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剁手指(一更)
    片刻之后,郑宏宇挂了电话,整个人僵在那里,愣愣的,都不会动了。

    周一明不用问,也能猜到电话里,是个什么情形,估计被骂的不轻。

    但是该问的还是要问,那边的搜捕任务,离不开封瑾,要是这小子真的想不开,临阵脱逃,跑去找媳妇了,他想他一定会找块豆腐撞死。

    “那个……他还好吧?”周一明问的小心翼翼。

    郑宏宇拧着眉头,像是有些为难看了他一眼,“我们老大说了,让你过去代替他的工作,而且以他的判断,巴头应该已经跳出了他们的包围圈,但是搜捕不能停,所以你得过去,现在,马上!”

    周一明嘴角抽的厉害,腹黑小心眼的男人,这是赤果果的报复,“我代替他的工作,那他干嘛?”

    郑宏宇深吸一口气,刚才真的感觉自己都要不会呼吸,老大怒火全开的时候,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当然是去找媳妇!”郑宏宇谁也不看,扭头就走,他听得出老大声音里的熊熊怒火,要是乔月真的被逮到,会被收拾成什么样呢?他很期待啊!

    瞧瞧郑宏宇这等着看好戏的模样,谁说他只会板着一张冷脸,是内敛的人,内心越是恶劣。

    至于要怎么收拾那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估计只有电话那一头的封少心里最清楚。

    挂掉电话,封瑾暗搓搓的磨牙。

    野狼抱着枪,跑过来缩着脖子,不怕死的问,“老大,是不是行动有变?我估摸着那小子肯定是从别的路跑了,要不然这林子里闷着,沼气又重,是要死人的。”

    封瑾阴测测的盯着他,直把野狼盯的心里发毛,“老……老大,我说错了吗?”

    化身暗黑系的封少,缓缓的笑了,“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们继续在这儿守着,周一明很快就会过来,猴子,跟我走!”

    “这是啥意思?”野狼面上装无知,其实心里早骂开了。

    他们这身上已经臭不可闻,多少天没洗澡了?记不清了,头发都已经结成条了,老大,你怎么能丢下我们呢?

    “你有意见?”封少凉凉的斜他一眼。

    “呃……没有没有,您慢走,不过我能问一句,您这么气势汹汹的,是要收拾谁啊?”

    “你管得着吗?”封瑾转头看着远处茫茫的山峦,笑的越发邪恶,当然是去打一个人的屁股,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跟外人说。

    野狼呆呆的站在那好一会,直到被山风吹醒,才找回自己的脑子。

    “怎么了?老大刚才说什么了?”猎豹凑过来,一只手还在身上不停的搓着,搓什么呢?当然是搓灰。

    “嗯……看样子,老大要去收拾嫂子了,男人雄风啊!可一定得保持住,别给咱老爷们丢脸。”野狼跟了封瑾都多长时间了,他会不了解老大是什么性情,这世上能把他气到情绪外露的人,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猎豹搓灰的动作一停,惊的张大嘴巴,“不会吧,老大看着样子也不像会打女人的人,有话好好说嘛!怎么能打女人呢!”

    野狼没理他,乔月那丫头有多麻烦,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呵!以后可有好戏看了。

    猎豹继续搓泥,“等老大回来,咱们可得好好劝劝,打女人的爷们,那不叫爷们。”

    “嗯,兄弟,你说的很对,等下次见到老大,你记得一定要说,我会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野狼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颇有委以重任的意思。

    猎豹紧跟着连连点头,可是点完了又觉得不对劲,他说的可是咱们,为什么变成了他一个人?

    野狼丢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扭身走了。

    封瑾当晚就开车走了,只给周一明留下扑面的灰尘,而且从头到尾,这小子都没给他好脸色,临走时还威胁他,等他回来再找他算账。

    周一明眼皮跳的厉害,预感很不好啊!

