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封少收拾(二更)
    看见乔月的时候,他满眼都是惊艳,不光是脸蛋漂亮,身材好,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睛里,有着傲慢跟野性,让男人欲罢不能。

    乔月落落大方的走过去,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招手让穆白过来,坐在自己身边,“只可惜我永远不会是你的女人,而且你也不用套近乎,咱俩见过吗?”

    大油头笑容一顿,不过很快又恢复原样,“呵呵,薇姐说的是,你这样的美人,只有龙哥才能享受,武子,快去让人上酒,再找几个人过来伺候!”

    “是!”武子开门出去了。

    李明坐在那,有些惶惶不安,紧张的不得了。

    穆白坐的笔直,因为嫌弃这个地方太脏,身子不由自主的朝乔月靠近。

    跟他俩比起来,乔月好像才是个男人。

    这才进来多久,她就跟大油头聊的火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相见恨晚呢!

    很快,武子带着两男四女,重新走了回来。

    大油头一挥手,“好好伺候爷的客人,要是怠慢了,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乔月端着酒杯,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在桌子下踢了穆白一脚,“往边上坐坐。”

    “你什么意思?”穆白瞪大眼睛,恨不得在她脸上瞪出一个洞来。

    不等乔月回答,两个美少男已经朝她靠了过来。

    知道她一会动,索性让两个少年坐到她另一边。

    大油头眯着眼,看着乔月的眼睛。

    穆白那边也不好,劣质浓重的化妆品气味,让他快要吐了。

    可是那几个女人,像是看不到他眼里的嫌弃,硬是把李明挤开了,一左一右紧紧的靠着他。

    穆白咬着牙,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淡定,不能推开,要是推开了,一切就都完了。

    其实此刻抓狂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昏暗的角落里,也有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准确的说,是盯着乔月。

    “老大,冷静,一定要冷静,你只要记着嫂子是在完成工作,肯定是被逼无奈,她哪能放着您这样的极品不要,却看上两个毛头小子,根本不可能嘛!”猴子觉得自个儿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他们很早就到了,看到的画面,那可就多了。

    从一开始劝到现在,生怕老大一个忍不住就得冲上去坏事。

    瞧瞧现在,他已经捏碎第二个杯子了。

    封少此刻的心里,就好像一座火山,砰然爆发,岩浆喷涌而出,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焦土。

    “你闭嘴!”封瑾低声喝道。

    压低了帽檐,掩去眼底的阴鸷。

    再等等,今晚他就要让这小女人好看。

    乔月此时注意不到外面的异样,因为武子找来的两个少年,都是**的高手,两人一左一右,分工合作,配合的十分默契。

    在起初的嬉闹过后,乔月慢慢冷下来,捏着一个少年的下巴,将他凑过来的脸撇开,“你这嘴吻过多少人了?”

    娘的,真以为她不知道。

    夜宫里的年青男子,都是用来陪老富婆的。

    少年见自己被拒绝了,面露伤心,“您不喜欢吗?其实我才来不久,接的客人也不多,像您这样漂亮的,就更少了,我心甘情愿……”

    少年模样的确不错,唇红齿白,身形高瘦,唇色也是粉嫩的。

    看样子,武子是挑了这里最好的。

    少年在看到乔月的时候,心情是喜悦的。

    来到夜宫,一切都不再是自己能做主了,只有运气的好与坏。

    昨天他的同伴,接到一个老女人,肥的跟猪一样,满脸褶子,一个亲吻就让人几欲作呕。

    他今天本来也是抱着悲观心态进来的,可是没想到……

    大油头眯着眼,“薇姐不喜欢他吗?行,再去挑几个好的出来,让薇姐一个一个的选。”

    乔月放开少年的下巴,抬起脚踹翻桌上的酒瓶,面色不善,“你知道我是谁的人,也知道我跟他的关系,你今天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跟他翻脸,好借故除掉我,还是在故意试探?”

    大油头愣了下,又呵呵的笑开了,“误会,全都是误会,我以为您大老远来的,怎么着也得放松一下,既然薇姐不喜欢,你们都出去吧!”

    大油头松开怀里的两个女人,在她们的屁股上拍了一把。

    乔月身边的少年哀怨万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漂亮有钱的客人,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乔月整个人躺进沙发里,戏谑的看着少年,“小子,你不用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靠我这么近,我怕得病!”

    此言一出,少年立刻红了眼眶,愤怒的瞪着她,“我没有病,我干净的很,你不要这么说!”

