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敲诈
    一呼百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指责他们见死不救,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好像恨不得把他们的心挖出来看一看,是黑的还是白的一样。

    李明紧张的满头大汗,眼看着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他很怕再出什么事,他心里也很清楚,大油头的人肯定藏在什么地方,也许发现了他们的身份,也许正等着找机会,将他们弄死。

    穆白的视线透过镜片,扫了一圈四周,连他都能看见那些监视的人,他不信乔月会看不出来。

    “都滚开!”穆白朝前跨了一步,面色冷肃,“你们这些人脑子有病吧?人既然死了,为什么不去找那些害了他的人,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的游客,不想惹麻烦上身,你们也不要再纠缠,这件事跟我们没关系!”

    穆白很少发火,即便知道这些人有可能都是被煽动起来的,但还是忍不住气愤,这世上脑残不讲理的人太多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沟通解决。

    就好比人跟畜生,能沟通吗?

    显然不行!

    坐在地上的老太婆,丝毫不为他的话所动,指着他,吐沫横飞的大骂,“我看你也是人横人样,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要不是你们见死不救,他流血太多,能死吗?就算人不是你们捅的,也跟你们有关系,有人啊,快把他们抓住,别让他们跑了。”

    兰城地界乱,不仅是治安乱,人心也乱,在很多地方混不下去的地痞流氓,都往这里涌。

    所以这里的环境什么复杂,犯罪率也是居高不下,每天都有各样的事件发生。

    其中,以抢劫偷窃最为猖狂,但这两样都是年轻男人能干的事。

    至于那些妇女,上了年纪的人,则是干起了讹诈的生意,专挑外地人。

    老太婆这一喊,多的是人冲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穆白被这老太婆拉扯着胳膊,小白脸变的通红,尴尬到不行,“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老太婆才不理他,扑上去,一把抱住穆白的腰,嘶哑着嗓子大喊,“你……你要是敢动我,我就喊非礼,要么你赔钱,反正我不让你走!”

    穆白感觉自己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胃里不停的翻滚,这老太婆身上的味道太臭了,而且夏天穿的又不多,他能感觉老太婆身上的肥肉,像肥腻的五花肉。

    妈的!以后再也不吃猪肉了。

    穆公子可能还没意识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乔月待久了,真的……人糙了。

    乔月跟李明站的挺远,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准确的说,是在观看穆白的那张脸。

    哎呀,能把他逼到这个份上,不得不说,老太婆的战斗力很强。

    估计她劲儿不小,否则怎么会让穆白动弹不得。

    “您还要看多久?”李明本来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看,却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但是当乔月嘴角挂起邪恶的笑容时,他突然明白了,而且止不住的打冷颤,好坏的女人哪!

    “差不多。”估摸着,再这么下去,某人就要藏不住,还有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她还是好心的帮他处理一下下吧!

    “都让开,全都给我让开!”乔月撸起袖子,如摩西分海般,把人都往两边拽。

    她力气大,下手也没留情,那些被拽开的人,东倒西歪。

    等她冲到穆白跟前,再看他此时狼狈的样子,虽然很想忍着不笑,但实在是忍不住啊!

    “哈哈!”

    只见在穆白干净整洁的衣服,被揉的不成样子,上面还有污点,眼镜也快要被扯掉了,脸上更是不知被谁挠的,好几道红印子。看了真叫人心疼啊!好好的嫩白小伙子,成了这个样子。

    穆白听见她刺耳的笑声,内心的怒火如火山爆发,“你还要站在那里看多久!”

    “呃……来了来了,瞧你急的!”乔月讪讪的收起笑容,走上两步,一把扯住老太婆的辫子,往后一拉,“死老太婆,你再不松手,信不信我把你头皮都掀了?”

    “哎哟!疼死我了。”老太婆本能反应,肯定是要救自己的头发,于是便放了手。

    穆白立刻跳开,离她远远的。

    旁边围观的人看傻了,不过他们很快便反应过来。

    群起而攻之,指着乔月怒骂。

    “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能对老人家下手,你妈没教过你尊老爱幼!”

    “这女人也太恶毒了,一点道德都没有观念都没有,像什么话!”

