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野外生存(七)
    “什么?”

    地雷,沼泽这些,他们见所未见,从来只在书上才读到过。

    赵琪没想到乔月会帮她说话,不过她不会领情,“看吧!我说的没错,你们最好都待在原地,昨晚是因为我们太累,没防备,才让同伴失踪,今晚三个人轮班守夜,在周围布下机关,一旦有什么东西靠近,都能察觉到。”

    不少人对她的办法表示赞同,这让赵琪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从现在开始,这里的一切行动都得听我的,你们几个负责出去找食物,你们几个负责修缮营地,还有你们,去找树枝生火……”

    她分配的头头是道,却忽略了大多人都是懒成虫。

    几百个人的团队,人心哪能这样齐整。

    比如,有人不想去找吃的,有人完全就是不想干活,而有的人只想窝在原地,等着时间完结,他们好回去。

    见又没人搭理她了,赵琪气的胸口疼。

    黄箫然气愤的站出来,“男生一半跟我走,咱们去打猎,剩下的一半,修理营地,女生都去捡树枝!”

    小老大还是有点威信的,

    而且他这样的分配,也挺合理。

    赵琪神色古怪的拉住他,“我跟你们一起去,我可以保护你!”

    “不用!”黄箫然面无表情甩开她的手,很是不耐。

    赵琪又落得个自讨没趣,悻悻的坐回原处,一转头看见几双嘲讽的眼睛,气愤的吼了回去,“你们看什么,跟你们有关系吗?”

    穆雨彤嗤笑,“哟,这是恼羞成怒了?热脸贴冷屁股,难怪了。”

    赵琪蹭的站起来,举着拳头,“你敢再说一遍!”

    穆雨彤本来是要打退堂鼓的,但是扭头看见乔月鼓励的眼神,嚯的站起来,手里的果核一甩,“我就说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难道你不是热脸贴冷屁股?”

    “你!我让你说!”

    赵琪扑上去,掐她的脖子,踹她的肚子。

    女人打架也不是只会扯头发,抓脸。

    封含玉怕怕的看着她们打架,“你干嘛怂勇她们打架?”

    “怂恿?是我怂勇的吗?穆雨彤跟你不一样,她是警察,胆子那么小,前怕狼后怕虎的,还怎么办案子,就算是坐办公室,也该有个女警的样子!”

    “哦,你在磨练她,可不可以不要磨练我,我又不想做女警,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封含玉此时,是真的不敢跟她叫板了,乖乖的跟着她,还能落到不少好处。

    她又不傻,虽然乔月看上去坏坏的,对她也不是太好,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乔月在用自己的方式照顾她。

    穆雨彤跟赵琪没打多久,就以穆雨彤失败告终。

    打败了,穆姑娘还是不服气,气呼呼的坐到乔月身边,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对面坐下的赵琪。

    乔月拍拍她的肩膀,“你打不过她那是正常的,她浑身都是肌肉,又是学体育的,无论是从力量还是技巧上,你都不是她的对手。”

    穆雨彤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那你的意思是,我真的没机会赢她了?”

    跟赵琪打架,将她骨子里的野蛮,全都激发出来了。

    虽然身上依然很痛,嘴角还被磕破了,衣服也被揉的乱七八糟。

    但是很痛快,酣畅淋漓的痛快。

    或许骨子里,她也喜欢这么狠着来。

    “机会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你肯努力,打赢她是早晚的事,不过你得加油了,她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乔月实话实说。

    说白了,赵琪练的是硬功,怎么狠怎么来。

    她那劲头,穆雨彤拼死了再练十年也抵不过。

    穆雨彤陷入沉思,以前在警校,她从没想过这些,那个时候,学校的军训都觉得很辛苦,却又整天憧憬着穿上警服,英姿飒爽的样子。

    虽然后来也有各种各样的训练,但强度并不大,她只想赶紧完成任务,应付式的学习。

    最后好像也没学到什么,只是说的好听罢了。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卧底事件,她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呢!

    深吸一口气,穆雨彤眼神坚定许多,“我一定可以赢她!”

    赵琪粗鲁的抹掉嘴脸的血迹,阴笑的看着乔月。

    在她眼里,只有乔月才配做她的对手,至于其他的,都是小虾米而已。

    这个乔月,她看不透,也看不明白。

    总觉得她很神秘,明明有能力,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

    让人看不清她的能力,究竟有多厉害。

    她敢肯定,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一定知道,只是她不说。

    想到这里,赵琪试探着问道:“乔月,咱们这儿少了几个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乔月还在编着藤网,抬眼看她,“为什么我必须知道?为什么不是你知道,你不是我们的班长吗?”

