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问责
    两人从宾馆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但是整个兰城的夜晚,却比白天还要喧闹。

    街道上,一批又一批的警力,还有武装部队的人,一卡车一卡车的往这边赶。

    有人认出封瑾,军用卡车从他身边经过时,全按喇叭示意,坐在前座的人,会向他敬礼。

    “他们都是衡江部队上的军人。”封瑾轻声对她解释。

    乔月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恐怕不止吧?是不是还有上头下来的人?”

    她看见两辆帝国产的高级轿车,从街上沉默的驶过。

    车膜颜色很深,看不清里面坐着是谁。

    封瑾坐在驾驶位,淡定的道:“军中派系也多,衡江这边严格的来说,属于南派,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好几个派系,等有机会了再告诉你。”

    乔月默不作声的思索着他的话,她当然知道从上到下,就像大树的树干,上面分叉甚多,有亲有疏,有远有近。

    以现在的情势来看,南派应该跟上面更亲密一点。

    北派更趋于地方化,从上面到地方,隔的可不只是距离。

    至于兰城这边,前两任首长,都是上面派下来镀金的,也不知怎么的,这金没渡多少,却把地方彻底弄乱了,后来这两位居然又可以进到帝都,虽然职位降了,但毕竟是天子脚下,跟地方上肯定是不一样的。

    哪怕只是一个小部门,一个小局长,工资不高,权利却很大,卡着众多紧要脉络。

    就算地方的市长,也得排着队等着他们召见。

    而这两位,现在就处于此要职。

    封瑾见她不说话,一路也没再说什么,他讨厌政治上的事,整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太腻了。

    车子开进兰城市局,这里已经是灯火通明,院里停了几十辆车。

    乔月走下车,看见兰城市局的办公楼,禁不住啧啧叹息,“不得了啊!他们到底贪了多少钱,居然能把一个小小的市局,修的跟白宫一样,里面住的肯定是总统了!”

    封瑾不置可否,“的确是比衡江市局好的太多,现任的局长,是以前那位书记的秘书,是个职业官场人。”

    听到他的形容,乔月掩着嘴笑。

    什么叫职业官场人?

    骂人不带脏字啊!

    郑宏宇蹲在门口抽烟,见他们来了,也没动,继续稳稳的坐着。

    直到封瑾拉着乔月走到跟前,他才掐灭烟蒂,站起来敬礼,“团长!嫂子……”

    “嗯!”封瑾似乎就没打算给他好脸色,“打捞工作结束了吗?”

    “算是吧!车子跟王宝生的尸体都找着了,巴头的没有,还在继续搜寻。”

    “知道了,把咱们的人都撤回来吧,打捞工作交给他们市局的人,周一明带队来了吗?”

    “来了,咱们团带来的两个营,已经散出去了,抓到近百人,分批关押着。”郑宏宇站的笔直。

    封瑾没说什么,拉着乔月便要继续往里走。

    “老大,上面下来的人,可能会为难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郑宏宇有些气愤,他们苦战了这么多天,弟兄们伤的伤,还有牺牲的。

    现在好不容易案子办完了,上面下来几个人,便开始找他们的错处,挑他们的刺,这不是过河拆桥,寒了将士的心吗?

    封瑾背影挺的笔直,“你担心什么?天塌下来,有我顶着,况且这天还塌不下来!”

    想搞他的人,为的可不只是他,更多的是他身后的权利。

    但是他手中的兵权,说白了,也是他的。

    想找他的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乔月内心叹息,看来就算她不愿意,也要卷入权利争斗的漩涡之中了。

    三人一同走进华丽的大楼,一直上到三楼,最大最奢华的那间,就是局长的办公室。

    门外站着两个警卫,全副武装,面色冷肃,面无表情的拦下他们,“首长正在里面开会,请等一会再来!”

    封瑾腰杆挺的笔直,目光沉着,油然而生的军人气质,即便不表露身份,也足够让人瞩目,“我就是来参加会议的?如果你硬要阻拦,当然可以,我马上就要离开兰城,如果再有什么问题,也别来找我!”

    警卫看见他的样子,已经有点害怕,再听他的语气,便猜测此人身份不简单。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问问!”

    郑宏宇脸色沉的极为难看,说白了,里面来的那两位,也只比封少高了一个级别,不过因为距离权利中心太近,天子脚下,官僚气息最重。

    警卫进去不过三十秒钟,便出来了,“你们可以进去,但是她不行!”

    封瑾当即便沉下脸,“今天来,是为了讨论此次行动,她也是参与者,既然你说她不能参加,那么我觉得这个会议,我也没有那个必要参加了,我们走!”

    封瑾不由分说的拉着乔月便走,走的决绝。

    郑宏宇恨恨的瞪了眼那善门,这就是权利。

    可能以他浅薄的知识来看,说是卸磨杀驴,再恰当不过。

    三人没走多远,那两扇门就开了。

    走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哎哎,封老弟,怎么就走了呢?里面两位首长还等着你们开会呢!”胖子穿的很讲究。

    如果乔月没看错,他这一身,怎么着也得几百块。

    八十年代的几百块,可是一笔不少的钱财。

    封瑾眼神冰冷,“既然有局长大人亲自坐阵,这个会我参加与否,有那么重要吗?”

    傅向前被硬生生的打了脸,心里自然不痛快,但是他没有表现在脸上,笑呵呵的道:“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你不参加,那怎么行,这位是弟妹吧?听说你也参加行动了,了不起,夫唱妇随,小姑娘有勇有谋,将来大有可为啊!”

    傅向前的嘴就跟抹了蜜似的,拍马屁的话,一套接着一涛,却不知他有几分真心。

    而且以他的眼光来看,乔月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漂亮点的小姑娘,能参与行动,并且立功,肯定还是封瑾的功劳。、

    但是这夸奖的溢美之词,绝对不能少。

    他深知,封瑾绝不是穷兵蛋子,封老爷子虽然退休,但是跟上面的关系还是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