导请示过,在做决定之前,也征询过她的意见,她已经是第四个了!”

    郑宏宇的手还攥着一只茶杯,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猛地站起来,“现在最有把握的办法……是找她!”

    没有人会比郑宏宇更清楚那个人真正的实力,那天晚上,亲眼见到乔月杀人,他从乔月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可怕的疯狂。

    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她的那份狠绝。

    如果要说,现在有谁再能打入敌人内部,也只有她,其他人都没有把握。

    穆白突然揪住他的衣领,“是谁?”

    董嘉年跟田鸿也同时看向他。

    郑宏宇此刻也顾不得其他,抓起车钥匙,转身就往外面跑。

    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也是迫不得已的时候,就算老大回来发火暴怒,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其他三人也飞快的抓起自己的东西,追了出去。

    坐上车的那一刻,穆白忽然明白了,“你要是去找她?”

    当初在医院走廊上的那一幕,穆白是看见的,可是跟董嘉年他们一样,没真的见过她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忐忑。

    不知为何,越是知道快要见到她,越是紧张。

    他始终看着窗外,脑子里有些混沌。

    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冷静睿智的。

    车上的四个人都很沉默,谁心里都清楚,这是要强人所难的事,即便她不肯,也是情理之中,再怎么强悍,她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对啊!她才十五岁。

    这一点,真的很容易让人忽略掉。

    车子颠簸的行驶在乡村土路上,半道上,还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乔阳!”四个人都认识乔阳,田鸿脑袋探出车子,先喊了一声。

    乔阳正蹬着三轮车,一门心思的往镇上赶呢,看见对面来了个车子,还晓得往旁边让一让。

    郑宏宇停下车,他们刚刚路过灵壁镇,想必他也是往那儿去的,“乔月在家吗?”

    开门见山,他实在是没心情多寒暄几句。

    “在呢,你们找她有事?”乔阳没做他想,他也知道这几个人是警察,跟封瑾也熟悉,来找乔月肯定有事。

    “有点事,你去忙吧,我们先走了!”郑宏宇笑的有牵强。

    他可以想像,如果乔阳知道他们现在找乔月做的事,做为哥哥,乔阳肯定也不会同意。

    汽车开走了,杨树敏感的注意到这几个人的表情不对,“你怎么不问问,他们找乔月,到底有什么事。”

    乔阳垂下头,“问了也没用,乔月的事,我又做不了主,她主意大着呢,认准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原来他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古人说大愚若智,说的可能就是乔阳这种人,他更多的是不去计较,默默的承受。

    乔家此刻挺安静的,祁彦去管他的工程队了,杨茂才也是忙的不可开交,方四牛跟他二哥三哥,今儿都在工地上干活。

    小工的工作很简单,大部分都是体力活,不需要什么技术。

    但是方四牛只要一有空,就会偷看大工们干活,那些接线的技术,真的需要专业知识,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的。

    杨茂才捧着刚刚装上的电话,跟看新娘子似的,那个爱不释手。

    接通的第一时间,他就能镇上打了电话,告诉人家,有事可以打电话联系,语气里那个骄傲的劲,就甭提了。

    乔月本来是打算到田里看看的,扛着锄头,锁了院门,转身便打算走了。

    她抄了近路,走的是田梗小路。

    跨过一条小水沟时,对面快步走来一个低着头的年轻男人,田梗很窄,她还没反应过来呢,那人快步走过来,把她往旁边一推,头也不回的走了。

    乔月掉下田里,踩杯了几棵水稻苗。

    “嗳,你这人怎么这样!”乔月还没站上来,又有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快步走过去,脸色也是一样的不怎么好。

    那三人走的飞快,不一会就消失在田梗的尽头,身影被水稻苗遮住了,只看见三棵黑黝黝的头。

    “莫名其妙!”乔月骂了几句,重新站到田梗上,跺了跺脚,甩掉上面的泥巴,扯了下头顶的草帽,继续往田里去了。

    顶着大日头,干了有一个小时,回来的时候,绕到菜园,想去拔些青草,带回去喂鸡。

    从园子里出来,拎着满满一篮子的菜,正打算往家去呢,一扭头,看到几个人在拉扯,在争吵,还有人哭。

    “跟我回家,躲在娘家,你能躲一辈子吗?”年青男人拉扯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乔月仔细一看,那不是春燕吗?

    看样子,又是一出家庭闹剧,她是管,还是不管呢?

    春燕显然是被他拉扯的很难受,捂着肚子,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身子直往下坐。

    春燕的身子,被一个老大妈抱着,使劲往后拖,乔月认得,那是春燕她妈。

    而那个拉扯乔月的人,好像就是之前在田梗上推她的人。

    哭哭啼啼的吵闹,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却唯有王银杏,抱着孩子,脸上的神情带了那么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乔月快步走过去,拦在年青男人面前,“把你的手放下,没看见她怀着孕,你再这样拉扯,她出了事怎么办?”

    那人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空出一只手,恶狠狠又嚣张的指着乔月,“我们家的事,跟你没关系,闪一边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有人开始往后退了,因为他们都知道乔月的性子不好惹,野蛮又很能打。

    只有这几个外来的人不晓得,等着倒霉吧!

    不过对方有三个人,真的动起手来,乔月能占到便宜吗?

    “呵!”乔月冷笑了下,突然揪住那人的衣领,往前一拽,脚下一绊,一个借力使力,那人被甩的飞了出去,重重摔趴在地上。

    “最讨厌被人威胁,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跑这儿来闹事,”乔月挺想补上一脚,她出手并不重,只是为了解决矛盾,可不是为了制造矛盾。

    春燕终于脱脑魔爪,被身后的老母亲一把抱住,母女俩嚎啕大哭。

    “喂,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家的事,用得着你出头吗?你还敢动手打人!”年纪稍大的老头,举着拳头还要冲上去。

    乔月把锄头篮子往地上一扔,也开始撸袖子,“死老头,你跟我们村来闹事,我打你那是你欠打,你活该!”

    她才来都不是良善的人,本来看见他们在拉扯,她也只是想拉开,不管是不是一家人,有话不能好好说,搞的跟要抢人似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冲上来。

    杨茂才又匆匆跑来,手里还端着饭碗呢,忙活一个早上,他还没吃饭呢!

    “这……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又打起来了?乔月,你这爆脾气,就不能改改吗?”杨村长心力憔悴,好好的,一顿饭都不让他吃安生了。

    乔月横他一眼,“改不了!”

    杨茂才又烦躁的瞅着那个年青男人,“吴桂!你脑子是不是又犯抽了,跟你说多少遍了,娶了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你瞅瞅把人家弄的,春燕这还怀着孩子呢!你是不是非得把人弄进医院才甘心!”

    吴桂从地上爬起来,阴狠的瞥了眼乔月,接着便走到杨茂才面前。

    杨茂才被他身上散发的不友好戾气吓到,后退了两步,“你……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这时,年长的男人沉着脸说道:“村长,这是我们家的事,春燕怀的是我们吴家的孩子,她总是待在娘家不回去,算怎么回事?”

    春燕她娘坐在地上,抱着女儿,声嘶力竭的控诉,“你们一家都是畜生,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把女儿配给你们家,我家春燕在你们家不晓得吃了多少苦,吴桂!我女儿要跟你离婚,孩子我们家养,跟你们家没关系!”

    家里伦理,每天都在上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年长的老头,是吴桂的二叔,给人的感觉阴沉沉的,“你说离就离?谁家两口子不吵架的,孩子是我们吴家的种,谁也别想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