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小丫头要强
    林雪虽然没有指明那个人是谁,但是她的眼神已经将她出卖了。

    这间屋子里,乱箭内情的人有三个,剩下的都是不知情的。

    高雅兰突然站起来,“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走后门进来的,难道你是他们哪个领导的小情人?”

    高雅兰这话绝对是明知故说,有意将众人的矛头全都指向乔月。

    凭什么她们都这么狼狈,而乔月,却像是一点事都没有,这也太不公平了。

    林雪得意的笑着道:“你的想法很不错,乔月,不如你解释一下?”

    她敢这么说,就是料定了乔月不敢公开自己跟封瑾的关系。

    一旦让人知道,那么乔月所有的努力,可就不那么好看,甚至还会全盘否定。

    穆雨彤心中愤愤不平,“乔月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有本事你在训练场上打败她,否则就不要这里叽叽歪歪,像个怨妇一样,说白了,你不过是羡慕嫉妒恨,自己什么龌龊心思,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呢!”

    乔月拿了衣服,淡定的走出去洗澡,对于女人们之前的争吵,她已经厌烦了。

    林雪这种跳梁小丑,收拾她只是早晚的事,又何必现在打嘴仗。

    这一层楼住的是女兵,当然不只是他们这一帮菜鸟,还有特种大队的一支女兵小队。

    因为经常训练的缘故,身材都很好,线条紧凑,也有个别长相特别漂亮的。

    她们刚刚执行任务回来,有的身上还带着伤,在医务室处理完毕,就直接回了宿舍。

    三三两两的小姑娘,有说有笑,谈论着营中发生的新鲜事,笑块爽朗。

    “别看她们是女生,在训练的时候,一个个可是比男兵还凶,所以咱们营地的人,从来不把她们当女生看待,如果你能通过考核,也许会加入她们!”野狼像个幽灵似的,出现在她身后。

    乔月无语极了,“兄弟,你出现在这儿不合适吧?难不成你还有偷窥女生洗澡的癖好?”

    野狼被她说的脸红,“嫂子,话可不要乱说,我只是来检查宿舍的,你们抓紧时间休息,明天开始进行常规训练,放心,绝对不轻松!”

    “哦,难道不是他有话带给我?”乔月戏谑的问他。

    “呃……我只是来给你指明老大宿舍方位的……怕你迷路!”野狼有点不好意思。

    乔月瞟了眼他身后,心中明了,“这个我知道,哦,那儿有人找你!”

    乔月冲他抬了抬下巴,只见野狼身后,十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清秀纤瘦的小姑娘。

    “我走了,下次再想骗我,找个好点的理由!”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故意的,带着邪恶的意味。

    野狼整个人红的像极了从锅里捞上来的虾子,不自在的回身,嘴巴张了张,本来酝酿了一肚子的话,可是真到了要说的时候,又卡在喉咙里了。

    倒是人家小姑娘先发制人,冲过来气呼呼的问,“秦夏,她是谁?”

    “她……她是一个朋友,”秦夏哪能实话实说,他俩的关系在嫂子结束训练营之前,提都不能提。

    小姑娘明显不信,“我从没见你跟哪个女主说那么多话,态度还那么好,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心里有人了,跟我说明白,咱俩好聚好散,我又不会缠着你!”

    “嗳,别呀!怎么扯那上面去了,我跟她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你就知道了,好不容易见面,咱俩说点正事,听说你受伤了,伤哪了?”秦夏将她拉到楼梯口,两人靠着楼梯说话。

    常可欣本来还在生气,但是听到他的关心,啥气也没了,眼睛红的小兔子似的,把手臂一举,带着几分娇气的指给他看,“喏,伤在这儿了,老大一个口子,缝了好几针呢!”

    秦夏面色一变,眼中堆满了心疼,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伤这么重,怎么不在医务室待着,回来做什么!”

    “我不去,这是皮外伤,养养就好了,去医务室干什么,还不够丢人的呢!”小丫头要强,想到队长腿骨折了还继续战斗,她怎么好意思因为这点伤,就大惊小怪的。

    秦夏突然蛮横起来,“不行!这事由不得你!”

    秦夏二话不说,既然拖不走,那就扛。

    常可欣趴在他肩上,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顿拳打脚踢,如果不是下口不方便,她就要咬了。

    “你再动一下试试!”秦夏照着屁股,给了她一下。

    “秦夏,你把老娘放下来,别动不动就扛着我,有本事咱俩单挑……行了,我认输,你放我下来,我跟你去医务室!”

