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注意自己的分寸
    “他是此次新兵训练营的教官,跟新兵说话,不是很正常吗?”伊晴只在训练里严格,私底下,小姑娘们都喜欢把她当成大姐姐,有什么心里话都会跟她说。

    “不一样,他跟新兵讲话是什么样,我会不知道吗?我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唉……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不是他出任务,就是我不在营地,你说,我跟他的关系,什么时候才能公开呢!”

    伊晴笑着道:“现在还不算公开吗?你以为同志们眼睛是瞎的?不过是大家给你们面子,都不挑破,在外面还一个劲的故意损秦夏,故意说他是单身汉!”

    他俩的关系刚开始肯定是地下的,但是随着后来互动的频繁,战友们都看在眼里。

    “可是那个小姑娘真的很漂亮,模样好,身材也好,脸蛋还那么白,瞧我这脸蛋,又黑又糙。”常可欣捏着自人儿的脸,给她看。

    伊晴被她搞怪的模样逗笑了,“原来是不自信了,那你直接问秦夏不就好了。”

    “我问了,他说没有关系,还说我以后就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大概那小姑娘走关系了吧?她留下了,以后不就知道了吗?”

    “哼!原来是这样,”常可欣满肚子的不爽,她最讨厌走关系的人。

    伊晴慢慢将脸,转到另一边,眼晴不知不觉又滑到了病房的门上,眼中点点光芒,忽明忽暗。

    入了夜,军营中,除了巡逻的人,再没有任何声响。

    乔月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又不能否认,某人的胸膛很舒服。

    封含玉悄悄爬过来,小声的说道:“你老实说,昨晚我哥是不是带你浪漫去了?”

    封含玉真的很好奇,她想像不到,她那位以严谨著称的二哥,居然也能干出半夜偷人的事。

    深山老林,两个孤男寡女,想想都觉得肯定不干好事。

    乔月抱着手,“想知道,那你自己去问他。”

    “问他?那我可不敢,哎,你知道我今天都听见什么了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跟你聊天可真没劲,你都不按着套路来!”封含玉真心觉得,她太无趣了,她俩怎么说都是同龄,可是她发觉自己跟乔月,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清晨,一声集合哨吹响,又是忙碌苦累的一天。

    因为有之前野外生存的几天垫底,现在大家承受能力强多了,不再动不动就喊辛苦,喊累。

    每天在营中忙忙碌碌,时间过的倒也充实。

    只不过,她充实了,某人却郁闷不已。

    碍于身份在中间挡着,他又不能直接去找她,让野狼传话,她也不理。

    至于传话的内容是什么,连野狼都觉得脸红。

    老大追妻,为什么一定要把他绑上,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搞的这几天可欣总给他脸色看,他又不好解释,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本想叫猴子跟他换换,可这小子跑的比什么都快。

    封瑾要离开几天,到上面汇报工作,上次的事还没结束,该他的那部分,一直有人压着。

    但是……总该要理清楚的不是?

    野狼在训练场,已经站了十分钟了,看着奔跑在训练场的人,心里急的跟猫抓似的。

    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

    “乔月!”

    “到!”几乎是条件反射,本能反应。

    “乔月,你最近思想工作很不到位,罚你自己去跟团长反省!”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个理由,不过也足够别扭的。

    幸好听到的人不多,不然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乔月也好想笑,但是看着野狼铁青的脸色,还是算了吧!

    “是!”

    没二话,那就去吧!

    “跑步!”野狼心想,您倒是快一点啊!

    老大马上要走,就等着您呢!

    封瑾已经坐在车上,司机被他赶下去了。

    乔月跑步过来,拉开门坐上车关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生怕慢了一秒被人看见。

    她屁股刚坐稳,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的,摸着她被汗湿的小脸。

    乔月一回头,对上一双深情能溺死人的眼睛。

    今天的封团长,换上军绿色常服,熨的笔挺服帖,军装下包裹下的男人,性感的一塌糊涂,让她的心止不住的狂跳。

    “这身打扮……真帅!”夸赞的话,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从封少的眼神中,看的出人家很受用。

    “我要离开几天,你在这里如果需要照应,就找秦夏,”心里想的是不能徇私,可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乔月被逗乐了,“难道我在这里,还有人能欺负我不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封瑾没笑,拧着眉,表情很严肃,“为什么不到宿舍找我!”

