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好尴尬(二更)
    他从洗手间拿了干净的毛巾,拉着她走到窗边,站在她身后,动作轻柔的给她擦着长发。

    面对突然而至的柔情,乔月的心更酸了,刚刚还在告诉自己,坚决不认错,可是这会真的忍不住了。

    “对不起,后面是我冲动了……”乔月低下头,认错的感觉好像也不坏,不过也不是谁都能让她认错,除了他,别人可就没那个能耐了。

    封瑾擦头发的动作一停,微微挑眉,他似乎发现不得了的事,原来这丫头吃软不吃硬。

    想到这,封少身上的暗淡之色更重了,“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护好你,原本就不该让你参与进来,回头我写一份检讨,任务是我的!”

    “怎么能让你写检讨,人质是我主动要求的,车子也是我开的,最后冲进河里,也是我故意的,不管怎么说,任务完成了,他们怎么可以找你的茬,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谁想的你后账,我跟他没完!”

    乔姑娘说的义愤填膺,丝毫没注意到站在后面有某人,眸中流光溢彩,嘴角慢慢的勾起。

    乔月一旦对某些事上了心,就会很认真的琢磨,可是她并不知道封少的领导是谁啊?

    这可怎么办?要不找人问问?

    封少洗澡永远是三分钟,而且每次都会将换下的衣服洗干净晾好。

    军中的男人自理能力超强,而且每件事都能做到极致。

    封少洗衣服的功力,连乔月都自叹不如。

    本来让他给自己洗内衣还挺尴尬,但是两三次之后,她好像也习惯了。

    遇上这么一个有貌有钱,还会做家务的男人,她似乎应该庆幸。

    封少擦干手上的水走出来,就见她像只小猫似的,窝在床上,脸上挂着满足惬意的笑容。

    封少本来准备教训的话,似乎跑没影了。

    “头发没干,不要睡在床上,我去买吃的,你想吃什么?”封瑾坐在床边,手指摩挲着她的脸蛋。

    乔月翻了个身,不让他摸,“什么都可以,别太油腻就行。”

    她现在懒得动,就想多躺一会,可惜这里的被子,她不喜欢,要是能在家里滚被窝就好了。

    封瑾看着她赖床的模样,心软的一塌糊涂,“那你先躺一会,我很快就回来。”

    封少拿了车钥匙跟钱包,出了房间。

    现在已经是下午,乔月本来就想躺一会,可不知不觉睡着了,连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还是闻到了饭香,肚子饿的受不了,才醒来。

    “醒了就过来吃饭!”封瑾将屋里的小茶几,搬到床边,把买来的三个菜摆上,“现炒的菜,羊肉兰城的特产,很鲜嫩,做的也没有膻味,尝尝吧!”

    封少伺候的那叫一个体贴,让她坐在床上,所有的东西都递到她手上,她只需要稍微伸一下筷子,就能吃到美味。

    乔月咬着筷子,有些狐疑的看他,对人家这么好,会不会有陷阱呢?

    要说乔姑娘这也是心虚的表现,一个小时之前,还是一副冷冰冰,好像要一巴掌拍死她的模样,这会又殷勤的体贴入微,差距太大,能不奇怪吗?

    封少才懒得搭理她的出神,懒懒的瞟她一眼,“你这样看着我,是想让我喂你吗?”

    难道真的有代沟?把她宠成闺女,不好吗?

    乔月要是知道封少此刻心里的想法,估计要拍手附和。

    您总算意识到大叔跟小萝莉的差距了。

    封瑾吃饭很快,但动作却很优雅,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也不像有的人吧唧嘴,漏饭。

    乔月才吃了一半,他已经吃完了,还在不停的给她夹菜。

    乔月看看自己碗里的饭,“要不……我分一半给你?这么多,我好像也吃不完。”

    封瑾看她一眼,冷声拒绝,“不行,你还在长身体,吃那么少怎么行,我不需要!”

    乔月好想吐槽,她又不是小孩。

    封瑾买了饭,实在是太多,是按着他的量买的,乔月哪里吃得完。

    剩下三分之一,死活不肯吃。

    封瑾将剩下的饭菜,全都打扫干净,清理掉垃圾,全程不需要乔月伸一根手指头。

    乔姑娘现在没有睡意,坐在床上,还真的咬着手指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越看越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二点,乔月本以为他们要离开,谁知道封瑾回来之后,居然脱鞋脱衣服。

    “你……你在干嘛?”完了,刚才时间过的太安逸,让她忘了某人还是一只饥饿的野兽。

    封瑾淡淡的瞄她一眼,又继续脱衣服,不过最后还是留了长裤,躺到床上,一把将还处在怔愣中的某人拉到怀里,“睡觉!今晚处理掉这边的事,再赶回衡江!”

    “哦!”一听说要回家,乔月也老实了,安安静静的趴在他怀里,动也不敢动。

    封瑾一下一下的摸着她的长发,低头在她额头吻了下,“别想那么多,有我呢!你只要听话就行了。”

    乔月咬着手指,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控制不了。

    一种叫做甜蜜的东西,在心里慢慢发酵着。

    本来乔月是不怎么困的,可枕着他的胳膊,听着他均匀的呼吸,自己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醒了吗?”

    乔月猛地抬头,撞进他幽暗的眼中。

    咕嘟……吞了口水,感觉好危险,慌忙从他怀里退开,“不是说要走吗?”

    封少一只手枕在脑后,冷幽幽的看着她,“你刚才压着我了,我要绘缓一缓。”

    “啊?压着哪了?我睡的太熟,不记得了。”

    封瑾的眼神依旧幽暗,不声不响的注视着她。

    乔月余光不经意的一瞟,忽然注意到某人身上最醒目的地方,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刚才睡觉的姿势太**,压着人家的二兄弟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去收拾东西!”连爬带挪的从床上跳下去,连鞋都顾不得穿,便一头扎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好丢人,太丢人哪!

    她怎么能睡的那样熟呢?

    不过,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越想越觉得吃亏。

    封瑾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身影,脸上洋溢着勾人心魂的笑容。

    唉!甜蜜又痛苦的折磨,到底啥时候才能吃上肉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