    赵琪心中气闷的要命,总拿班长说事,难道她是看上班长这个头衔了?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位子让给你做,也许你比我有能力,可是失踪这么大的事,你如果知道什么,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否则真出了事,你也难逃干系!”赵琪指着那边的血迹,试图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乔月始终微笑着:“好啊!那我就老实告诉你,我的确知道,可我就是不想说,你能拿我怎么样?别拿你的想法强加到别人头上,也别太自以为是!”

    赵琪被她骂的脸上挂不住,“乔月,你什么意思,想跟我动手?”

    林雪坐在远处,看着他们狗咬狗,巴不得打起来,“赵琪,她就是在骂你,只差骂你脑子有病,连这么简单的局都看不出来,你有没有仔细去辨认过,那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

    林雪也学过刑侦,简单的血液分辩,还是懂一点的。

    虽然不知道那帮人到底想干什么,但绝对没安好心。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有乔月在这儿,也不会太过份。

    赵琪本来就是性格容易冲动的一类,听她这么一说,怒火蹭蹭的往上蹿,“打就打,你以为我真的怕了你不成?”

    她还没跟乔月动过手,自然也不知道乔月的实力。

    只除了看她跑步,认为她的体力很强,但是其他方面就不一定了。

    乔月白眼一翻,无从讥讽的说道:“有这闲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弄到食物,至于打架,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到淘汰赛的时候,我一定让你见识到!”

    她说的也是实话,肚子还没填饱呢!

    打什么打?

    脑子有病吧!

    赵琪气的要死,挑衅的是她,说不打的也是她,感情就是为了耍着她玩是吧?

    封含玉小声的凑到穆雨彤身边,对她道:“你觉不觉得,她很像一只黑毛猩猩?还是一只母的。”

    穆雨彤被她逗笑,“别这么说,她就是脾气差了点,实力还是有的,刚才我跟她交手,发现她应该学过拳脚功夫,我听说咱们这儿,有一位很厉害的武术高手,深藏不露的那种,他的功夫比团长还厉害。”

    乔月听到这儿,来了兴趣,“什么深藏不露?”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在学校的时候听过他的大名,连着好几年全军qv比赛冠军,是一个妥妥的高手,不过后来销声匿迹了,但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里!”

    穆雨彤不敢说的太直白,此处位置对外是保密的。

    没有经过许可的闯入,可以直接开枪击毙。

    而家里的官兵身份,也十分神秘,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都是各个领域的尖子,只不过他们都很低调,并不张扬。

    乔月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有了主意。

    一定要的打听出来,否则她来这儿,岂不是什么都没学到。

    一个小时之后,打猎的人回来了。

    结果并不好,只在路上捡了些野果,还有蘑菇。

    有乡下出身的孩子,懂得分辨蘑菇的品种,也不用担心中毒。

    乔月已经编了好几个网,在封含玉的追问下,她将网下到小溪里,弄来一些果肉,洒在网里。

    “这是干什么?”封含玉瞪大了眼睛,好奇的问。

    她现在看见乔月做什么,都很好奇。

    “抓鱼!”乔月头都不抬。

    “为什么要这样抓鱼,为什么不可以像昨晚,用叉子?”

    “你以为叉鱼很容易?”

    “哦,那我可以帮你什么?”有了第一次杀鱼的经验,封含玉已经没那么怕了。

    黄箫然气恼的坐下,憋了一肚子火气,却无处可发,整个人阴沉的跟被人泼了墨水似的。

    赵琪瞬间化身小女子,给他到溪边打了水,“外面很热,是不是累了?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黄箫然心里的火,总算有发泄的地方。

    他一下挥开赵琪的手,看也不看洒在地上的水,“不用你管,真是没用,让你们捡的柴呢?为什么什么没有,只知道偷懒!”

    “我,我没有偷懒,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去捡,她们都不干!”赵琪的确是去捡柴了,也没叫上乔月她们,结果回来一看,她们几个人根本什么也没干,只晓得整理自己的床铺。

    穆雨彤压下心慌,直视黄箫然的眼睛,提了口气说道:“你刚才的分配方法,我们并没有同意,是你自作主张,你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