    封瑾已经换上了便服,车里坐着猴子,他本名周子箫,要是擦去满脸的油彩,也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帅哥。

    两人都穿着便服,在上车之前,找了条小河洗了澡,要不然这车里的气味,可真的不好闻。

    但是周子箫心里跟明镜似的。

    老大为什么要洗澡了?以前他可不这样,任务没完成之前,他从来不在意自己的外表。

    这回积极的洗澡刮胡子,还不是因为要见嫂子了。

    路上,周子箫好几次想劝他把车子开慢一点,可是欲言又止,看见老到紧绷的侧脸,啥想法都没了。

    封瑾是连夜赶路,到了地方之后,他肯定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任务已经开始,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他肯定要保证任务的成功。

    所以,在离兰城还有几十里的时候,两人便丢下车,坐上了长途汽车,赶往兰城。

    乔月这一晚,几乎没怎么睡,趁着凌晨,人最容易睡眠的时刻,她悄悄换上了一套轻便黑色运动衣。

    对兰城不熟悉,将会成为她最大的障碍,所以这一晚,她走完了宾馆附近的大街小巷,充分了解地形。

    没有谁是刀枪不入,万无一失。

    即便她有信心,可以全身而退,那也不代表就可以轻敌自傲。

    不能知己知彼,又怎能胜出。

    命只有一条,她还没有笨到,为了这件事,豁出命去。

    天还没亮,借着夜色的掩护,乔月从窗户爬回房间。

    四楼,还好,不算太高,即便没有绳索,也无碍。

    进屋换下衣服,变回林薇的打扮。

    刚想躺下休息一会,闭上眼睛没有半个小时,外面就开始闹哄哄。

    乔月躺在床上,勾着唇笑了下,没动弹。

    等到闹事的人,跑来敲她的房门时,她才不紧不慢的从床上爬起来,再不紧不慢的洗漱。

    宾馆的门也不结实,踹了没几下,门就开了。

    满脸横肉的男人,当先闯了进来,“人呢?那个揍了我兄弟的臭娘们在哪?”

    闯时来的人不多,只有三四个人,其他的人都在走廊站着呢!

    外号老二的胖子,一进门还在四处看,结果没走几步,一眼就看见坐在靠背椅子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搭在桌子上,手里还把玩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匕首。

    穆白今晚跟李明住一间屋子,早在听见外面闹哄哄的时候,两人便爬起来,拉开门跑过来,可惜在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住了。

    老二本来还挺生气的,但是一看见乔月的脸,立马心痒难耐,但是想到老大的命令,心里那点小荡漾,立刻甩到一边,狞笑着走过去,“臭娘们,昨晚是不是你打了我兄弟?”

    “是啊!”乔月一抬头,回答的超级干脆。

    她这么干脆,倒把老二弄的怔住了,这女人脸上怎么没有一点惧怕之色,“既然你承认了,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跪下磕头认错,要么陪老子睡一觉,否则这事没完,你们也别想走出这里!”

    乔月盯着他看了一会,仍旧很平静,“坐,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有事好商量嘛,干嘛一大清早,弄的鸡犬不宁。”

    乔月是真的很平静,放下脚,示意老二坐下,拿起桌上的水壶,本来还想给他倒杯茶的,结果发现壶是空的,只能做罢。

    老二以为她是识实务,这也让他在兄弟们面前很有面子。

    下巴快仰到天花板了,脚一勾,便坐下了,“可以商量,但是老子刚才提出的条件,你必须都给我办喽,否则我让你们走不出兰在的地界!”

    “可是……这位老大,你说的两个条件,我都做不到,你说怎么办?”乔月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仍然握着刀。

    刀尖在桌上转着圈圈,木质的桌面,很快就被转出一个小洞。

    老二还以为她好说话,用力一拍桌子,“臭娘们,你耍我是吧?别以为你是个女的,老子就会手下留情,要是不答应老子的条件,老子剁掉你的手指头!”

    “啊?不是吧!你们……你们还真是不讲理的土匪,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剁人手指头呢!”乔月故作惊恐的睁大眼睛。

    本来她的眼睛就大,又画了妆,勾了眼线,这一睁,更大了。

    外面的穆白,在听到她的声音,以及她说的那些话时,忽然不着急了,这个逆天的丫头要是有事,那才叫天下奇闻,他甚至都不用猜,待会躺着出来的人,肯定是这帮脑残。

    “我们真的不用进去吗?会不会出事?”李明却有点担心,他知道这位满脸横肉的人,有多凶残。

    穆白冷笑了下,“出事?是会出事,不过是谁出事,就不一定了。”

    老二盯着乔月看了好一会,见她脸上的害怕不像做假,便信了几分,“老子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儿耗着,要么道歉还得赔钱,要么剁下你几根手指头!”

    乔月眨眨眼睛,“前面两个条件不是分开的吗?怎么又成了一个条件?唉,算了,反正都差不多,你确定真的要剁手指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把手伸出来,我给你,你想要的,怎么,怕了?到底是要还是不要?”见他不动,乔月故意讥讽的挖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