    她可丢不起这个人,在楼里也就算了,下了楼,外面好多人呢!

    而且刚刚已经有好多人看见了,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进入医务室,虽然大小跟小门诊差不多。

    但是五脏俱全,医生技术刚刚的。

    “我要跟队长住一间,不然我不住院!”小姑娘拽着秦夏衣襟,撒娇。

    两人算是青梅竹马,秦夏先入伍,小姑娘也是有毅力,凭着自己的本事,留在了血狼。

    但是秦夏对她心中有愧,她原本就该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好,住一间,不过咱是不是先得看看,有没有空床位了,菜鸟们也病着呢!”

    “菜鸟?你说的是参加训练营的新人?他们也受伤了?”

    “不是,”秦夏摇头,拉着她去病房,“淋了一夜的雨,生病了,都是刚出温室的小孩子,没经历过残酷的环境!”

    别看秦夏在菜鸟们面前,一个劲的数落他们,骂他们是渣是白痴。

    但是内心里,他又怎会不懂,谁也不是天生的强者,得靠后天努力。

    当然,那些个别的,变态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推开一间病房的门,病房里三张床,只点了一张,最中间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年轻女人,一只腿固定着,打了石膏。

    “队长!”常可欣红着眼睛跑过去,蹲在她床边。

    “你呀!就是不听话,我怎么跟你说的,叫你住院非不听,受伤了一定大意不得,你还年轻,身体本钱不能随意挥霍,”女人说话声音很温柔,有着天然的大气,眉眼说不上精致,但也很好看。

    “团长!”野狼一进来就看见坐在床边的封瑾,今天的他,跟往常有点不同,少了疏离的冷意,看着有人气多了。

    常可欣抹了眼泪,这才发现封瑾也在,赶忙把眼泪一抹,站直了敬礼,“团长好!我刚才没看见您!”

    封瑾脸上有着淡雅的笑容,虽不浓,但是已经很稀奇了,“你眼里只有你们队长,哪有我这个团长,这次行动表现的不错,好好努力,争取今年升衔!”

    “是!”常可欣站的笔直,还挂着笑容的脸上,灿烂炫目。

    封瑾又转向病床上的女人,“伊晴,你今年也有机会,你们是我带出来的兵,我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封瑾意有所指,在场的人都明白,无论是官场还是在军中,都有派系争权夺利,每年优秀的军人那么多,能够一路绿灯,走上峰的,寥寥无几。

    如果封瑾不姓封,即便他能力再出众,也不可能进衔那么快,虽不至于被埋没,但受冷落还是有可能的。

    伊晴清秀的脸,洋溢着涩然的笑容,“你不用为我的事操心,我从不在意军衔,只要能依旧穿着这身军装,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野狼安排好了常可欣,便一直站在封瑾身后,时而看看另一边的常可欣,时而听着老大跟伊晴的对话。

    封瑾只坐了一会便离开了,不过临走的时候,迎面遇上伊晴的主治医生,跟他询问了伊晴的伤势。

    如果伤了骨头,无法复原,最好的结果,是转入后勤。

    常可欣躺在床上,朝伊晴俏皮的眨眨眼。

    伊晴只是回以淡淡的笑容,没有多说什么。

    封瑾离开之后,常可欣也不管手臂上打着点滴,快速的坐起来,“晴姐,你瞧团长多关心你,你刚把骨头接上,团长就来了。”

    “别胡说八道,团长对每个战士都很关心,即便今天受伤的不是我,团长也会亲自过来慰问。”伊晴神色淡淡的纠正她。

    常可欣吐了下舌头,“我错了,我不该在背后说团长跟你的绯闻!”

    “可欣!”伊晴声音严厉了几分,眼神中带着不赞同。

    “好啦,我不说了还不行,反正我就觉着,你才是最配得上我们团长的人,你俩往那一站,别人看见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俩人好配啊……”

    伊晴似是对她很无耐,叹着气道:“这种话,出去了千万不要乱说,让他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哎哟哟!晴姐,你脸红了呀!”

    “死丫头,你要是再说,看我不罚你!”

    “队长我错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两人闹了一阵,常可欣忽然又想起先前在楼道里看见的一幕,“晴姐,你说秦夏会变心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常可欣越想越烦躁,“还不是我刚刚在楼道里,看见他跟一个新来的菜鸟说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