    武子突然冲过去,一把将少年提过来,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脸上,“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那是我们老大请来的客人,真是不知死活!”

    武子又踢了几脚,瘦弱的少年身子弯成了虾子。

    脸上全是血,身上也多处淤青。

    他只是一个不足轻重的陪酒男,哪里禁得住粗人的拳脚。

    眼见快要把人打死了,武子也没停手。

    大油头的一双眼睛,全在乔月身上,似乎在等着,等着发生些什么。

    乔月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如果真要把人打死,麻烦拖到外面去,在这里当着我的面,我倒想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对对,拖出去,一条死狗,别脏了我们大姐大的眼睛!”大油头摆摆手。

    武子点头,粗鲁的把人拖了出去。

    大油头有点拿不准了,“薇姐还是心地太善良,到了这里,他们就是拿来卖的,跟商店里的货物没什么两样,我这不也是想让您高兴吗?走走,既然这里不合您的胃口,咱们到上面去,我请您吃饭!”

    乔月也不推辞,丢给穆白一个眼色。

    穆白心中了然,进了夜宫,处处都是陷阱,他们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夜宫的二楼跟三楼,都是富豪的逍遥窟,挥金如土的地方。

    二楼可以吃饭,装修的富丽堂皇,与下面的糜烂不同,这里很高雅。

    在二楼走廊上,迎面过来几个西装革履,走在最前面的男人,身形高大,气宇轩昂,五官精致,浑身上下透着成熟成功男人的魅力。

    这一点,从他身边跟着的女人满眼的暧昧就可以看出来。

    乔月脚步未停,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走过。

    但是在两交错之时,西装男人却停下脚步,狐疑的回过身。

    “莫总,您怎么了?”美人的声音总暗悦耳动听,一袭剪裁合身的工作服,勾勒的身材完美诱人。

    莫天霖摇头,“没什么,走吧!”

    “莫总这边请!”美人殷勤的带路,身子都恨不能贴上去。

    莫天霖当然是个精,不管是与不是,他都不会轻易追上去询问,只能等回到酒店再给封瑾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至于后面怎么样,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大油头开了三瓶白酒,用来招待他们。

    乔月知道这酒肯定要喝,但是绝对不能连喝三瓶,即便是林薇也不能。

    大油头心里也有数,便不再劝,吃过了饭,又连推带拉的,让他们上了三楼。

    夜宫的三楼是赌徒的天堂,一掷千金。

    乔月面上红红的,但神志还算清醒。

    中途为了给脸蛋降个温,提着箱子去了洗手间。

    “我陪你!”穆白不放心,看了一晚上了,可千万别最后出岔子。

    乔月脚步微停,“不用,我又不是不认得路,你们俩个都留下。”

    穆白读懂她眼中的含义,“知道了!”

    他不能让李明单独留下,这个人需要看住了。

    乔月提着箱子,曼妙的腰身,绝美的容颜,吸引了很多过路男人的目光。

    拐过角落,一手撑着墙壁,深吸了好几口气。

    这一晚,她的脑细胞,也不知死了多少,太他妈的难过了。

    经过楼梯走廊时,看见那两扇门半掩着,她好奇的瞟了一眼,就在她经走过之时,斜刺里伸了一只手,大力的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拖进黑暗的楼梯口。

    乔月反应也快,抬腿就踢,同时手里的箱子也是武器,抄起就抡。

    但是那人像是料到她的攻击路数,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她的招式。

    抬起的腿,被他夹在两腿之间,抡起的手臂,被他捏住手腕,举过头顶,压在墙上,整个过程不过几秒之间。

    “是我!”男人紧紧的将他困在墙避与他的身体之间,严丝合缝,甚至还往她的身上贴了又贴。

    乔月的嘴巴也被捂着,所以她只有眼睛能动。

    好熟悉的声音,再透过昏暗的光线一瞧,怎么会是他?

    封瑾现在绝对是愤怒的,双目赤红,两夜没睡过觉,却依然不显得疲惫,力气大的能像是捏碎乔月的手腕。

    本来是打算晚上去找她,可是忍不住了啊!

    不听话的小丫头,欠收拾!

    刚才看见她跟两个男孩子打情骂俏,他就已经受不了了。

    再接着,居然还敢在男人堆里,扭的这么风骚。

    小妖精放出了笼,以为没人管了,上天下地的作,很好,真的很好。

    乔月咕嘟的咽了下口水,小心脏虚虚的,竟然是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