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野外生存(九)
    黎勇从锅里捞出最好的肉,又切了两根烤猪排,送到乔月面前,“这是你的,要是没有你,我们可能都要饿肚子。”

    乔月欣然接受,这本来就是她该得的,“吃完了,别忘了把残渣处理干净,这些东西最容易招来捕食的野兽。”

    “嗯,我们知道,”黎勇欲言又止,“今晚是不是还会出事?”

    乔月微笑看向他,“不然你觉得我们在这里是露营还是野炊?日子过的太顺畅,往往是暴风雨的前奏,慢慢受着吧!”

    黎勇愣了片刻,爽朗的笑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没什么可怕的,见招拆招就是了。”

    这边吃的欢快,隔了老远的半山腰,有人拿着望远镜,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老大,他们吃了咱们的年猪,今年过年没猪肉吃了!”野狼蹲在地上,痛心疾首的哭嚎。

    猴子踢他一脚,“给嫂子吃了,那是孝敬,瞧你那点出息,还哭呢!昨晚的行动太失败,咱们得想其他的办法,不过有嫂子在,不好办哪!”

    野狼突然不嚎了,“那就把嫂子调开?”

    “调开?”

    两人同时把视线转向翘腿坐在那的封少,人家轮廓鲜明的俊脸上,满是不耐。

    难道媳妇太厉害也是他的错?

    野狼跳过去,“老大,您就用一下美男计,只用一下下就成!”

    猴子也凑过来,“对啊对啊,咱喂的猪都叫他们吃了,这口恶气总得除是不是,不然怎么显得您的治军严厉。”

    “就是嘛,您瞧他们现在高兴的,一个个吃的满嘴油,咱这儿是军营,又不是游乐场。”野狼想到烤猪的香味,口水泛滥。

    他们可从来没这么痛快的吃过猪肉,想想都觉得频愤愤不平啊!

    封少挑眉,一身绿色迷彩装,依然能衬得整个人俊秀不凡,“在你们不会自己去把她引开?”

    他事先说过,不参与训练,嗯……真的不参与。

    猴子心思最活络,“老大,后山有一片泉眼,那水又凉又清爽,到了晚上,景色更是美的没话说,您跟嫂子约会几次?您带她到哪儿旅游过?人家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小姑娘,是小姑娘就得哄,不然哪天发现你太无趣,对你没兴趣了怎么办?”

    猴子说的顺溜,后面的话,一咕噜连跑出来了,等说完了,才发现老大脸色好难看哪!

    帐篷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就在众人以为没希望的时候,封瑾站了起来,把帽子一扔,“今夜我跟你们一起行动!”

    其他的都不重要,年纪上的差距,一直是封少心里的一块疙瘩。

    为什么每次别人谈论到他们的关系,都要拿年龄说事,真的很让人恼火。

    天色渐渐黑下来,男的都跑到下游洗澡去了。

    女孩子就惨了一点,谁也不敢在山里脱了衣服洗澡,四周都是黑乎乎,谁知道有没有人趴在那偷看。

    只能弄点水,把身上随意擦一擦。

    封含玉坐在乔月身边,用手绢搓着胳膊上的灰,搓的她自己都觉着恶心,“回去之后,我要洗十遍,要打好多好多香皂。”

    穆雨彤脱了鞋子,刚洗过的脚,晾在外面,透透气,“我这脚上起了两个泡,而且这鞋子不怎么透气,现在我的脚也变成臭脚了。”

    乔月当然也脱了鞋子,光着脚丫子,在树枝上晃悠,看着枝桠缝隙的天空,默不作声。

    林雪已经坐在溪水边,洗了半个小时了。

    赵琪浑然无所谓,只要脸别脏就行。

    天完全黑下来,小小的营地,聚集了这么多人,再加上他们精神也很好,一个个的,也不睡觉了,坐在一起聊天。

    侃天侃地,侃电影侃女人。

    黄箫然犹豫着走向乔月,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站住,“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哦!”乔月只把头转过去一点,没表现出有多少兴趣。

    黄箫然见她态度如此敷衍,心里难免有点不爽,“我对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我,我想跟你做朋友。”

    能让黄公子主动交朋友的人不多,女孩子就更不多了,乔月应该是最特别的一个了。

    见乔月依然兴致缺缺,他又自报家门,“我家开工厂的,我爸开了好几家工厂,专门做电器,跟我做朋友,你绝对不吃亏,肯定有好处。”

    乔月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我不想成为谁的朋友,也不想给自己招惹敌人,你爸是做什么的,我不关心,好好的把这两个月过完,对你以后的人生大有好处,懂了吗?”

    黄箫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感觉自己又被她教训了,“算了,当我没说,不过你的意见,我收下了!”