    总算逮到她,虽然时间紧迫,但旧账还是要翻的,否则这小妞还以为他真治不了呢!

    乔月拉开他的手,也不管自己身有多脏,往他怀里一扎,闻着鼻间熟悉的气味,整个人都有些醉了,“偷偷摸摸的幽会不好,万一被人逮到,多影响你英明神武的形象!”

    投怀送抱,封少很受用,“还是给你换个单间好了!”

    封少叹息,成天看得到,摸不到吃不到,比抱在怀里睡不着,更让他抓狂。

    尤其是当他站在楼上,看见她跟男兵们嬉笑打闹,心里那个酸啊!

    “那怎么行,给我一个人搞特殊,岂不是让我成为全营公敌?我不要,现在这样挺好,每天都能见面,虽然说不上话。”乔月窝在他怀里咯咯笑,特别是每次看到封瑾黑脸。

    封少觉得头好疼,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早晚有一点我得让你折磨废了!”

    乔月欠起身,在他脸上亲了下,“咱才十五岁,你确定能下得了口?”

    “下去!”封少生气了,别开脸不看她。

    乔月腻在他怀里,又是哄又是逗,总算化解了某人的不爽。

    跳下车,关上车门,站在远处的小王,才敢跑过来开车。

    乔月对着车子挥手,转身正要往回走,突然对上一张愤怒的脸。

    “你怎么从团长的车上下来?”常可欣早就想找她问话了,可是她一直拉不下面子,直到今天,又看见秦夏跟她说话,小姑娘终于憋不住,一路跟了过来。

    谁知竟然看见她从团长的车上下来,还……还笑的那么荡。

    是的,此刻乔月脸上的笑容,在外人看来,可不就是荡吗?

    “呃……我跟团长汇报思想工作。”

    常可欣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不过她也没多想,“以后汇报思想工作这种事,不用跟团长汇报,团长那么忙,新兵营不是有指导员吗?你可以找他,这样跟团长私下见面,传出去不好。”

    “哦,谢谢提醒!”乔月打算绕过她离开。

    “跟教官走的太近,也一样不好,你是新兵,注意自己的分寸。”

    乔月停下脚步笑了,原来重点在这里,“你是说秦夏?”

    “没错……”

    “行了,后面的话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你放一百八十个心,我跟他一点事都没有,是你的还是你的,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去训练了。”

    “你一直都是这么傲慢吗?”常可欣追了一步,她不懂,为什么同样是新兵,别人看见她,都是很客气很敬重,偏偏这个乔月,既不敬礼也不主动打招呼。

    常可欣肩上扛着杠杠呢!

    按理说,比她军衔低的人,见了她都得敬礼。

    “我只对值得我尊敬的人尊敬,而不是那些追着让我尊敬的人,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给你这个面子好了,长官好!”乔月标标准准的敬了个军礼,然后微笑着跑开。

    常可欣被她搞的满肚子疑问,不知不觉,又走到医务室,推开病房的门。

    病床上的伊晴一条腿打着石膏,精神还不错,手里捧着一本手,窗台的阳光照在地上,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怎么又来了,今天没训练吗?是不是我不在,你们都学会偷懒了?”伊晴笑容温柔,莫名的让人觉得安心。

    常可欣一屁股坐下,“队长,就算你不在,我们也不敢荒废训练,瞧我这身上这汗。”

    “你的伤口还没好透,浸了汗容易发炎,自己要多注意,秦夏没管你吗?”

    “别跟我提他!”

    “怎么了,你俩又吵架了?该不会还因为那个新兵的事吧?”军营生活是单调的,平时见面机会都少,更别提闹矛盾,所以她猜测,可能还是那件事。

    高可欣泄愤的踢了下床角,“你打听到,她叫乔月,我今天去找她的时候,又看见秦夏把她叫到一边,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她就朝军营门口去了,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什么?该不会是有人来看她吧?”

    “才不是,她上了团长的车,在里面待了有足足好几分钟,我后来问她,你猜她是怎么说的,她说跟团长汇报思想工作,这不是搞笑吗?”

    伊晴忽然起身,想要坐起来。

    “队长,你怎么了?”常可欣见她脸色不对,忙关切的问。

    伊晴回过神,又慢慢的躺下了,“我没事,就是突然想到一件事,可欣,你说的小姑娘叫乔月是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