    ……

    围观的人越骂越难听,显然还有人在鼓动。

    乔月扫了一圈,准确抓住两个年青男,一人赏了他们一个过肩摔。

    而她抓着老太婆头发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

    “我就是恶毒了,就是见死不救了,怎么着?手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怎么着,你们管得着吗?”这帮人乔月当然不会跟他们讲道理,那是对她智商的侮辱。

    地上的老太婆,只感觉到自己头皮都要麻了。

    双手使劲的想要拍打乔月,嘴里的骂声,一直就没断过。

    乔月狠狠踢了她一脚,“你再动一下试试?我他妈踩断你的手!”

    “死丫头,你快放手,你们理亏,你们还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老太婆骂的十分难听,满嘴的污秽。

    而围观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人,只敢打嘴仗,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拉架,更别说帮忙了。

    所以说,这些都是一帮孙子。

    乔月狠狠踢了她一脚,倒是松开了手,老太婆头发挺脏的,她觉得恶心。

    手里攥了一小撮头发,她随手一扔。

    见老太婆想爬起走,上去踩住她的背,往下压了压,“都说了让你别跑,不听是吧?”

    至于刚才两个闹事的年青人,被穆白跟李明制住了。

    乔月冷目一扫围观的人,“谁还要上来试试?刚才不是叫的很凶吗?”

    一个跨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涨红着脸,吞吞吐吐的嚷道:“你这姑娘真是狠毒,连老人都打,快眯报警!”

    “对,报警!”

    又是一呼百应。

    乔月阴侧侧的看着那妇女,忽然把脚放开了,“一时冲动,制造了一点矛盾,干嘛要报警呢,打扰警察叔叔上班多不好,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我还有事,改天再聊!”

    她突然改变态度,刚才还那么嚣张,现在就认怂,态度变化之快,叫人瞠目结舌。

    那妇女见她态度软化,立马强硬起来,“不报警也可以,但你得赔医药费,你把人打成这样,总要看医生的吧?”

    乔月面无表情的看了那妇女很久,直到把她看的心里快没了底气,身上直冒冷汗,才收回视线,“好吧!不过我身上没钱,我的东西都在宾馆里放着呢,要不你们谁跟我去拿?”

    一看事情要成,中年妇女俩眼放光,朝地上的老太婆使了个眼色,“我跟她可不认识,要不你还问问这位老大娘。”

    地上的老太婆一听到有钱,身上也不疼了,眼睛里写的都是钱,“臭丫头,你必须要赔钱,我的医药费,还有我孙子的丧葬费,一样都不能少,你要是不给,我就闹到警察局门口,让他们抓你,让你们走不了!”

    “呵,好啊,那你跟我去拿钱。”乔月突然变的很好说话,穆白肯定是不信的,他死也不信这丫头会突然变的好心。

    老太婆也有点奇怪,从地上爬起来,狐疑的看着她,“你可别想着糊弄我,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兰城人,只要我嚎一嗓子,你们哪也别想去,我大侄子可是警察局里的队长,抓你们吃牢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乔月真想翻白眼,“老太婆,你到底想怎么样?要钱的是你们,害怕的也是你们,我再说一遍,要钱就跟我走,不要钱拉倒,我忙着呢,没功夫跟你们废话!”

    “那……那也不能让我一个人去,我得带几个人!”

    五分钟之后,一行人出现在宾馆大厅,来的人还不少。

    除了老太婆,还有那位中年妇女,以及两个煽风点火的年青人,以及自称是老太太儿子的中年大叔。

    看那胳膊上的肌肉就知道,这位是个练家子,哪里是儿子,分明是打手。

    穆白不声不响的跟在后面,插在口袋里的手,不经意的摸到一棵药丸。

    如果无法合平解决,他只好下毒了。

    武子仍然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知道乔月等人进来,也没有抬头。

    乔月从他身边走过时,嘴角勾起冷凝的一个笑容。

    武子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女人早就注意到他了,警觉性很高,但是……

    老太婆带着一帮人,催促乔月走快点,家里还有一堆事呢,拿了钱他们还得去医院收尸。

    站在房间门口,乔月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确定要进去吗?”

    面目凶恶的老太婆,头发乱的跟疯子似的,此刻眼看着就快到手的金钱,只差临门一脚,又怎么可能放弃。

    “你少啰嗦,不给钱,这事就没完!”老太婆叫嚣的嗓门可真够大的。

    乔月掏掏耳朵,若无其事的道:“我就是问一声,确定一下,只不过等你们进去之后,可千万不要后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