    黄箫然走回去,赵琪已经把脸转过去,眼睛闭着,装睡觉。

    “你别自作多情,我是不会喜欢你的。”黄箫然很烦她。

    本来俩人并不认识,赵琪的哥哥在黄家的工厂干活,赵琪见过这位小少爷,打那儿之后,心里就惦记上了。

    可是两人的生活轨迹完全不相交。

    却没想到,会这里遇见,该说是缘份还是凑巧呢?

    今夜,蚊虫开始多起来,许是有了食物的关系。

    直到后半夜,大家才陆陆续续的睡着。

    乔月闭着眼睛假寐,人在安静的夜色中,不太容易分辩是睡着还是清醒。

    就那么一迷瞪的功夫,突然感觉嘴上多了一只手。

    她猛地惊醒,下意识的用脚去踢,去反抗。

    “是我!”男人温热的呼吸喷在耳边,热热的,暧昧的,带着她所熟悉的语调。

    乔月原本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

    眼睛往他那边瞄去,看见了在夜色中,依然炯炯有神的眼睛。

    封瑾弯腰抱着她就走,动作干脆的很。

    远处观察的几个人,摇头叹息。

    原来老大出马,是这么的简单。

    “兄弟们,可以行动了!”猴子兴奋的俩眼放光。

    有人发了信号,从远处悄无声息的涌过来。

    一张大网,正在朝着菜鸟们睡着的地方慢慢收拢。

    乔月窝在封瑾怀里,不问也不管,任由他抱着自己往前奔跑。

    跑了足足有二十分钟,速度才降下来。

    “需要我下来吗?”乔月带着几分俏皮的问他。

    封瑾转过脸,让她看到那双叫人悸动的眼儿,“不需要,不远了,就在前面!”

    封少脸上装的淡定,其实心里把那帮小子骂了个底朝天,只说有泉眼,他妈到底在哪个方向也没说明白。

    月光下,封少又抱着她跑了一段路,泉眼没看见,只看见一块草地,算了,就这儿吧!

    远处林子里,传来一阵骚动,惊飞了林子里栖息的鸟儿们。

    还有一阵阵的狗叫……

    “你让他们放狗了?”乔月满头黑线,大半夜的吓他们,这招也太损了。

    “不是我,说了训练的事,我不参与!”封少脱了外面的衣服,铺在地上,拉着她坐下。

    乔月觉得好笑,“既然不参与,那你把我带这儿来干嘛?”

    “幽会!”

    “屁,谁跟你幽会,又不是见不得光的关系!”

    “难道现在能见光了?”

    乔月望着他,怎么觉得这话带着不满跟浓浓的醋味呢!

    干脆不说话,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安静的享受着短暂的安逸。

    她不说话,封瑾也沉默,只是紧紧的搂着她,相依相偎。

    过了一会,远处嘈杂声渐渐小了。

    “我想洗澡!”算起来,她有两天没洗澡了。

    “嗯,我在这里看着,你去吧!”

    “可是没有衣服换,我不想穿脏的,有味道了。”乔月揪着衣领,凑近他鼻子,让他闻。

    封瑾还真的闻了,“没有味道!”

    乔月急了,“怎么会没有味道,我在林子里钻了那么久,又出了那么多汗,衣服肯定要换,不然多难受。”

    完了,她又变成那个娇气的小姑娘。

    要是封含玉等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估计要晕倒了。

    封少心软的一塌糊涂,“那怎么办?”

    乔月嘿嘿的笑,瞄着他身上的背心,“把你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你光着。”

    封瑾脸色又黑了几分,“行!”

    刚才脱下的衬衣,在下面垫着,现在他上身只有黑色背心。

    封少脱的飞快,眨眼间就成了**美男。

    “你把脸转过去,记得留意四周!”乔月高高兴兴的接过他的背心,以及地上的衬衣也一并捡起来了。

    封少听话的把脸转过去,背对着她。

    看似平静的背影,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耳朵根子都是红的。

    身后有水声,即便不看,也可以有很多的联想,足够让某人心潮澎湃,心跳加速的了。

    乔月脱的光溜溜,赤身光着,坐在溪水的石头上。

    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描述。

    封少的脸红程度,跟她洗澡的时间成正比。

    总算听见出水的声音,却不能贸然回头。

    “行了吗?”

    “嗯,我把衣服洗了,晾在那儿,一夜差不多就能干了。”

    “你过来,我洗!”封瑾说话用了力气,只差咬牙切齿了。

    是恨的,也是急的。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话未说话,男人就已经转过脸,朝她走来。

    月光下,娇小的女人,穿着穿大的衬衣,衣服下摆快到膝盖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