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杀了他们
    老太婆冷哼一声,她不相信乔月能对她怎么样,在她看来,一个小姑娘,再厉害也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至于这俩男的,一看就是小白脸,不足为惧。

    “少啰嗦,赶紧开门,别想在这儿浪费时间。”老太婆已经迫不及待的夺过她手里的钥匙,自己去开门。

    乔月举起双手,退到一边,对后面几人,笑眯眯的道:“你们也进?”

    穆白眉头皱的,能拧成一股绳了,但是他死咬着牙,不问也不关心。

    乔月这丫头,究竟有多恶劣,他一清二楚,再次瞟了眼陆续进去的几个人,即便还没有开始,他已能猜到这些人的结局。

    算了,他要回去洗澡,身上脏死了,他已忍无可忍。

    穆白黑着脸,从乔月身边走过,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明纠结了,“那个……要我帮忙吗?”

    他虽是中间人,却也没能得到大油头多少的信任。

    说白了,他是一个生活在夹缝中的人,这件事情完结之后,他就会立马消失,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乔月冷笑了下,“你安安份份的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其他的不要你管,还有,你也看到了,我这个人可不像那些娇弱的小姑娘,你可千万别跟我耍心眼,否则我会亲手割了你身上的肉,再喂给你吃!”

    一般的威胁酷刑,怎么能够,要来就来狠的,把他吓的屁滚尿流,打心底里的害怕才行。

    咕嘟!

    这是李明咽唾沫的声音,双腿打颤,都快瘫软了。

    要不是之前见过乔月的手段,他也不至于吓成这样。

    直到有其他房客经过,李明才恍然醒过来,再一看,哪里还有乔月的身影,房门已经关上了,隐约还有重物撞击的声音。

    门的另一边,可真是热闹,老太婆此刻已经后悔的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的手脚都被绑了,而且是以极其别扭的姿势绑着。

    手脚血液不流通,很快就麻了,又麻又痛的感觉,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至于那个中年妇女,那就更惨了,手臂被打断了,像根枯树枝似的,吊在胳膊上。

    两个年青人,被头朝下,吊在厕所里,脑袋充血的滋味就不用了。

    他们都不算最惨的,老太婆的儿子满脸是血,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跟个死猪似的,瘫软在地上。

    乔月翘着腿,坐在那,手里把玩着刀,面前的桌上,满了个箱子,满满一箱子的钱。

    “喏,别说我这个人赖账,钱都在这儿,过来拿吧!”她说的很真诚,可是在那几人听来,简直可怕到极点。

    他们都这样了,还怎么拿钱?

    老太婆这几年做了不少敲诈的生意,有钱多也有钱少,也有完全不给的。

    可是不管怎么闹,也极少有人对她一个老太太动手。

    原先以为对付一个小丫头,费不了什么事,但是当房门关上的一刻,她心里咯噔一下,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还没等她开口要钱呢,后背突然一疼,笨重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扑去,重重的撞在桌边,差点没把她的老骨头撞散。

    等她缓过两口气,捂着肚子回头一看,她带来的人居然全都倒下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老太婆,怎么不过来拿钱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什么吗?”乔月语气一顿,明晃晃的刀子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划着,“我最讨厌被人威胁,到了你的地方又怎样?在你没要了我的命之前,我可以要了你的老命,你的命贱,年纪也大了,死跟没死,也没什么两样,只是我这房间今天刚换的,我可不想再弄的血流成河,总是换房间,楼下的总台小姐要不高兴了。”

    老太婆惊恐的盯着她,身子抖个不停,“你……你怎么能对我动手?我一把年纪了,都能做你奶奶了,你怎么能……”

    “打住,我可没有你这样的亲人,你也知道自己一把年纪了,还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既然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干嘛还要作孽,唉!我只能勉为其难,为民除害了。”

    老太婆听出她语气不对,吓的快尿裤子了,“我,我错了,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出了这个门,我一定不找你的麻烦,这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

    老太婆现在也不隐瞒了,他们就是敲诈,之前的少年根本没死。

    乔月摇摇头,“不好意思,你的道歉晚了,刚才进来之前,我可是问过你们的,是你们很坚定的说要进来,我阻止水了,要不这样吧,咱选一种温和的死法,用绳子吧!”

    乔月笑着,抽出一条麻绳,脸上挂着邪肆的笑,“不会很疼,忍一忍,很快就能过去!”

    她拿着绳子,慢慢靠近老太婆。

    “不,不要过来,我不想死,姑娘你饶了我吧!我认错了,我给你钱,我有很多钱,只要你放了我,我就给你钱!”

    乔月瞥了眼房门,透过门下的缝隙,看到一个黑影闪过,她笑的更媚了。

    “可惜我不缺钱,杀人是一种乐民趣,等你死了,我再去解决其他几个,放心,你们的尸体会有人过来处理,”乔月不顾老太婆的挣扎,把绳子套在她的脖子上,用力一拉。

    老太婆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她想挣扎,她想扒开绳子,可是双手都被绑了,她连反抗都做不到。

    濒临死亡恐惧,被扼住的脖子,都让她恐惧到了极点,只有真正面临死亡,才能体会这种恐惧。

    乔月默默数着,她知道窒息的临界点在哪,所以她不急,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婆挣扎,双腿无助的瞪着。

    就在老太婆翻白眼,就要一命呜呼时,房门被踢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闯了进来。

    一进来,二话不说,抬脚踢向乔月。

    因为要躲避,所以乔月松开了绳子,老太婆重获空气,总算捡回一条命,整个人都瘫了。

    这个闯进来的人,当然是武子。

    他站在那,高大的身形给人的感觉很有威胁力。

    “你不应该杀了她!”他知道自己再晚一步,老太婆就真得死了,这个女人难道真的要杀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